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改革滞后致中国经济杠杆越去越高

人气 2164
标签:

【大纪元2015年1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毅报导)中国国有企业9月份负债额出现大幅增长,一个月新增债务近6万亿元(人民币,下同),金融界人士认为这是一种空前的加杠杆。而从2009年到2014年,中国非金融部门的债务占GDP的比率从125%升至208%。有大陆学者认为,中国经济杠杆率上升源于改革滞后,仅仅靠货币宽松政策解决不了问题。

据凤凰财经10月31日报导,中国经济在过去几年内最显着的特征是快速攀升的债务率。从2009年到2014年,中国非金融部门(含中央、地方政府、企业及家庭)的债务占GDP的比率上升至208%。私人部门负债比率目前已超过欧洲、日本的水平。从其它国家的历史经验看,一国在短时间内债务率的快速上升都伴随着大规模的金融危机。因此,如何“去杠杆”是化解金融风险、实现结构转型的关键因素。但当局在多次政策尝试后,中国的债务率上升的势头并未得到有效控制。中国经济的债务占GDP比率依然持续攀升。

英国金融杂志《经济学人》认为,中共政府部门的杠杆率在2008年之后因稳增长而出现明显抬升。据《经济学人》计算,中国整体债务对GDP比率如今已超过240%,债务达161万亿元。单是过去四年内,该比率就上升近50%。《经济学人》称“短期内债务迅速增长在历史上一般是预示金融危机的信号。”

有大陆经济学者认为,造成债务攀升的原因是货币宽松,过多的货币供应是主因。但是2013年6月,中共央行在中国的货币市场上紧缩流动性。在那之后,银行的表外业务得到明显抑制,然而经济体的杠杆还是在上升。

宏观策略分析师周宇认为,中国经济杠杆上升的原因不在货币政策宽松,而在于实体经济,是政府为稳增长而主导的低效率投资导致的。各级政府推动的低效率投资在隐性担保下吸收了大量的信贷资源,推高了私人部门的融资成本,挤出了私人部门较高效率的投资,拉低了实体经济总体投资回报率。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的环境里,债务攀升就不足为奇了。而长时间人为压低利率的结果是金融资产价格泡沫化和投资者对未来预期的普遍下滑。央行过去一年降息后,钱依然难以流入实体经济,反而在资本市场引发了金融资产价格的泡沫。

《经济学人》表示,维持经济增长所需的信贷会越来越多,原本应该流向更受政府支持、更具活力公司的贷款,却更多地流向了“僵尸企业”。而高负债带来的边际效应出现递减,在金融危机之前的六年,新增债务每增加一块钱,中国经济产出就会增加五块钱,如今已降到三块钱了。

周宇表示,钱进不了实体经济的根源是因为实体经济缺乏好的投资机会。说到底,改革是绕不过去的坎。要提高投资回报率,必须下决心去除过剩产能、化解核销坏账、放开行业准入、减少政府的低效投资,通过结构改革让私人部门在实体经济里找到高投资收益率的机会。而货币政策的初衷是为了给决策者的改革买来更多的时间。但只宽松不改革,将种下重大的金融隐患。

尤其大陆在经历了此轮股灾后,大量资金似乎无处可去,既没有好的债权资产,也没有好的股权资产,而楼市投资又较为谨慎,PPP项目也不规范(PPP模式即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缩写,通常译为“公共私营合作制”,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之间,为了合作建设城市基础设施项目。)。

多位投资界人士说:“有钱不知往哪儿投,没有好的资产配置,市场产品越来越少、收益越来越低。”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表示,中国已从“钱荒”进入到“资产配置荒”的时代,来自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公司等的各类投资者纷纷抱怨不知该把钱往哪儿投。#

责任编辑:李晓清

相关新闻
梁治:荒谬的“经济杠杆”
全球超前消费下的杠杆借贷导致经济萧条
中国经济面临高杠杆和影子银行双重风险
债务助长泡沫 葛老称会防止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两会招“两晦气”拜登失言泄真相
【秦鹏直播】华裔女导演一夜失宠 被控“辱华”
【西游义趣】之三:唐僧宝象国逢难
【新闻看点】李克强的64“稳”易富贤语出惊人
【新闻大家谈】遭跨国文字狱 王靖渝揭中共黑幕
【财商天下】抵制美国制裁 中共哪来的底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