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民国卫国战争历次大会战纪实:抗战的洪流

卫国战争之淞沪大会战18: 豪气长歌

原作(大陆)徐志耕  编辑(大陆)黄原真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

豪气长歌

增援上海的日军舰队像野鸭群般漂浮在从浏河到吴淞一带的长江江面上,随着炮火和飞机的掩护,冲锋舟和橡皮艇满载着日军官兵向川沙口、蕴藻浜、浏河口和张华浜登陆。

中国空军总指挥部立即命令扬州、笕桥和句容的机群前往轰炸扫射,力争把增援的日军消灭在滩头。

28岁的4大队代理大队长王天祥重任在肩。天刚亮,他就开始在机场忙碌了,他将率领18架飞机去长江口轰炸日军舰艇。天气很好,淡蓝色的天空飘动着几丝轻烟般的白云。随着起飞的命令,战鹰轰鸣,犹如一支支刺天的利剑,大队机群腾空而起。

每架“霍克”式驱逐机挂有12枚延期三秒钟爆炸的炸弹,还配有大小机枪各一挺。晴空万里,飞近上海的时候,太阳像一个金球刚刚从碧波中涌上来。长江像一条绸带,在曙光下闪着粼粼波光。

长江和黄浦江的汇合处,黑压压的停泊着鲨鱼似的日军舰艇,透过烟幕和晨雾,可以隐隐约约发现有三艘航空母舰,航母上有闪着亮光的侦察机。

“霍克”机向着江边俯冲。看清楚了,舰艇上的日军,正蜂拥登陆。犹如一队队蚂蚁,士兵们冒着弹雨在海滩上匍匐前进。

低飞的“霍克”机群一边扫射,一边投弹,飞将军的弹雨烈火,像一阵雷电飓风,战机轮番轰炸,成批成批的日军倒了下去。在惊天动地的轰击中,蓝天骄子们迅速升空,机翼下尽是浓烟烈火。

从扬州起飞的5大队的机群凯旋返航了,金色的阳光照着机翼上灿烂的星徽,像蜻蜒点水,战鹰一架又一架地在跑道上减速,降落。扬州的群众在机场上向英勇的飞将军们欢呼致意。这座精巧秀美的小城每天只生产25瓶牛奶,群众将这25瓶牛奶全部献给了歼敌的勇士。

勇士们还没有喝完牛奶,由远而近的马达嗡嗡声又尖叫而来:有情况!

天边有黑乌鸦般的日军飞机向机场飞来。勇士们立即起飞迎战,这是闪电般的速度。刚刚冲上蓝天,日军的战机已飞临他们的头顶。

副队长董明德咬住一架日机,他的眼前掠过一点血一样的鲜红。那个旭日机徽刺痛了他的眼也刺伤了他的心,他追赶着。前面那一抹血红刚在瞄准镜中一现,董明德立即扣动扳机,一串火舌喷射在那个血一样的机身上,日机摇摇晃晃地坠落下去,坠落在安徽与江苏交界的天长县境内。

飞行员滕茂松没有冲上蓝天,他是在准备起飞时被日机的炸弹炸死的。他身上没有弹片,也没伤痕,他是被炸弹的气浪震死的。

4大队的代理大队长王天祥也不能再上蓝天了。这位中央航校的第一期毕业生是8月22日在浏河口攻击日军时,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日军飞机交战时负伤的。当多架日机缠着他围攻时,王天祥左冲右突,上下翻飞,正当他击中了一架敌机时,他的座机也被敌机击中。危急中,他负伤跳伞,降落伞像朵白云飘入海中。

8月23日,日军为掩护第3师团和第11师团的援军顺利登陆,动用了全部海军的陆上攻击机奔袭南京、安庆、宁波等地。航空母舰上的飞机也升空掩护迎战。

中国空军不屈不挠。第22中队长黄光汉率领第3、4、5大队的19架飞机再次飞往吴淞上空轰炸日军舰艇,运输船只及上岸的日军,担任掩护的是由第17中队中队长黄泮扬率领的7架波音-281驱逐机。

浩浩荡荡的机群在祖国的蓝天翱翔,他们展开了钢铁的翅膀。

陆地和大海交汇的长江口,这是金鸡状版图最丰美肥沃的腹部。蔚蓝的大海边,正在升腾起炮火和硝烟。

望得见机翼下黑乌龟一样的日舰了。黄光汉大约数了数,有30艘左右。轰隆隆的战机声早引起了日方的警惕,中国飞机刚到长江口,日军的飞机立即升空迎战。红太阳和白太阳在海天间拼杀缠斗。

这是斗智斗勇的激战。围追遁逃,左翻右滚,上窜下冲,直杀得风云颤抖,天地变色。

涂有旭日机徽的两架敌机拖着浓烟坠入了大海。25岁的中国飞行中队分队长秦家柱在这场鏖战中为国献身了。这位少尉分队长是湖北咸丰人,是中央航空学校的第四期毕业生。这天,17分队笼罩在一片悲哀之中,飞行员们发誓:要为分队长报仇!

疯狂的日军妄图再一次报复。8月24日,长江口三艘日本航空母舰上的105架飞机全部出动,向在吴淞沿岸阻击的中国军队地毯式轰炸。千百枚炸弹在中国守军的阵地上爆炸,蕴藻浜、张华浜、狮子林一片火海……

松井石根指挥日军第3师团向上海西西北的罗店进攻。这是淞沪抗战期间中国军队由进攻转为防御和日军由防御转入进攻的重要阶段。中国空军全力以赴配合地面部队进行顽强的战斗。8月25日,从南京句容起飞的中国空军第9大队四架“雪莱克”攻击机由大队长刘超然率领,风驰电掣地直扑罗店上空,这批中国空军新从美国进口的超低空攻击机向着刚刚登陆的日军狂炸。与9大队同时参加攻击的,还有从汉口起飞的第8大队三架“李格尔”轰炸机和两架“马丁”式轰炸机,从杭州笕桥机场起飞的三架“霍克”式飞机。

各路英豪在上海的天空下纵横驰骋,朝着日军的舰艇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日本海军航空队的舰上战斗机与中国空军再次搏杀。这是一个悲壮的日子。吃了亏的日军早已布阵迎战。这一天,中国空军损失惨重,第34中队的一架驱逐机被击中坠毁,第9大队的一架轰炸机被击伤后触山焚毁,第6大队15中队一架单机因燃料耗尽迫降,第8大队19中队的903号轰炸机负伤降落时被敌机击毁。损失最大的是第9大队,一架轰炸机被击伤后返航途中触山焚毁,另一架正在攻击的两位飞行员都中弹牺牲。这次攻击行动,中国空军血洒长空,殉国的英烈有:王志恺、张俊才、洪冠民、陈雄基、高汉、任松龄、李文韶、王逢钦、茹康坪等。他们都很年轻,他们都是中国空军耀眼的星。

装备处于劣势的中国空军,由于连日作战的消耗得不到补充,部分电码被日军的电讯侦破人员破译,出动的架次越来越少,许多被击伤的飞机无法修复。而投入上海战争的日军飞机却越打越多,他们在黄浦江边的公大纱厂和吴淞附近的王浜建了新的机场,日本第3飞行团以这两个机场为基地,密切配合地面部队向中国军队反攻。

针对战场形势的转变,蒋介石对上海抗战是用心良苦的。他每天都听取战报并下达各种命令指示,特别是空军,他给予了更多的关注。得知第3大队新从美国购进的超低空攻击机一天中损失两架,他大为震怒,立即亲临句容机场,对大队长刘超然和副大队长石友信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你们是怎么领的队?这么好的飞机,反而打得不如开战之初了?现在飞机打一架少一架!要持久抗战,没有飞机就没有了制空权!飞机是我的肉,打掉一架就是割我一块肉……”

他当然心疼他的飞机。

对于空军的状况,他是心中有数的。中国的空军在初创阶段,飞机都是进口的杂牌,不仅数量少,且维修不易。305架飞机和620多个飞行员,就是中国空军的全部实力。“七七”事变后的统帅部会议上,谈到空军情况,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说:“前年飞机已到了退伍期,去年飞机的精华期已过,明年飞机尚未补充到达,目前为我空军最不利时期。”作为航空委员会委员长的蒋介石,他最为自豪的,是他的航空学校,是航空学校毕业的一批又一批优秀的毕业生。从8月14日开战到8月底的半个月内,中国空军击落敌机61架,基本歼灭了精锐的鹿屋及木更津两个号称精锐的日本航空队,涌现出了以高志航、刘粹刚、乐以琴和梁添成“四大天王”为代表的优秀飞行队伍。

中国空军已被世界所瞩目。日本的《每日新闻》上,刊出驻上海的特派记者木村毅关于一位中国飞行员的英勇事迹――8月17日中午11时许,2510号战机和其他机群把复仇的炸弹投掷在日军阵地,弹声雷鸣,烈火冲天。在密集的高炮火网中,他们完成了任务准备返航。但黑烟阻挡了视线,火蛇缠住了机身。突然间,机身一颤,弹雨击中了2510号“霍克”机,霍克尾部拖着浓烟向下坠落。机座中弹出一个小白点,伞花飘舞着,观战的人群和交战的官兵一齐欢呼。

因风向稍偏,中国飞行员飘落在日军的阵地上,狂欢的日军从四面飞奔着包围过来,他们要中国飞行员投降。年轻的中国飞行员英武地挺立着,他右手紧握左轮手枪,当蜂拥的日军冲上来时,他举枪打倒了3个日军。几百个日军高喊着“支那空军快投降”再次包围过来,中国飞行员再次举起左轮,又击倒了两名日军。面对四周的日军,他毫无惧色,他不能做俘虏。他慢慢地举起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射出了最后一颗子弹……

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让目睹者钦佩和崇敬。日军官兵在他殉国的上海大场为他建墓立碑,墓碑上刻写“支那空军勇士之墓”八个大宇。《每日新闻》报惊叹﹕“中国已非昔日之支那”。

东京新宿举办了“中国空军勇士阎海文之友展览会”,玻璃橱窗里陈列了烈士的飞行服,降落伞、手枪等遗物,参观的人群络绎不绝。阎海文出身于中国辽宁省北镇道台子村,这位27岁的少尉飞行员,受到了千千万万人的尊敬。

这是一种崇拜,这是一种精神。@(待续)

--转载自 黄花岗杂志第二十二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急如星火卢沟桥事变后,由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内的红色代理人张治中引发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把中国推入无边的战祸之中。
  • B> 血雨江阴中国的海军与辽阔的海洋和漫长的海岸线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到1927年,南京政府的中央海军只有50艘舰艇,总排水量34,261吨。此后外患内忧下的10年,虽然组建扩编,办学操练,但发展缓慢,至淞沪抗战前,中央海军共有舰艇57艘,数量上虽然只增加了7艘,但排水量却增加了万吨,达到442,980吨。作为海军部长的陈绍宽,决心一洗1932年淞沪之战时海军只能按兵不动、隔岸观火的耻辱。 日军的攻击目标是中国的4艘主力舰,特别是鲸鱼般的“宁海”号和“平海”号。
  • 豪气长歌 阎海文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让目睹者钦佩和崇敬。日军官兵在他殉国的上海大场为他建墓立碑,墓碑上刻写“支那空军勇士之墓”八个大宇。《每日新闻》报惊叹﹕“中国已非昔日之支那”。东京新宿举办了“中国空军勇士阎海文之友展览会”…
  • 百川归海淞沪抗战的枪炮声,点燃了每一个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大江南北的中国军队,站到了同一条战壕中。热血青年铭记着当时报纸上最激昂的口号:“甯作战死鬼,不当亡国奴!”第23军军长潘文华面对江东父老,在欢送大会上立下遗嘱:“胜则归,败则死”…797团一到上海,立即进入阵地,官兵们第一件事就是写遗嘱。有一天寄出官兵们写给父母妻儿的家信竟达160封。…
  • 大本营“非能打不能打的问题,而是打不打的问题。”军政部常务次长陈诚说,“敌对南翔在所必攻,同时也为我所必守,是则华北战事扩大已无可避免。故日在华北得势,必将利用其快速装备沿平汉路南下直赴武汉,于我不利,不如扩大淞沪战争以牵制之。”陈诚的见解与蒋介石的想法不谋而合。“一定打!”蒋介石数得斩钉截铁。
  • 中国大陆学者所纂写的“卫国战争大会战”系列,严谨地、忠实地记录了大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浴血守土、报效中华之可歌可泣的光荣历史。本栏转载自黄花岗杂志连载“卫国战争大会战”系列〈淞沪大会战〉之纪实,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国共产党颠倒是非的谎言蒙蔽真实历史、道德纷失的年代,重现大时代刻记的忠贞,涤荡人心,诚殊珍贵。从14集起,为松沪大会战纪实下篇:〈抗战的洪流〉之连载。
  • 当时淞沪战场在素称为十里洋场的上海,四面平旷,无险可守,日军陆海空三军的火力尽量发挥之下,我军等于陷入一座大熔铁炉。因此淞沪大会战,可谓以国军的血肉之躯填入敌人的火海,每小时的死伤辄以千计,双方死伤逾百万,牺牲的壮烈,在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历史上,可谓前所未有。
  • 烈火尖刀8月19日,中国军队的三个王牌师──第36师,87师和88师像三把锋利的尖刀,直插日军据点虹口和汇山码头。第36师是刚刚从西安赶到上海战场的。全体官兵没有顾得上喝水吃饭……,这是一次更大规模的“铁拳行动”,这一仗至关重要,很可能是日军增援部队到来之前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 铁拳行动 前仆后继的攻坚战,从江湾到杨树浦一线全面展开。以第87师、88师两支德式装备的精锐部队,在炮兵、空军等部队配合下,与强大而顽固的日军进行着殊死的搏斗。德国军事顾问分析了战场形势后,提出了一个叫做“铁拳计划”的作战行动方案…按照德国顾问的意见,必须挑选一支精壮勇敢的500人的突击队。28岁的刘宏深少校营长为突击队长。…热血染红了军衣,新婚三月的刘宏深,为了民族的独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 无名勇士 拥有308艘舰艇共1204132吨排水量和1220架飞机的日本海军,对只有57艘舰船44038吨排水量的中国海军不屑一顾。但以“纵有牺牲,亦在所不辞”为抗战训令的中国海军,把拒降就义的抗清名将史可法和留取丹心的南宋忠臣文天祥作为自己的榜样,他们效法先贤,发誓要为中华民族争一口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