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昶写“书戒” 青史留美名

作者:秦自省

古籍(大纪元资料)

  人气: 48
【字号】    
   标签: tags:

王昶是三国时代魏国大臣,字文舒,太原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人。魏文帝时,他由中庶子转任散骑侍郎,又任洛阳典农。魏明帝即位,他官扬烈将军,封爵关内侯。后迁征南大将军,进封京陵侯,官至司空。

王昶为官,关心民生疾苦,曾率民广垦荒地,勤劝农耕,很有政绩。他任外官时,仍然心存朝廷,不忘朝廷政事。他认为魏朝建立以后,继承了秦汉以来成法的弊端,不大加改革,朝政难以兴盛,于是着《治论》十余篇。阐述自己的政见。又写《兵法》十余篇,论用兵之道。他将这些均上奏朝廷,希望朝廷能够改革朝政和兵政,以求国家兴旺。

王昶为官勤于政事,在家则很注意修身及教育子弟。他常以儒家谦抑冲和的思想,要求和教育子弟,连给他们起名字,也体现出这种谦冲修身的思想,如他给自己哥哥的儿子,一个起名为默,字处静;一个起名为沈(即“沉”字,古代“沉”、“沈”通),字处道。给自己的儿子,取名浑、深,分别起字为“玄冲”、“道冲”,集中地反映了他的教子思想。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为了教育自己的子侄们,特意作了一篇《书戒》(书写下来,以戒后人),来告诫他们。在《三国志・魏志》中,王昶的传略,十分简略,而史官却将他这篇“书戒”全部载入,可见他的这篇“书戒”,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这篇“书戒”中充满了人生的哲理,王昶在文中告诫子侄们:“夫人为子之道,莫大于宝身全行……患人知进不知退,知欲而不知足。……人或毁已,当退而求之于身。若已有可毁之行,则彼言当矣;若己无可毁之行,则彼言安矣。当则无怨于彼,妄则无害于身,又何反报焉?……谚曰:‘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自修。’斯言信矣。 ……其施舍务周急,其出入存故老,其论议贵无贬,其进仕尚忠节,其取人务道实,其处世戒骄淫,其贫贱慎无戚,其进退念合宜,其行事加九思。如此而已,吾复何忧哉!”全文甚长,这里所录,仅是其大要,但已足以见出王昶教育子侄的基本思想。他提出为子之道,最要紧的是“宝身全行”,实际上就是强凋要加强自身修养,不断改正自己的缺点错误。他教育子侄,不要进而不知退,欲而不知足,凡事要适可而止,知足常乐。尤其可贵的是,他提出了对待别人批评或者诽谤的正确态度,即首先要在自身找原因,冷静加以分析,然后坦然处之。“止谤莫如自修”一句,可以当作人们的座右铭。“书戒”的最后提出的九点要求,更是具体而合理。如俗语称“三思而行”,但王昶对子侄们的要求更高,告诫他们“其行事加九思”,于此也可见他的良苦用心。

王昶写《书戒》,千古留美名。在这篇“书戒”中,可以借鉴的东西,至今仍然是很多的!

(《三国志・魏志・王昶传》)@*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董永深知儿子董槐喜好大言的毛病,听到儿子以诸葛亮、周瑜等人自比,大言不惭,不觉心中发怒,准备痛打他。
  • 与韩愈同时代的诗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诗写得凝重精炼,道劲挺拔,别具风格,在万紫千红的唐代诗坛上,是一朵清香扑鼻的奇花。
  • 孔子把弟子们都叫来,感叹地对他们说:“晏子是精通礼仪的人啊!他不仅知道明文写好的礼仪,更懂得那些没有明文写上去的礼仪,而且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去实行它,这叫理论联系实际。晏子是真正懂得礼仪的人啊!”
  • 李义琰入朝后,仍然保持刚直不阿的气节。当时,武则天慢慢开始干预政事,高宗曾经想下诏书,让武则天摄政。李义琰和中书令郝处俊两人一再谏阻,此事才作罢。
  • 许允得知新娘是阮共之女,亦即当时与嵇康为友的风雅名士阮侃之妹.便欣然答应。没想等到举行婚礼时,许允一见新娘之面,竟然是个奇丑女子,顿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凉透了心。
  • 人怕的是没有德行道义,倒不怕不富裕。如果高贵而能守贫,这才是好的!从这一番话,可以看出习氏的品行和识见,都远远地超过她的丈夫李衡。
  • 李袭誉自小就很聪明,识见过人,史书上说他“通敏有识度”。他性格严整,为官以威肃闻名。而又不敛财物,清廉自守,凡所获得的俸禄,均散给族人、亲友中之贫困者。
  • 长孙皇后不干预朝政,却能时时对李世民作有益的劝谏,帮助丈夫处理好君臣关系,任用正直之臣,而远离佞臣。
  • 情理与正义,可以感动人心,渗透肌肤和骨髓。有时不过是急促之间,说出的几句凭良心的话,或者起初并非奇异高明的卓识,只是诚述而己,却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 后来果然不出孙叔敖之所料,一代又一代,始终无人想争这一块不祥之地,孙叔敖的子孙们,也就长久地保有了这块土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