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7年冤狱 王进仙出狱1个月后再被抓

【大纪元2015年05月24日讯】云南省宜良县法轮功修炼者王进仙女士,2015年5月22日再次被当地警察非法绑架,据了解,这次被抓与上次坐满冤狱回家只相差1个月的时间。以下是王进仙的女儿杜星的叙述,在此,她也呼吁外界对其母亲的遭遇予以关注。

我的母亲名叫王进仙,1956年11月5日出生于云南省宜良县中所村一个农户家庭,在家排行老二。

母亲14岁参加工作,一直勤勤恳恳,在我出生那年父亲被骗,导致生意失败,我的家庭从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开始了漫长的还债之路。我小的时候,父亲出外追债不在家,母亲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带我。由于母亲为人憨厚,常常受气,但她都一个人忍下来。最困难的时候家里没有钱给我交幼儿园的费用,母亲把家里收藏多年的纪念币银元拿到学校冲抵学费。我记得,小时候吃的最多的就是大白菜汤,偶尔母亲会带我出去街上,吃一串麻辣海带。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每周都要打针,吃药更是像吃饭一样多,母亲为此没少着急。父亲追债未成,回家后,陷入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始终不愿意出门。靠着母亲一个人在百货公司做售货员微薄的收入和亲戚们的帮助,我们一家人总算一年年熬过来。

1997年,正是法轮大法洪传中华大地之际,我们宜良县也有了炼功点。母亲因为看到炼功点上的修炼人亲切和善,并听闻修炼法轮功能够收获身心健康,便走入了修炼的行列,成为一名严格要求自己的修炼者。修炼后,家人身体好转,家里从此不用开支医药费,这给我们这个经济无比困难的家庭带来了转机,母亲从此走上了坚定的修炼路,一直到今天。

然而,1999年的夏天,电视里突然播放起污蔑法轮功的节目,母亲当时认为这可能是一场误会,决定继续修炼。她依然照常到户外炼功,在公开的场合学法,正常地谈论修炼中的事。

可是中共的邪恶魔抓不久后就伸到了我们这个小县城。母亲和几位法轮功的修炼者在一次户外炼功中被警察抓走,关进了非法的“洗脑班”,强迫转化,政保队还到我家里搜走了法轮功书籍等相关资料。

因为修炼的问题,我的学业也受到影响,在中考考场上,我被一个身穿白衬衣的男子揪着衣领拎出了考场,一路拎出了学校大门。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教室里的同学和楼下的老师们目光里含着同情,但谁也没有动。从此我失学了。

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让我的母亲无法视而不见,2007年母亲带着真相资料来到宜良百货公司,向她的同事们讲述了法轮功被诬蔑抹黑和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真相,并发给他们真相资料阅读。这次讲真相回家后母亲就被抓了。只听父亲说当时几个警察来到家里,把我母亲带走,并搜走了家里和法轮功有关的书籍和打印机等设备。

随后,母亲被关押在宜良看守所,2011年3月22日母亲为期4年的冤狱期满。

2012年4月9日,母亲在宜良县古城镇集市上又被警察非法绑架,关押在宜良县看守所,在无拘留证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1个月后,中共发出逮捕令。2013年1月30日,我父亲接到电话被告知我母亲已经被秘密判刑3年,2013年2月1日已被送往监狱服刑。但是我们家人并没有见到判决书,也不知道何时开庭审判的。

今年母亲出狱仅一个月后,5月22日上午11点左右警察前往我家搜查,再次非法了绑架我的母亲,至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母亲的任何音信,也没有任何拘留通知书。

在此,我希望海内外媒体、各界对我们的遭遇予以关注,不要再让好人受到不白之冤,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我的母亲。

责任编辑:李晓清

相关新闻
湖北武汉洗脑班用药物毒害法轮功学员
海口市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迫害
山东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遭酷刑迫害
湖北“洗脑班”用药物残杀法轮功学员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MH370找到?失事原因众说纷纭
【百年真相】迟来的奖章 医学巨星汤飞凡陨落
【远见快评】WTA停中国赛事 大外宣回应露破绽
【未解之谜】发现隐形器官?!
【秦鹏直播】滴滴下市谁遭难 恒大违约中共回应
【新闻大家谈】美拟限制技术出口 遏中共监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