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鲁山老泉:中国人拿命换钱,然后援助非洲

人气: 79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12月10日讯】我们息县最高的山叫濮公山,海拔几百来米,在淮河南岸,距离县城10公里。我当年在夏庄中学任教,距离濮公山直线距离70华里,每天都听见开山炸石的隆隆炮声。炮声一响,我们就往大山的方向看,其实看不到炸飞的石头往山下滚,但是可以看见山的东北角上有一条清晰的白色开发带。我们一面眺望远山,一面开动想像力,似乎能想像到濮公山的马尾松在风中摇曳……

这差不多是40年前的事了,如今我搬进了县城,并且住在顶楼上,我睁大眼睛也搜寻不到10公里之外的濮公山!

上世纪60年代,我在老家读耕读小学,就是把生产队里的几个孩子拢在一间土屋里,找一个识文断字的人教我们,老师的水准也达不到完小毕业,而且老师农忙的时候还要干农活。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老师带领我们去二里外的代销点买铅笔和作业本,半路上遇到民兵打靶,一个个端着枪,躺在地上练习瞄准。我们这些从没有见过枪的小娃娃觉得挺好玩,也学他们趴在地上,闭上一只眼,右臂往前伸,食指勾成一个勾作扣动扳机状。我们这样玩着玩着,猛一睁眼,一下子看见很远很远的地方黑亘亘的,绵延起伏,跟天空有一个明显的界限。这个印象刻在了我幼小的脑子里,直到现在都没有消失。那个“黑亘亘”应该叫做“雄浑”吧?这雄浑的大山距离我的老家直线距离300里,名字叫金刚台,在豫南商城县境内。

就是说,在上世纪的60年代,用肉眼可以直击300里!

很遗憾,这些都是历史了,是不是还有未来,我不敢说。

昨天北京的朋友打来电话,说他们那儿的雾霾已经达到红色预警了,并骂当年的土匪没文化,把都城定在山窝子里,通风不畅,导致了今天雾霾无法散去。

我觉得这老哥有点可笑,当年定都北京就是因为看中了“山窝子”。你想,“宅居深山龙虎地,门对绿水凤凰池”是不是普通人家坐落宅邸的首选?帝都也不例外,总是选择背靠大山的地方,把大山做依托。前面呢,要开阔,可以俯视天下。这样做在农业社会原本不错,谁成想现在成了工业国家,“山窝子”里空气不流动,密集的人口排放就窝在那儿不动了。

其实我心想,北京的雾霾越严重越好,把那些达官贵人和老爷们熏得受不了了,总会想办法治理。如果是老泉这儿,别说红色预警,就是黑色预警,也没人买我们的帐。草民百姓的命值什么?

我不是瞎说,北京每天都有人预报PM2·5,谁见过我们息县长陵乡预报过?我看这门外灰濛濛的,最低也是个橙色级别吧?

跟你说,我们息县长陵乡连莫三比克辛巴威都比不上,那儿的人困难了中国政府会操心,长陵人有困难谁来管?

上面我说我在息县县城都“搜寻”不到濮公山了,一方面是空气里的灰尘挡住了我的视线,一方面是因为濮公山的山体确实变小了。

那么,削掉的濮公山去哪儿了?一部分垫在路基上,一部分浇筑在高楼大厦的框架里,一部分作为扬尘抛撒在天空里和大地上,甚至钻进人的鼻孔,驻扎在人的肺部,然后活活把人憋死。

亏吗?不亏!贪婪遭报应,亏什么亏?!不过40年时光,草房扒了盖瓦房,瓦房扒了盖平房,平房扒了盖高楼……扒了盖盖了扒,一刻都不停下。大约20年前,我就知道北京一座20层高楼没到5年就拆掉,建更高的大楼。

中国人太把财富当回事。中国人除了财富没有其它。而中国人的财富就是高楼大厦和汽车。整个中国都在建房和修路,不停地建不停地修,啥时候才能把扬尘停住呢?

雾霾造就GDP。在国内,GDP是高楼大厦和汽车,在国外是外汇储备。外汇储备做啥用?一部分用作必要的进口和投资,一部分成了贪官和奸商的移民资本,一部分援助了亚非拉。

我啥意思?贪官转移的每一分钱,无偿送给黑非洲的每一分钱,都是咱可怜的中国人拿命换来的呀!你想想,中国人拼死拼活地劳动创造了GDP和雾霾,GDP送给别人,反把雾霾留下来毒害自己,送出去的GDP不就是中国人的命吗?!

别傻了中国人,咱把脚步放慢点,咱造的够咱自己吃还不行吗?干嘛要像蚂蚁像蜜蜂劳累致死呢?你就是累死忙死,人家要养活全世界一切落后的人民和民族,不得把你的脊梁骨累断吗?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5-12-10 9: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