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叔病游地狱

(李文笛/大纪元)

人气: 31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2月19日讯】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现佳木斯市郊区某县。昏迷多日的三叔醒来后,给大家说了惊人的事情——在昏迷期间他被带到地狱看到了坏人受刑的情况。

那是一九四二年春天,我三叔二十多岁的时候(现佳木斯市铁路局工人)有一天,突然发烧病倒了,一连躺了二十多天人事不省奄奄一息。家人为他准备了后事。可是有一天早上,他突然又醒过来了。大家都很高兴,就给他喂点水和米粥,没过几天他就好了。

有一天我爸爸对他说:“你躺下这几天,咱家的租房户老潘都死了!”他说:“我知道。”爸爸就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说:“传老潘的时候我也去了。”“你怎么去的?”我爸爸问到这他就不说了。后来我爸爸总觉得是回事,就不断地追问他,最后他掩饰不过,终于说了。

“在我得病的那天晚上就被两个阴差把我带到了冥府的一个地方,房间不太大,有一张桌子,桌上放一本大帐,桌旁坐了一个差官,桌上挂满了名片大小的标签全是扣着的,好像是阴间的户口管理部门。来来往往的阴差把带来的人送到这里登记,然后又被带走了,忙了好一阵子,屋里只剩下我了。那差官说:“去吧,带他去看看。”说完两个阴差就把我领到了一条冥路的旁边,在草稞里蹲下,告诉我往前看不准说话。

我顺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把我吓一跳。原来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趴着两条像小牛犊似的大狗。不一会儿,前边来了一个人,高个魁梧,浓眉大眼、络腮胡子,脸上还有一个刀疤,相貌狰狞,哼着小曲,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突然两条大狗一跃而起,把他扑倒,不停的撕咬,那人惨叫着、翻滚着,把我吓的闭上眼睛。不一会儿,那人不叫也不动了,两条狗把他吃了,吃完便把骨头叼到两边不远的地方,白花花的人骨头堆了很高。那两条狗回来,把地上的血舔干净了,又趴在那里。一会儿又走过来一个人,面目慈善,衣着朴实,手里拿着念珠。这时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浑身颤抖,睁大眼睛看着。只见那人越走越近,到了近前,那两只大狗却纹丝不动,像睡着了似的,我想狗一定是吃饱了。过了一会,又走来一人,这人很胖,全身油黑透亮,身上还粘有肉渣子。我静静的看着,当那人走到近前时,那两条狗又突然跃起,把那人扯倒撕咬起来……。

这时阴差问:“看见没有?”“看见了。”接着就把我带走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一股腥臊臭味扑鼻而来,走近一看原来这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血水粪尿池。朦胧之中看见里边有很多人,男女老少人头沉浮,两手挣扎,只要一张嘴,血水粪尿就灌进嘴里。这时狱卒看见了我,便指着里边的人说:“这些人都是在生为娼,拐卖人口,骗人钱财,贪污强抢,绑架勒索和开设淫秽场所等,你是干什么的?”我不敢吱声,怕他把我也推进去。

这时阴差又问我看见没有,我赶紧说看见了。说完我们就离开了那里。又来到了一个地方,只见前边成排被扒光衣服的人绑在柱子上,地上长满了红色的草,我们来到一个又白又胖、肚子很大的被绑着的人跟前,一个头上长着三个尖的厉鬼,龇着牙拿着一把尖刀站在那里,看到了我们便用刀拍了拍那人的肚子说:“他的肠胃实在是太不干净了。”说完将刀插入他的腹内,往下一拉整个肚皮被豁开,肠肚随之流出,满地鲜红腥臭。旁边有几只黑狗互相抢食,肠肚虽出,上边连着心没脱离身体,被狗争抢牵拽,痛苦难当惨不忍睹。吓的我闭上了眼睛,那人惨叫着昏死过去。阴差问我:“看见了吧,你不是不信报应,想当胡子吗?”我说:“看见了,我不当胡子了!”

说完我们又去了另一个地方,只听一片凄惨苦叫,牛头马面人正在用铁钩将一个人嘴撬开,再将舌头钩出来,用尖刀将舌头割断,鲜血染红了前胸,就这样鬼使还不罢休,再用铁钻将其两腮穿透,用丝拴在柱子上,十分惨烈。见此情景,阴差说道:“不信忠言谤佛法难逃阴法制裁,罪有应得,自作自受。”

后来我们又去了一些地方,有挖眼睛的、下油锅的、挖心的、五车分身的、开水浇手的、钢针刺嘴的、饥饿的、炮烙的、还有抽烟人要钻过的四十里烟火洞……。

最后又把我带回原来的地方,一进门那差官就问“看完了?”嗯。说完他又指着墙上被翻过来的标签对两个阴差说:“去把这个人带过来,让他也跟着去。”就这样我和两个阴差走了好一会来到一家大门口,我一看这不是我们家吗?难道是我爹到寿了?这时我们就进了院子,只见两个阴差奔下屋去了。下屋是我们家租的房户姓潘,我随着他俩也进了屋,进屋后找个旮旯躲了起来。只见老潘躺在炕上,屋里不少人,他老伴坐在旁边。过了一会儿那些人都去睡了,只剩下他老伴还坐在那里,又过了一会她打瞌睡了。这时一个阴差轻手轻脚的来到老潘的身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镜子,对着老潘的身体一晃,就揣在怀里了。又把手伸到老潘的头下用力的搬了搬说:“起来,起来下地。”老潘就起来了,下地只穿上一只鞋,脖子上就被套上了锁链,拽到了一边。老潘看见我就想和我说话,我就躲着他。这时老潘的老伴醒了,连声喊着:“老潘、老潘!”睡觉的人被惊醒了,一看不行了,就把他抬下去了。这时人们就忙开了,有烧纸的、有指明路的,不一会阴差牵着老潘拉着我到纸灰旁抓了一把就走了。当走到院心的时候老潘的老伴大哭起来。这时老潘就想回去,两个阴差一个拽一个用枪把打,就这样把老潘带走了。又来到原来那个屋子,差官说:“把他送去吧。”从旁边又过来两个阴差把老潘带走了。这时我才看清楚墙上被翻过来的标签是老潘的名字。

两个阴差问:“他怎么办?”差官迟疑地说:“看看他还有多长时间的阳寿?”另一个拿过大帐翻了半天说还早着呢。这时我说:“我们家人都吃素修炼,回去我也吃素修炼。”差官笑了说:“你想修炼?人有三个籍册,“原籍”在天堂为生命的总源,“寄籍”在凡间,“分籍”在此处。人死并非世人故居,所以在世应修道,以返回天堂故乡!”这时看帐的人说:“让回去吧!万一他要修个好人呢?”差官说:“把他送回去吧,你回去不准说。”“是。”

就这样两个阴差就把我送回来了。这时你三婶刚做好早饭,我进了屋,一看炕上还躺个男人!心里就很生气:我刚不在家几天,你就招一个男人。我想看看他是谁,就拽着你三婶的衣角上了炕,刚想看只觉得忽悠一下就明白了,原来是我自己躺在这里。人生在世为了生活难免会做一些错事、坏事,想要死后免受地狱之苦只有修炼哪!

他把这段经历讲完后不久的一天早上,就不会说话了。家人莫名其妙,不知他又得了什么病,为他四处求医也治不好。又过了三个多月的一天早上,他会说话了。问他这回又是为什么,他说:“还不是因为你,人家不让说,你非得问,他们又把我抓进去了!受到了严厉的惩罚,说我泄漏了天机,罚我三个月不会说话。”

他接着说:“为什么让我看这些事呢?咱们家有好几代人在庙里吃斋念佛积德行善,只有我心狠手黑什么也不信,就让我看看有没有神鬼,有没有报应。”

摘自明慧网

评论
2015-02-25 1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