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乐器漫谈(一) 古乐八宝(1)

作者︰辛慧
  人气: 334
【字号】    
   标签: tags: ,

中华民族历史悠久,音乐文化源远流长。中国古代乐器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文化底蕴很深,种类繁多,形状各异,变化万千,独具风格,美不胜收。

轻柔典雅的筝,清逸柔美的古琴,华丽委婉的琵琶,清脆明亮的笛子,甜美幽雅的箫,悠扬浑厚的声等,对我们当今快节奏的现代都市生活来说,它无疑是一种美的享受,能使我们领略到自然质朴的美以及古人的生活气息,返本归真,使思维意识随之升华,使心态祥和宁静。

中国最早的民歌总集《诗经》中所提到的乐器就有30多种。早在周代(前1066~前771),根据《周礼》中国古代乐器分八音,即金(等)、石(磬等)、土(埙等)、革(鼓等)、丝(琴瑟等)、木、匏(笙等)和竹(管箫等)。

一、金属乐器

春秋 子璋钟(国立故宫博物院)
春秋 子璋钟(国立故宫博物院)

金,是指金属乐器,大多由铜或铜锡混合制成。在古代的金属乐器中,种类繁多,其中最主要的是钟类乐器。而钹、锣等也是金属乐器,它们的共同特性是声音宏亮,音质清脆,音色柔合,足以代表中国乐器金石之声。

如“钟”,有的“钟”只有一个孤零零地悬挂在那儿,叫“特钟”;有的成群结队,排着座次,叫“编钟”,编钟敲起来声音各不相同,有高低变化。

中国的钟最早是以乐器的形式出现。在商代出现一种打击乐器,叫铙。这种铜铸的铙的横断面是扁形的,铙边成棱形。先是单个,后来逐渐发展为大小不同、三五成组的编铙。

历史进入周期,乐匠们对编铙进行改进,先是把编铙挂在架上,再对铙的形状进行改进,这就成了编钟,而且数量也逐渐增加。乐匠们将不同大小、不同音律、不同高音的钟编成组,可以演奏出悠扬悦耳乐曲。

战国 蟠虺纹钟(国立故宫博物院)
战国 蟠虺纹钟(国立故宫博物院)

到战国时期或周期末期,编钟进入鼎盛时期,数量多达六十多枚,奏出的音乐更加动听,并且逐渐成为一种礼仪乐器,使这种单纯的乐器扮演起一个政治、文化上的重要角色。

战国时期,周期衰落,诸侯崛起,礼乐制度也随之崩溃,制作复杂、价值昂贵的扁形编钟便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到秦汉时,扁形的编钟竟然无处可寻,制作技术也已失传。历史在这里出现了回归现象,曾被赋予非凡功效的钟重新成为一种普普通通的乐器。只是钟的形状有扁有圆,没有固定的形制了。

东汉时期,佛教传入,道教形成,钟又被赋予一种新的使命,成了法器,悬挂于佛寺、道观。这以后的很长一段时期,钟成为宗教专用品,作为法器的佛事钟竟成了中国古钟的主流。

后来钟又衍生出两个门类:朝钟和更钟。朝钟是皇帝们用来表功德、显权贵,更钟是用来报时。

二、石类乐器

东周-春秋 磬(国立故宫博物院)
东周-春秋 磬(国立故宫博物院)

石指的是石类乐器,石类乐器主要是磬,磬是以坚硬的大理石或玉石制成。石质越坚硬,声音就越铿锵宏亮。磬可分为特磬,编磬等。编磬是由十六枚形式大小不同,或厚薄不同的石块编悬而成。

由日本香川县出产之赞岐岩所制的响石编磬,27日由日本人前田宗一致赠给台北孔庙,作为祭孔乐器使用。(中央社)
由日本香川县出产之赞岐岩所制的响石编磬,27日由日本人前田宗一致赠给台北孔庙,作为祭孔乐器使用。(中央社)

“磬”也和钟一样,有“特”字号和“编”字号,在中国少数博物院(馆)有陈列,台南的孔庙里便有一个。磬这种乐器就是从石器发展而来的,在3200多年前的商代磬已有广泛的制作和运用,并发展到用玉石制造,以后又有编磬问世,可以击出旋律。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书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古代,人们敬天信神,追寻大道,虔诚地相信人是能够修炼得道成仙,传统文化重伦理、道德并传承着天人合一的宇宙观。
  • 们上篇举了两个被点化,惜仙缘,修道成仙的故事,现在再举道教全真道创始人王重阳的故事。
  • 孝文元年,萧何的妻子因过被除国,由萧延继承酂侯的爵位。萧延短寿,继承爵位后不久就去世了。死后由他的儿子萧遗继承酂侯的爵位,不幸的是萧遗又是绝嗣无子。
  • 现代人往往认为只要自己努力学习、工作,就可以有远大的前程,甚至可以改变命运,这是无神论者普遍被灌输的思想。
  • 命由天定,但人如何做,是向善还是行恶,这是很关键的......
  • 韩琦面对小人仍能用诚心对待,浅浅与之交往,但是不会身陷其中......
  • 舍弃一些名利之心,你会体会到你获得了更大的快乐......
  • “小不忍则乱大谋”出自孔子的《论语.卫灵公》篇中:“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意思是说,小事不忍耐就会坏了大事。能够忍辱是一种韬晦、涵养、胸襟开阔和目光长远的象征。勾践忍辱得以复国,韩信忍辱而成就大业。
  • 明朝万历年间,京口人张某的文章颇有名气,但七次考试都未曾入选。于是在文昌阁住宿,希望梦中得到神人指点,对其命运给予启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