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芬兰精英变流浪汉 又浴死重生的故事

人生过山车

编译整理:赫宇
赫宇
font print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2月06日讯】芬兰媒体YLE最近发表了一位芬兰精英人士成为流浪汉,后来又浴死重生的故事,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驻华大使馆厨师

芬兰汉子狄莫宁(Markku Timonen)是专业厨师,曾在北京担任芬兰驻华大使馆的厨师。回国后他分别在两个地区的大饭店做过主厨,后来他拥有了自己的饭店。狄莫宁很喜欢烹饪这项工作,经常会呼朋唤友,组织欢庆宴会。

后来他恋爱、结婚了。1994年春天,儿子的出生带给狄莫宁初为人父的无尽喜悦。高收入、稳定的家庭生活及与儿子间亲密、良好的关系,使他充满了自豪,一切生活节奏都在完美的跳跃着。

爱上烈酒

可是这完美在90年代末出现了缺陷,从那时起狄莫宁爱上了喝一点烈酒。开始是偶尔为之,慢慢就进入了常规模式。他会在怀里、兜里藏着烧酒瓶,在外面、家里、工作场所等不管何处,想起就会去迅速呷一口。某一天早上,妻子突然对他很冷静、亲切地说:“请你把那些可憎的瓶子隐藏的好一些,不要让它们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这是严重警告!

虽然,狄莫宁试着一次少喝点儿,结果,到后来喝酒的间隔反而更短了,脑子里就是想着烧酒。 有熟人告诉他:“当你没在酗酒、清醒时,你是一个很好的父亲,你能把所有的事情办得很好。”

狄莫宁就想:“我来设计一下我的生活方式:第一是酒精;第二是儿子的幸福;然后是家庭生计。既然我喝酒没喝到口水、鼻涕涂满脸的,也没伤害到任何人,还能管理自己的事务,这就能继续下去。”可是不久,狄莫宁就完全沉溺在烧酒里了,结果就是离婚。此后他就一天到晚醉醺醺的,生意也做不下去了,只好关店了事。

成为流浪汉

离婚后,他搬到租来的公寓里。开始他还能对付着自我约束,慢慢地就对周围的东西不再感兴趣了,他在那里酗酒、吸毒。一天早上房东特意来告诉他,他已经有四个月的房租没交了,问他有什么打算。 他略一考虑回答说:“这屋子里的物品全拿来抵租,行不行?我现在就净身出门!”这样,他很快就站在了大街上,成了流浪汉。

在赫尔辛基的Herttoniemi有一处临时宿舍,还有个好听的字叫:赫尔辛基宾馆。这里没有门,也没有厕所,地板上可容52张床垫,供给52个男人过夜。所有人都处在不清醒的状态中,都是喝醉的、滥用药物的、吸毒的人。早晨起来有时鞋子在脚上,有时被盗。而那污垢的裤子有时是邻人的,有时是自己的。但是在那样的地方也有那些人的规矩,狄莫宁一直不能适应,不到半年他宁愿露宿街头而逃离了那里。

Kalasatama大桥的引桥下有个可容人的洞穴,他用纸板和啤酒箱搭成个窝住在了里边,他喜欢隐藏的洞穴,不喜欢帐篷类暴露的东西。但好景不长,因施工引桥被拆,狄莫宁又转移到了公园里收集落叶的大铁箱里过夜。

在那里他有过一次难堪的偶遇。 那天他像刺猬一样卷缩着在铁箱的橡树叶堆中熬过了一夜,当早上钻出来伸腰时遇到了二十年前的一位熟人——90年代初在北京一起工作的外交官,狄莫宁与出来抽烟的他奇遇了。但他能讲什么呢?也羞于详细提及。结果,他们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他简短地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仅此而已。

赫尔辛基的基督教协会有慈善活动,每天九点开始在固定地点给无家可归者提供咖啡和面包,假节日也风雨无阻,使那些酗酒的、吸毒的人群可赖以果腹。每天,在供给点空地上,无家可归者们往往互相打骂、甚至弄得见血,乱哄哄的。可是,当九点钟教会义工出来后,他们会立刻变得像乖乖的绵羊去排好了队,等待食物发放。那些免费食物确实令流浪者们心存感激。

由于常在楼梯间的水泥地面上卷缩着睡觉,狄莫宁的臀部开始疼痛,股骨也有些问题,他被安排进了医院进行康复治疗。在医院、他每天只能睡着两小时,因为没有酒他感觉到一种持续的焦虑和痛苦。出院后,蓝丝带基金会给他安排了一间小公寓,他在那儿居住了一段时间。然而,酗酒状态并没发生变化,只有饮酒才能让他情绪稳定、不去思考、不去希望、不去感受任何事物,不论是好是坏。有一天他做饭时弄得厨房里串烟冒火的,结果就被驱逐出了公寓。

狄莫宁又回到了睡地上床垫和楼梯间地板的生活。在市中心附近Kurvi处有带桑拿的开放中心,他可以到那儿去换洗衣服和洗掉身上那些跳蚤和寄生虫。他的酒量越喝越大,他每月的社会救助金远远不够他买酒的,所以,他洗掉脏臭是为了能顺利接近路人乞讨,他的目标是每天40欧元,只为满足他越来越深的酒瘾。

走上绝路

狄莫宁是在 赫尔辛基旁边的Lahti市长大的,2006年的一个冬日,他回到了家乡,来到儿时的公园,躺在了雪地上,他很冷,感觉到必死无疑。由于挂在公园椅子上的袋子颜色醒目,远远地被溜狗人看见。当那人走近发现雪地上频死的他,就立即叫来了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他被救活了。虽然谁也没提到自杀,但狄莫宁心里明白这是他第一次想要死去。

接下来,他乞讨的行为也开始越演越烈,有时一天乞讨16小时。 而他对酒精的需求也更猛了,只有60%以上的酒精才能让他解瘾。多年来他没有间断过参加社区组织的一年夏、冬两次的亲子游活动。但是2006年夏天,当亲子游巴士要出发时,人们发现狄莫宁睡在了巴士附近的地上不省人事。后来被人叫醒时,他还以为自己拉着儿子的手坐在巴士上看风景呢。

他对自己越来越没信心,什么都不想考虑,什么都不想做,深感生命对他不再有任何意义。2006年10月5日这一天,他准备好了蓝色尼龙绳,准备将自己的生命结束在赫尔辛基Katri Vala 公园的一棵大树上。但他转念一想:“一个人不应穿着脏衣服上吊,我得去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然后他又发现酒瓶里有没喝干的烧酒,“不行,喝完才能去死。”于是他来到了车库的升降闸门间喝了起来。

车祸后新生

真巧啊!正好有一辆车从车库开出来了,当司机发觉时,狄莫宁已被辗压在车底下了。他立即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 当时的他生命垂危,左肺被撕裂,左边的肋骨全部骨折。 第二天,右肺又被一根折断的肋骨刺破充血。 虽然手术去除了断骨,但死神离他很近。接着又发生了酒精中毒引起的戒断症状,绞痛后他的心脏甚至停止了跳动,虽经抢救后心脏又开始跳动,但一段时间内他不省人事。 等他醒过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说话,也不能移动。后来在他出院后,又为了恢复伤情进出医院好几次。

事实上,狄莫宁经历了想去上吊、出车祸、两肺重伤、心脏骤停、血毒症爆发、导尿管引流等等,但他却活过来了,并没有死去。

现在,狄莫宁已经康复,他已经平静地度过了九年。 他曾有过六年的流浪汉生活,因酒精中毒和心脏骤停等,他患有一定的脑损伤,造成短时记忆不太好,有时手脚不太灵活。他在赫尔辛基的Kontula有了一个小而舒适的两房公寓,出车祸时才12岁的儿子,现在已21岁了,和父亲住得很近。

狄莫宁已经完全不喝酒了,他几乎每天都去做义工。 虽然他已退休,还是兴致勃勃地在基督教防止滥用药物协会中做志愿工作。 他在街上小规模摊点上做咖啡、做黄油面包、做三明治等。 有时周六还做香肠面包、丹麦三明治等提供给需要帮助的无家可归者们。这是一份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工作,而且他越做越好,慢慢产生出了一种职业的自豪感。

今年的父亲节,狄莫宁是与儿子一起在家度过的,他制作了美味的鲈鱼料理和炖煮羊肚菌,父子俩吃得其乐融融。

责任编辑:童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目前,在芬兰的一部分城镇正试用智能手机系统管理幼儿园的日托工作,范围将不断扩大,波里(Pori)市将于八月开始在全区域的幼儿园中推广智能手机系统管理工作。熟练后的工作人员只需刷一刷显示屏、浏览一下电子日记就可知道那个孩子几点入托、几点回家、照料的时间、日托中的事项、时间记录和情况更新等所有信息,使工作管理一目了然、顺利进行。
  • (大纪元记者姚一彦北欧报导)旅游搜索公司GoEuro对于护照的哪些因素最引关注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约75%的受访者提到免签入境国家的多少,25%的人认为是护照的成本。
  • 海滩垃圾是人创造的废物,往往积累在海岸线,经常堆积在海滩。随着塑料越来越广泛使用,这个问题更加严重。因为许多类型的塑料无法分解,严重威胁生物的生存环境。海水倒灌,垃圾冲进水沟,以及风吹来的废弃物皆导致此问题。
  • 芬兰不少小型城镇想尽办法吸引人们迁入,以增加当地的居民人口。吸引新居民的方式包括对居民新生婴儿奖励上千欧元以及售价仅一欧元的地皮价格等。目前芬兰有近三分之二的小城镇互相竞争以增加城镇人口数量。
  • 虽然芬兰经济下滑,芬兰人的假期预算仍然维持在平均1400欧元的水平。经济富裕的瑞典人在这一项的比较上超过芬兰人。有小孩的瑞典家庭花费预计超过2200欧元用于渡假。
  • (大纪元记者李婉文芬兰报导)赫尔辛基负责社会保健事务的副市长 Laura Räty 希望随着芬兰人口不断老龄化,各种志愿者的义务工作能有所增加;赫尔辛基市、各种组织等能够大量加强)合作来协调好工作。
  • 最近,芬兰国家卫生和药物研究院(THL)进行了调查,发现至少有5%的年轻人具有笑气(一氧化二氮)中毒的经验, 这一数字意味着芬兰曾有80000名成年人涉“笑”,其中25-34岁的有35000人。
  •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健康和环保的重视,绿色食品消费群体在世界悄然出现。在芬兰,注重产品的健康、安全和产品是否绿色的消费者被称为乐活族(LOHAS),即英文的Lifestyle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 (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生活方式)的五个开头字母。
  • 芬兰外交部近日推出了一套风格轻松的表情符号贴图,来展示自己的国家特质。这套符号中的三个已公布,深受人们的关注与喜爱。从12月1日开始,可以免费下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