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谏齐侯的晏子

作者:陆真

梁毗言论铮铮,坦诚刚正,隋文帝无言以对,只好放了他。(志清/大纪元)

  人气: 6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义女救父

齐国宫殿旁边,有一株槐树,齐景公十分喜欢它,命令官吏严加看护,并在槐树旁,埋置木桩,悬挂禁令说:“碰触槐树者判刑,伤害槐树者斩首。” 老百姓怕触犯禁令,都远远地绕开槐树行走。

有一个人喝醉酒后,触摸了槐树,被看守槐树的小吏抓了起来。景公听说后,大怒,他说:“这个人是第一个敢触犯我的禁令的人,一定要加重处罚他。”

醉汉的女儿听说父亲被抓后,决心救出父亲。于是她跑到晏子家,借口对晏子说:“我是城郊的一个卑贱民女,想当您的小妾。”

晏子(公元前578年—前500年)听了,笑着说:“我得仔细内省,想想:难道我是个贪恋女色的人吗?为什么头发都白了,还会有美貌的女子来投奔?……我看你一定是有什么为难的事要我办?你不要担心,有什么事就说吧!”

那女子噗咚一下,跪到地上说:

“国君在槐树边悬挂禁令:碰触槐树的人,要判刑。伤害槐树的人,要杀头。是我的父亲不对,不知道有这个命令,喝醉酒撞到了树上,官吏将从重判决他。

“我听说:圣明的君主制定政策,不损害百姓的利益,不加重刑罚,不因私怨而破坏公理,更不为了禽兽去伤害百姓,也不为了野草去伤害禾苗。现在君主只因树木的缘故要杀害我父亲,使我孤身一人,这未免太不近情理吧?而这条伤害槐树将受罚的命令却已经成为国家的法令了。我听说义勇的人不会以人多势大,欺凌孤独无助的人,圣明贤德的国君不会违背公理而随心所欲。

“如果国君向百姓发出的命令,可以在全国施行,而且有利于后世,那我的父亲死也是应该的,我也会高高兴兴地去为他收尸。可现在并不是这样,因为宠爱一棵树就杀人,这样做会破坏公正的法律,更有损圣明国君的名声。邻国的人听到这事后,一定会指责国君喜爱槐树而残害百姓,难道这样好吗?希望您明察我的话,以便正确处罚犯罪的人。”

晏子听了,说道:“这样是太过分了!我一定把你的话告诉国君。”于是派人把女子送回了家。

第二天早朝,晏子对景公说:“我听说,搜尽百姓财力来供自己奢侈的人,叫暴虐;喜欢某种东西而使它的威严近乎国君,是为反常;刑杀无罪的人,叫残暴。这三样,都是国家的大祸患。现在您搜尽百姓财物,来满足自己的私欲,这是暴虐;您喜欢槐树,悬挂禁令,使人们都不敢靠近它,槐树的威德就像个国君,这不是很反常吗?摸摸槐树的人,要判刑。这与国法不相称,这不是残害百姓吗?您有这三种祸害,恐怕您很难再执掌齐国的大权了。”

晏子连珠炮似地抨击景公,毫不留情。景公被说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说:“您说得对,若不是您教诲我,我几乎犯了大错,我听从您的教导。”于是景公下令:撤去守护槐树的官吏,拔去悬挂的禁令木牌,废除禁令,并释放了触摸槐树的那个人。

齐国宫殿旁边,有一株槐树,齐景公十分喜欢它,命令官吏严格地看护。图为清 刘权之 《槐夏阴清》。(公有领域)

施惠于民

有一次,晏子陪同景公一起登上高台,眺望都城。景公感慨地说:“让子孙后代都享有它,难道不可以吗?”

晏子听了,严肃地说道:“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只要君主用心治理国家,做有利于老百姓的事,那么,他的子孙就能世代享有它。现在您却不这样,您荒于政事,亲近小人,老百姓十分不满,怨声四起,您想世代享有齐国,不也太难了吗?”

景公说:“照你这么说,我的子孙不能享有齐国,那么谁能享有齐国呢?”晏子说:“耕牛死了,一家人都为它哭泣,这并不是牛与他们有骨肉之亲,而是因为耕牛对他们的好处太大了。您想知道将来谁执掌齐国,这并不难,只要看看现在是谁使齐国人得利,就知道了。谁使百姓得利,百姓就拥护谁。”

景公说:“我明白了。可有办法改变这种情况吗?”晏子说:“用仁政可改变这个情况。现在您的牛马在圈里都关老了,不能拉车耕地;您的车子在车库里被蠹虫咬坏了,不能乘坐;衣服皮袄多得在衣橱里朽坏了不能穿;美酒多得放酸了不能饮,粮食多得腐烂了不能吃……然而,您不但不把这些分给饥寒交迫的百姓,还加重他们的赋税,无限度地搜刮,这样会带来祸患的。死守着财物是最笨的办法,抱怨的人会来抢,百姓走投无路,也会自己前来分了它。所以,明智的国君,与其被别人抢着分了,还不如让自己来分呀!自己来分,会取得百姓的拥护,别人也就不会与您争夺国家,这样,您的后代就可以享有齐国了。”

晏子像。(公有领域)

恶己善君

齐景公征召老百姓去修筑大台。已经是寒冬季节了,但仍然不停工,百姓怨声载道。当时,晏子正出使鲁国,百姓们都盼望他早点回来,好劝谏国君。

几天后,晏子回来了,老百姓纷纷找他诉苦,请求他劝谏国君。晏子便去见景公,向他汇报了出使的情况,汇报完后,景公留他闲坐。晏子说:“既然您留我坐一会儿,我就为您唱一支歌取乐吧。”说完,晏子唱道:

“平民百姓有苦没法说,
冰冻的雨水浇灌着我,
怎奈何?
上官使我家人离散,怎奈何?”

唱到这儿,晏子禁不住悲伤,眼泪流了下来……

景公知道晏子在劝自己,他靠近晏子,安慰他说:“您为什么事伤心到这种地步?一定是因为修筑大台这个工程吧!您不要哭了,我马上就下令停止修建,让百姓们都回家团聚。”

晏子听了,连连叩拜,出去后没有说起这件事。

晏子来到大台,他拿起木棍打那些不干活的人,一边打,一边说:“连我这样的人都有房屋居住,君王想建造一个大台,还不快点为他修好?快点干活吧!”

老百姓不知道晏子为什么要这样做,都骂道:“晏子帮助国君干坏事,我们看错了人呀!”

不一会儿,景公的使者赶到了,宣布说:“国君下令:停止修建大台。大家回家与家人团聚吧!”大家听了都十分高兴,一起夸赞国君好!

孔子听到这事后,感叹地说:“古代善于当臣子的人,好的名声归于国君,坏的名声归于自己。入朝帮助国君,改正失误;出朝便赞誉国君的德义,又从不夸耀自己的功绩。能做到这些的,恐怕只有晏子了。”@*#

齐景公征召老百姓去修筑大台。已经是寒冬季节了,但仍然不停工,百姓怨声载道。图为无款《滕王阁图》。(公有领域)

(以上均据《晏子春秋》)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董永深知儿子董槐喜好大言的毛病,听到儿子以诸葛亮、周瑜等人自比,大言不惭,不觉心中发怒,准备痛打他。
  • 与韩愈同时代的诗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诗写得凝重精炼,道劲挺拔,别具风格,在万紫千红的唐代诗坛上,是一朵清香扑鼻的奇花。
  • 孔子把弟子们都叫来,感叹地对他们说:“晏子是精通礼仪的人啊!他不仅知道明文写好的礼仪,更懂得那些没有明文写上去的礼仪,而且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去实行它,这叫理论联系实际。晏子是真正懂得礼仪的人啊!”
  • 李义琰入朝后,仍然保持刚直不阿的气节。当时,武则天慢慢开始干预政事,高宗曾经想下诏书,让武则天摄政。李义琰和中书令郝处俊两人一再谏阻,此事才作罢。
  • 许允得知新娘是阮共之女,亦即当时与嵇康为友的风雅名士阮侃之妹.便欣然答应。没想等到举行婚礼时,许允一见新娘之面,竟然是个奇丑女子,顿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凉透了心。
  • 战国时,有一个隐士名叫徐无鬼。有一次,徐无鬼想见魏武侯,他通过魏武侯的宠臣女商(人名)引荐,见到了魏武侯。魏武侯对徐无鬼说:“您一定是忍受不了山林中的穷苦生活,才肯来找我帮忙的吧?”
  • 袁盎(公有领域)
    真正英明的帝王,并不害怕困难多,而是害怕没有困难。原因是:一旦没有了困难,就容易贪图安逸,不思危亡,所以说:“只有圣明的国君,才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 王昶为官,关心民生疾苦,曾率民广垦荒地,勤劝农耕,很有政绩。他任外官时,仍然心存朝廷,不忘朝廷政事。
  • 人怕的是没有德行道义,倒不怕不富裕。如果高贵而能守贫,这才是好的!从这一番话,可以看出习氏的品行和识见,都远远地超过她的丈夫李衡。
  • 李袭誉自小就很聪明,识见过人,史书上说他“通敏有识度”。他性格严整,为官以威肃闻名。而又不敛财物,清廉自守,凡所获得的俸禄,均散给族人、亲友中之贫困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