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元璞:《五军之战》连接的传奇

--虚拟世界历史和真实的近同

元璞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2月27日讯】霍比人传奇最后一部《五军之战》于上周推出,再次把我们带入遥远而磅礡的中土世界,继续经历影片主人公那段惊心动魄的历程。平心而论,这部《五军大战》的情节似乎没有前两部跌宕曲折,基本上是尽现战争场面。但演绎光明与黑暗较量的宏大场景,依然承接了原著中的传奇。

五军之战》是托尔金整部中土世界著作中一个比较重要的战役,是《霍比人》系列中的最高潮。精灵、矮人和人类放下嫌隙,共同面对黑暗所支撑的强大兽人军团,最后在鹰王的支援下取得胜利,为霍比人Bilbo的惊险历程画上了句号。

如影片所述,所有黑暗的势力都试图在生灵中收获恐惧。而在人心中播种恐惧的一个途径,就是利用人内心固有的欲望。这点在《五军之战》的情节中有一个特别的演绎。在历尽艰辛,收复王国和财富后,曾经坚定、勇敢的矮人国君主Thorin Oakenshield却被满山的黄金和财宝冲昏头脑,失去理智。在遍地黄金的巨大地下宫殿中,内心变得烦躁不安,疑心疑鬼.。遥远血脉中的一丝贪念让他怀疑部属忠臣偷走了代表国王荣耀的稀世珍宝Arkenstone。不仅把昔日相助的朋友全看成了惦记他财富的窃贼,还违背了身为国王曾经立下的誓约,不肯支付承诺过的哪怕一枚金币的酬劳。甚至为独享山中黄金,向所有过去的盟友宣示开战。

在J.R.R托尔金的笔下,荣耀一直与正义、担当和勇气相连。(网络图片)
在J.R.R托尔金的笔下,荣耀一直与正义、担当和勇气相连。(网络图片)

在J.R.R 托尔金的笔下,荣耀一直与正义、担当和勇气相连。” Is treasure more worth than your honour?” 经过主人翁Bilbo的反复质问,Thorin 慢慢清醒。“ I am not my grandfather”( 其祖父因对黄金的贪婪而疯狂),不再为独享黄金而龟缩在石头封门后面,披甲转身冲向敌阵。但为时已晚,盟军遭到兽人军团两面偷袭,战局急转直下。精灵和矮人军团在抵御数量庞大的兽人交战中几乎消耗殆尽,情势危急到几乎无可逆转。恢复理智的Thorin危急关头重拾王者的勇气,直奔兽人军团中枢。在激烈的格斗中,兽人头领最终被消灭后,他自己也伤重而亡。

有人说,如果不是对财宝的贪恋而丧失理智,差点导致彼此混战;如果Thorin 能以国王的荣誉履行自己的誓约使盟军及时一致对外,战争就不会惨烈到需要他失去自己的生命。简单而言就是,任何结果都取决于过程中的每一步选择。 历经磨难找寻到的象征王权和荣光的神奇宝石Arkenstone,最后只能和他一起长埋地下。“火光中如银,日光下如水,星光里如雪,月光下如雨”的巨大白宝石Arkenstone,是矮人王族的传世之宝,因其神奇独有的光芒被称为“山之心”,同时被视为至高无上的王者荣耀。但财富引起的贪欲没能让Thorin彰显他该有的荣耀。最终,本应作为王者内心精神的物质点缀Arkenstone,却无法令世人再见它的光辉,随之永远埋葬在了地下。

面对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和堆积如山的黄金,很少人会不被诱惑。不仅中土世界的生命会受到金钱和利益的引诱,就连托尔金笔下神界的神明们,也会因自己的欲念而做出不当的选择。

作者另一部钜作《精灵宝钻》讲述的故事,比《魔戒》的时代要远古许多。其中描述一度最有能力的埃努(神的称号)米尔寇,由于傲慢、私欲及对权力的争夺,不仅和上神竞争,还妒忌自己的父亲。在形成宇宙的大乐章中掺入他个人的杂音,毁坏神界双圣树并偷盗了保存圣树最后璀璨光明的精灵宝钻。魔变后的米尔寇(后称魔苟斯)将宝钻镶在自己的王冠上,在中土大陆北方称王。精灵费诺和其族人为夺回宝钻背叛诸神,流亡中土大陆,对魔苟斯这位巨大而可怕的敌人发动战争,从而写下一连串精灵与人类卓绝和英勇的故事。这些内容为后面作品中抗争邪恶,“fear no darkness”(不惧黑暗)的主基调设了伏笔。如果说《精灵宝钻》是神界生命对变异神造成的黑暗的直接的战斗,那么接下来的《霍比人》和《魔戒三部曲》则是中土大陆上精灵、人类和矮人们承接上界对黑暗势力抗争的延续。

如果说《精灵宝钻》是神界生命对变异神造成的黑暗的直接的战斗,那么接下来的《霍比人》和《魔戒三部曲》则是中土大陆上精灵、人类和矮人们承接上界对黑暗势力抗争的延续。(网络图片)
如果说《精灵宝钻》是神界生命对变异神造成的黑暗的直接的战斗,那么接下来的《霍比人》和《魔戒三部曲》则是中土大陆上精灵、人类和矮人们承接上界对黑暗势力抗争的延续。(网络图片)

在整部中土世界传奇上演的种种勇气、坚持和信念中,最值得人们深思的一条脉络是“选择”。神界生命在妒忌、权力、私念和生命与宇宙和谐之间会有选择;曾经圣洁的一些神灵最终堕落成魔并毒化世界,形成与光明对立的黑暗。同样,法师甘道夫面对超越自己力量的强大对手,一路不断抉择以战胜内心的恐惧,来击退黑暗力量和摆脱困境。而人类中的王也是始终秉持“there is always hope”(希望不灭), 在各种危机下为最终销毁魔戒创造可能,最后以超乎寻常的承担和勇气,冒死率领远逊敌方的兵力主动攻击兽人军团,展开 “黑门之战”……种种在坚持还是屈从,在勇敢承担还是恐惧退缩之间的正确抉择,销毁了最后的黑暗势力,拯救了中土世界,也成就了不同生命该有的荣耀。

很多《霍比人传奇》和《魔戒三部曲》中情节的来龙去脉可以在托尔金最后一部作品《精灵宝钻》中找到。作者一直视《精灵宝钻》为其最主要的工作。此书首版时,华盛顿邮报写下了这样的评价:“一部非凡绝美的创作……在其最佳时刻展现壮丽风华。”;金融时报评论:“原本抱着创作英文神话的雄心,最后却成了伟大的真神话!” 读过中土世界传奇的很多人,居然感觉这些神话传奇竟然似乎真实,虽然换了时空,变了容颜,但在我们所在的世界,依然在上演相似的预言和安排。这部更加宏大的《精灵宝钻》是否最终能被搬上银幕,我们拭目以待。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4-12-27 7: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