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教改再创新 独立公校或自择校长

标签: ,

【大纪元2014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敏澳洲珀斯综合报导)西澳公立学校将会像企业那样,董事会有权聘用校长。这是西澳教育厅厅长科利尔(Peter Collier)的一个大胆新计划。科利尔将此计划称为独立公校项目(Independent Public Schools program)的“第二次改革浪潮”。

校长提议由校董自择校长

西澳独立公校项目4年前开始运作,首批只有34间学校转型。现在西澳近800所公校的三分之一已经独立运作,还有231所学校正在参加一个新的发展计划,从而成为独立公校。独立公校有权管理自己的财政,并聘请自己的员工,但高级管理人员仍由政府指派。

在目前模式下,教育厅对公立学校的校长委任享有完全控制权,但是社区代表通常有发言权。在由校长们呈给厅长科利尔的一个新计划下,学校董事会将有权选择最合适的人选。科利尔已经要求教育厅对此议案进行调查,并预计明年开始正式的商榷阶段,并最早在2016年实施变化。

Dianella Heights小学校长沙利文(Greg Sullivan)说:“校董自己选择校长,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他说:“我认为校董比任何人都了解学校……他们最能够做决定,谁能掌管他们的学校。”

科利尔表示,他希望学校董事会和家长对他们希望谁来运作学校拥有更大发言权,但也警告说教育厅会保留监督作用。他还设想给独立公校甚至更多的财政独立。他对泰晤士报说:“如果有办法使家长和董事会能更多地参与决策学校运作,我将非常渴望从家长和学校社区处获得讯息。”“这是我在未来12月要做的事。”“作为教育厅厅长和独立公校的设计师,我只想达到一个目的,就是每间学校确实有其灵活性和自主性,以满足学生在日益复杂社会中的个性化需求。这只能通过我们慢慢放手达到。”“话虽如此,我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他们是公立学校,他们由省财政拨款,我们仍然必须有一个中央机构的严谨,以及一定程度的治理。我们始终都会有教育厅存在。”

西澳中学行政人员协会主席吉伊(Janette Gee)表示,她有兴趣看看有关校长任命的拟案将如何进行。她说:“目前阶段是确保所有利益相关团体都有代表参与。”“有一个平台让各方面专业人士,包括教育者和社区成员来表达意见,是非常重要的。”

联邦政府公校独立计划惹争议

西澳2010年开始的公立学校独立计划实施以来的积极影响带动了联邦政府,今年2月,联邦政府宣布了一项拨款7千万澳元的计划,旨出资培训校长和领导委员会,让1,500所公立学校在2017年前能够自治,成为独立学校。联邦教育部长派恩(Christopher Pyne)说,研究显示,自治度越高的学校学生成绩越好。他说:“校长及其领导团队对学校的控制权越大,似乎越能提升学校的成绩。”

尽管独立公校在西澳、维省和昆士兰都受到家长和校长的欢迎,然而这一决定却在纽省、首都行政区和塔斯马尼亚遭遇滑铁卢。这三个省表示,他们没有签署此计划。纽省和塔斯马尼亚政府进一步表示,他们不支持“双轨”(two-tiered)公共教育体系。

在联邦政府公布其计划之前,也遭到纽省家长的强烈反对。去年10月,纽省6个区的家长和公民理事会联名写信给联邦国会议员,表示对公校独立运作表示反对。家长们担心公校独立后,校长们会因管理工作而分心教育专注。他们说:“校长是因为他们的教育领导被委任的,不是因为他们的商业管理技能,他们需要保持关注,确保对学生的教育成果,而不是被额外的管理负担分心。”

北悉尼家长和公民理事会代理主席克劳芙特(Steph Croft)表示,一些学校可能很难找到有空余时间和相应管理技能的家长和社区成员加入学校董事会。她说:“即使是在高技能人士密集的社区,这也是很难很难的。”

派恩对此信的书面回复中表示,联邦政府不会实行“一刀切”的做法,并无意强迫那些没有“能力或变得更加自主愿望”的学校这样做。

澳洲教育工会(AEU)也反对这个计划,称其不仅不能提高学生成绩,还将比不实行这个计划更糟糕。工会副会长海索普(Correna Haythorpe)说:“派恩正积极地拆散我们的公立教育系统。”工会还强调,“双轨制”会使得学校更加不公平。

评估:西澳模式有积极作用

澳洲教育工会和教育部长派恩都使用了2013年对西澳独立公校模式的评估报告来支持自己的观点。该报告发现,在西澳这个措施很有积极作用,尽管到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学生成绩得到了提高。

这份受西澳教育局委托,由墨尔本大学出具的有广泛内容的评估报导,涵盖了学业成绩数据和图表,以及校长、教师、家长、学校董事会和家长和公民委员会(P&C Association)的观点。报告说:“在独立学校发展的早期阶段,还没有迹象表明有对学生学习成果,如入学或学生成绩的改变。”

尽管有力的实证数据显示,公校独立没有对学生成绩有改善,但是作为评估一部分的对学校校长的采访中发现,大多数校长相信其对学术进步有利。报导也显示,大多数独立公校也体现了一个更“积极、充沛和高参与度”的学校社区。

西澳教育厅的提特曼尼斯(Peter Titmanis)说:“2010年开始时只有34所学校(转型),后来其它学校陆续加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看到全国读写与算术测试(NAPLAN)成绩的大幅提高是不现实的。”

Ocean Reaf中学校长索恩(Greg Thorne)聘请了一位教师教授学生潜水课。索恩对目前学校的自主性表示支持。他说:“作为独立公校,我有权聘请适合学校的教师。在转为独立学校之前,教育厅指派教师给我,告诉我这将是你的员工,尽管他不一定适合。”

此图显示,阅读成绩和自治水平之间的相关性较弱。此图的数据来源于经合组织(OECD),可以在格拉顿研究所的“市场在学校教育中的神话”报告第26页找到。

在国际上很多国家,包括英国和美国,在过去10年越来越推崇公校的高度自治。然而在加拿大、芬兰和德国,依然沿用传统中央管理的教育体制。由格拉顿研究所(Grattan’s Institute)2013年出具的一份名为“市场在学校教育中的神话”的报告指出,国家学校自治水平和其学术表现之间的关联是很弱的。

(责任编辑: 杨宇馨)

相关新闻
澳洲总理吉拉德再促冈斯基教改方案
澳政府理事会议上教改计划未果 谈判继续
澳洲教育改革方案惹争议 谁是赢家?
西澳拒签联邦教改计划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新闻看点】美对台新规踩红线 中共诡异没声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拍案惊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积电亟需水
专访新书作家:成功亚裔与种族歧视的背后
【财商天下】离职员工是公司的隐形财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