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家长抗议新性教育 否认“政界指使”

安省民众在9月2日到103名省议员的选区办公室门口抗议安省新性教育课程。(周月谛/大纪元)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月谛多伦多报导)安省公民及移民厅厅长、国际贸易厅厅长陈国治近日怀疑有政界人士在背后指使家长反对安省新性教育。安省家长联盟否认这种说法,要求陈解释为何在家长和平抗议时报警。

家长背后有政界指使?

《星岛日报》10月7日的报导称,陈国治表示:“挺联邦保守党的组织,接连两天向他发难是很奇怪的现象,前天安省中医联合会针对他召开记者会,昨天又有安省家长联盟的记者会,他声称怀疑背后有政界人士指使。”

安省家长联盟的发言人刘燕(Christina Liu)告诉《大纪元》:“我们也希望陈国治能指使我们。我们也去找过他,他不指使我们。我们去他的选区办公室敲门,他不开门。”

家长联盟表示,作为省议员,如果陈国治拿不出证据,就不要在公共场合怀疑家长。

“家长想保护孩子,我们是义工,没有拿纳税人的任何钱。有多少家长放弃了自己的休息时间,来做公益。他不仅不给我们提供任何资助和支持,他乱污蔑我们,非常不符合政客的基本操守。”刘燕还说。

家长搞政治炒作?

《星岛日报》称,陈国治称:“希望家长联盟做自己该做的事,不要做政治上的炒作。”

对此,刘燕说:“我们该做的就是去省议员办公室,跟他交流。他不和我们交流。我们想跟他对话,这是政治炒作嘛?安省民众在9月2日到103名省议员的选区办公室门口抗议,没有过激行为。只有一个办公室锁着门,那就是陈国治的办公室。”

家长本来想向陈的办公室递交一封公开信,要求把信交给省议会,要求和省长做公开辩论。家长没能递信进去,更谈不上走进陈的办公室了。

家长们也去了很多其他省议员的办公室,至少能见到秘书,能与秘书交流,并要求约见省议员。

刘燕说:“只有两个选区的办公室在9月2日报警了,那就是陈国治和黄素梅的办公室。家长手上没有刀、没有枪,没有过激行为,为什么把家长锁在门外?这比秋菊打官司还要严重。我们希望陈国治解释为什么要报警。”

“将来陈国治去竞选拉票的时候,万锦区的居民需不需要给他开门,我希望居民们好好思考一下。”刘燕还说。

为何迟迟不见家长?

《星岛日报》称,陈国治称:“首先我今天是在省议会,并不在选区办公室,而且与选民见面也不是说见就要见。就拿记者采访来说,也是事先通过工作人员预约。”

对此,刘燕说,陈国治选区的家长一直反映,早前通过电话跟他约时间见面,陈不见。家长们到陈的办公室敲门,他不开门。家长敲门时没要求马上见面,只是想约一个时间。

家长劝人不选自由党?

消息人士称,有些华裔和其他族裔家长挨家挨户敲门,劝多个区的选民不选自由党?

对此,刘燕还说,确实有这种情况。联邦自由党支持大麻合法化、妓女合法化等法案,令各族裔家长非常担忧。家长们自发地做助选义工,这没问题。她也在做助选义工,韦恩也在帮联邦自由党拉选票。

家长否认罢课不理智

《星岛日报》9月28日的报导称,陈国治的助理黄政表示:“罢课行动是抗议组织者采取的丧失理智的手段。任何家长都不希望孩子缺课,罢课等于将孩子上语文和数学等其他科目的课时也牺牲掉了。以此来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是不适当的。”

对此,刘燕说,这是政治抹黑。孩子罢课一天,错过的数学、英文课是一时的损失。如果孩子不罢课,接受错误的性教育,一生都受影响。家长权衡利弊后让孩子罢课。

《星岛日报》称,黄政还说:“这种打着“我的孩子、我的选择”的行动,其实是让其他家长没有了选择的权利。”

对此,刘燕回应:“我们要求省府做公开辩论,我们对性教育大纲的科学性提出质疑。如果省府真的认为大纲有科学性,那就尽快参加公开辩论。这对每个人都公平。”◇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