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真强?

作者:吉光羽
  人气: 337
【字号】    
   标签: tags:

《左传‧成公》记载:

晋国的三郤:却至、却犨、却锜,三人诬陷伯宗,并将其害死,他的儿子栾弗忌也受到连累致死。另一个儿子伯州犁,则逃奔到楚国去了。

韩献子评价这事说:“郤氏不免于难了。善良的人,是天地的纲纪,断然将其杀害,施暴者不灭亡,还等什么呢?”

晋厉公为人骄奢,有许多宠臣。自从鄢陵战胜回来后,他就想用自己左右的宠臣,代替其他所有的朝臣。

胥童因为自己的父亲胥克被排挤,而怨恨郤氏。夷阳五的田地,被郤锜强夺,也恨郤氏。长鱼矫和郤犨争田,郤犨把他及其父母、妻子,一起捆在马车的车辕上加以侮辱。他也恨郤氏。而这三人(胥童、夷阳五、长鱼矫),都正受着晋厉公的宠信。

晋厉公准备撤换群臣,胥童就建议:“首先要从却氏三兄弟动手。他们家族大,引起的怨恨又多。除去大族,您就不受威胁了。敌人(指却氏三兄弟)的冤家多,我们会容易得到帮助。”厉公认为确实如此。

壬午日,童胥、夷阳五,率领八百武士,准备攻击郤氏,长鱼矫认为不用兴师动众,只要他一人就可以了,晋厉公又派清沸魋(人名)帮助他。这两人故意在郤氏门前,互相扯着袖子,装作打架。郤氏三兄弟想在台榭上为他们调解,长鱼矫趁其不备,将却犨、郤锜,杀死在座位上。郤至见状,说:“我还是逃到没有威胁的地方去吧!”便欲乘车逃跑,结果被长鱼矫追上,用戈杀死。郤氏三兄弟的尸体,都被陈列在朝堂上。

【附言】

谚云:“强,不可恃。”

郤氏三兄弟的下场,足以使天下恃强凌弱者,引以为戒。

从表面看起来,这世界似乎就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所谓的“强者”,未必能坚持到最后,未必能笑到最后。自然界如此,人类社会更是如此,郤氏三兄弟,就是典型的例证。

在历史上,权倾一时的人物很多,但像郤氏三兄弟,同时掌握大权的例子并不多。当他们残害伯宗的时候,当他们把长鱼矫的家人,绑在车辕上侮辱取乐的时候,谁能说他们不“强”?而当三人被长鱼矫一人所杀,陈尸于朝堂之上时,他们的“强”,又在哪里呢?

而“欲尽去群大夫,而立其左右”的晋厉公呢?他在除掉郤氏三兄弟时,不可谓“不强”。而晋国因郤氏被杀,引发内乱,从此走向衰败。在杀掉三郤氏的第二年,晋国公也被杀。这时他的所谓“强”,又从何谈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所谓的“强”与“弱”,只是颠颠倒倒的浮光掠影,是靠不住的。如果凭借着这看似坚固、实际上脆弱的“强势”,去胡作非为,而欠下孽债,结下怨恨,无异于自掘坟墓。

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到底什么是真的“强”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一位哲人,用《易经》中的话讲:作为“强者”的写照,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才是真正的强。@*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与韩愈同时代的诗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诗写得凝重精炼,道劲挺拔,别具风格,在万紫千红的唐代诗坛上,是一朵清香扑鼻的奇花。
  • 子贡停下车来,问道:“老师还没见到子路,也还没问他是怎么治理的,就连连称赞三次,这是怎么回事呢?”
  • 宋太宗皇帝日理万机、决定内外政策等大事且不说,单是要和每个在朝的官员谈话,听取他的报告或建议,就是很繁重的事。
  • 孔子说:“能治得好疾病的药,常常是苦的;能对行为有帮助的劝谏,常常是听起来不舒服的。”
  • 颜延之,自小孤苦。尽管家境贫困,却爱好读书,几乎无所不览,后成为南朝宋代著名诗人,与谢灵运齐名。
  • 自古以来,纳谏兴国的例子有很多。以汉代为例,元帝、成帝、安帝、顺帝、灵帝,本是平平庸庸的君主。但在关键时刻,也常召集群臣议事,然后择其可行者而实施之。
  • 马好不好要看它拉车,人行不行要看他日常行为。
  • 青年每天早上都要来到海上,只要他一来,在海面上翱翔着的海鸥,便会向他飞来,与他玩耍。有的飞落在他肩上,有的飞落到他手上。他想要哪只海鸥,只要一召唤,那只海鸥便会飞来,停在他手上,任他去抚摸。围着他飞来飞去的鸥鸟,每天不下百十只。
  • 赵奢是历史上一位名将,与廉颇齐名。他为人非常谦虚谨慎,闲时就向别人讨教兵法;作战时,奋勇当先,而且十分讲究策略,注意采纳下级的意见。
  • 桓公之贤,在于能将治国大任交付贤臣管仲,而从管仲的立场看来,桓公的确需要他煞费苦心,才能由平庸之君,摇身一变为天下之霸主。他曾经用尽方法来开导桓公,使他具备霸者的风范与能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