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腰间盘突出 炼功三天痊愈

文:黑龙江省大法弟子

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大纪元)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今年四十三岁,是二零一三年五月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我虽早明大法真相,也支持妻子修炼大法,但自己却不修。直到去年四月得了腰间盘突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炼了三天法轮功后就痊愈了,我终于走进大法修炼。

我的妻子是零四年开始修炼的,当时,中共媒体造谣宣传污蔑法轮功,我也是受中共造谣假相蒙蔽者之一,开始时对妻子修炼加以阻挡过,可没能阻拦的了。后来看到她身心巨变,加上妻子不断的跟我讲真相,并看到她这十多年来身体好好的,没吃过一粒药,我相信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法轮功的一些书籍和真相小册子、传单、《九评》、《解体党文化》等我都看过,知道了中共如此的邪恶,它才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自从我认清中共的面目后,不论妻子做任何有关证实大法的项目,我都支持她,并且我还经常利用干活的机会和别人讲法轮功真相。我在工地干活,是五项带工的工长,尽管前几年邪恶还很猖獗,但我所接触的人,什么工长、领导等,都知道我妻子是炼法轮功的,我经常和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共产党的邪恶,劝他们三退(退出共产党团队),而且把三退的名单拿回家,给妻子上网声明。

我的家庭也非常和睦,生活条件也一天天好转,由原来的两间小草房住进了一百多平方的大砖房,儿子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真是一人得法全家受益,这我深有体会。

死里逃生

下面我给大家讲一下我死里逃生的真实例子:

二零一一年,我和妻子去五常牛家附近她老姨家,去参加她妹妹的婚礼,当天把新娘送走后回来,下午老姨说啥不让走,说吃完饭再走,一些亲属都在,她三姨的儿子把面包车放在院内,大家在屋里吃饭,我没吃完就走出去,上了院内的车,我根本不会开车,喝点酒觉得新奇,一踩油门不知怎的车自己飞快的就开离院内,顺大门飞向道边,我想掌把也不听使,车飞向道边有个老姨夫打苞米用的铁架子然后停住了。车毂轳磨得直冒烟,没好声的叫,把铁架子撞走了形。这时屋里人听到稀里哗啦的撞车声,都跑出来了,有的都吓哭了,他们到跟前打开副驾驶车门,一看是我,以为车都撞坏了,人也够呛了,不死也得伤得很重,大伙都在猜疑。

我当时吓呆了,慢慢的走下车来,奇怪,一检查毫发未损,连皮都没刮破。可车前的大灯、风挡玻璃都撞碎了,左车门子都变形打不开了,在场的人都说,真是福天,人没伤着比啥都强,车坏了能修,真是捡条命!虽然那时我没有修炼,可我心里明白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使我躲过了这一难,在此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腰间盘突出 炼功三天痊愈

我在去年四月末去中医院看一个病人,本来身体不是很好,可在医院呆了大半天,就有些支撑不住了,家里亲属让我顺便检查检查,拍个片看看,等片子出来,结果是腰间盘突出,长骨刺,疼得我一身汗,买些药坐车回家,在村边路口下车,想走到家,慢慢的走了几步,就说啥也走不了了,疼得简直不行。

我就给妻子打电话,这时妻子在法轮功同修家帮忙做饭,因同修的女儿要结婚,接通电话我说让她来接我,我走不了了,等妻子走到我跟前一看,我疼得根本走不了路,她就把我背起来,一直背到家,放在床上,我想躺下,都得试着慢慢的躺,这时疼得我放声大哭,心想:“这不完了吗?这回这么重,眼看活要下来了,不能干活怎么办?而且还要妻子照顾。”一看见我这样,妻子说:“不啥你也跟我炼功吧,何必遭这罪呢”,我没有吱声,便痛苦的闭上眼睛。

第二天法轮功同修听说我的情况,来到我家劝我,让我也炼功试试,举了不少炼功好病的实例,我点头同意了,决定炼法轮功。

晚上我在家躺着,来了两个同修,加上妻子,叫我起来炼功,我说不行,我炼不了,起不来,几个同修就鼓励我,说能起来,没事儿,我试着真的起来了,我们一起炼五套功法,我都坚持炼下来了,同修说我脸煞白,而且脸上和身上全都是汗,现在才知道一个是自己的病太重,二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炼完功果然好多了,不那么疼了,也敢活动了。那位同修说你要炼三天就能好,我说不用三天,一天就好了。第二天就真的不疼了,好了。连炼三天,我的身体完全恢复正常。

不几天,工地活下来了,我能正常出去干活了。在工地虽然没有时间炼功,可我在心性上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有时接触人方便的情况下,我还能和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在常人的大染缸里时时提醒自己,不被带动,不做违背“真善忍”宇宙法理的事情。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月我们去广东东莞,办完事准备返程之前,出于礼貌给当地的一个同姓老乡打了个电话。得知就在两小时前,他家跑运输的车出车祸了,前轮爆胎,撞上公路中间的隔离带,车上货物全撒到公路上了,坐在副驾驶位子的儿子升被颠起又落下,腰摔坏了,当时正医院里。刚发生的事就让我遇到,绝不是偶然,我问明是哪家医院后,就和同行的妻子、姐夫一同赶了过去。
  • 笑容可掬的思璇,从外表很难看出她今年已经五十一岁。修炼法轮功十二年之久的她,回想起修炼的过程点滴,让她从一个自卑、佝偻如老人的人,蜕变成一位开朗温和的人,心中对于师父是满怀的感恩。
  • 我家住在四川省广汉市郊区。下面写的是我弟弟经历的起死回生的真实故事。
  • 我叫法缘(化名),今年七十五岁,退休前是一名兽医,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前一身病,是有名的药罐子。学法修炼后,十几种病都不翼而飞了,走路生风,满头的白发开始变黑了,光秃秃的头顶长出了黑发,谁看见我都说我年轻了,不像七十多岁的人,这是大法给我的福报。更大的福报是我两次被车撞,啥事都没有,是师父救了我,还了我的命债。
  • 二零一四年新年,迎着皑皑白雪,我到辽宁抚顺清原县南口前镇给亲友、乡亲们拜年,听到很多发生在去年八月的大洪水中的神奇故事。很多人神奇得救,追其原因:是这些人都明白大法的真相,并且退出了曾经参加过的中共邪党、团、队组织。
  • 有一对年轻的夫妻,少妇看到邻居老人炼法轮功,身体又好人又年轻,也想学。老人就把大法书籍《大圆满法》一书借给了她,她照着书学会了动作,只学了一个月时,大洪水就发生了,当时她听到有个声音告诉她:赶快上窗台,她瞬间站到了窗台上把住窗框。保住了性命。被洪水冲走的丈夫,淤泥都到了他大腿根了,这时他感觉一只大手把他拖起来了…
  • “这都是真事,为啥不敢说,俺和儿子的命就是李洪志师父救的。”刘海玲用手指着在一边玩的儿子说:“你看俺儿子都这么大了,都七岁了!”
  • 八十年代后期,我们这儿兴起了气功热,我和妈妈就练了各种气功,练来练去,病也没练好。一九九五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妈妈接触了法轮功。不知道怎么,我一下子就认定了这就是我今生要找的真正的功法,李老师就是我苦苦寻觅的恩师,我说我跟定这位师父了!我和妈妈每天积极的学法炼功,不知不觉妈妈的病一样一样全好了,我也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快乐,无病一身轻,妈妈就把家里的几十种中西药全都扔了。后来在爸爸也走入了修炼。喝了几十年的酒一下就戒掉了,脾气也逐渐变好了,
  • 我炼功三天出奇迹,妻子见状大喜过望,非常支持我炼功。当时我想,法轮功有五套功法,我只炼了一个动作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我决定修炼大法!
  • 我叫萧云,今年七十五岁,学法炼功多年的疾病痊愈;读《转法轮》妹妹的腰椎病痊愈;弟弟信大法,敢为大法说公道话,得了福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