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裔厅长陈国治现象与背后故事

人气 1247

【大纪元2015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继周二加拿大《环球邮报》以头版加上内页里两个版面报导了加拿大安省内阁厅长陈国治有可能被中共渗透并可能影响加拿大利益后;周三,该报再以《起底陈国治从政之路(The Making of Michael Chan)》为题发表文章,解释了陈国治落到目前地步的部分原因以及他周边人员的亲共嫌疑。

据《环球邮报》周二发表的调查报导,加拿大情报局认为陈国治与当时的中共驻多伦多总领事朱桃英关系“不同寻常的亲密”。但相关的调查都是在私底下做,情报局在2010年甚至在征得联邦公共安全部许可后,派官员向安省政府通报陈国治所做的、令人担心的行为。

5年前时任加拿大情报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在一个小范围的讲话中,提到担心加拿大有2名省级厅长受到中共政府渗透。这段讲话被媒体曝光后,社区要求法登公布具体人名及证据。但法登没有照办。

《环球邮报》经过调查后发表的文章,说证实陈国治是法登当时提到的2名厅长之一。

涉及陈国治非偶然

《环球邮报》周三的报导指称,陈国治在天安门广场接受中共官办媒体采访时,以夸张语言赞扬中共政府;他雇佣过2名有争议的华人当助手,1名有长期帮助推动中共政策的历史,另1名则是曾在多伦多星岛日报当执行总编辑时,涉嫌过滤对中共不利的内容。(编者注:在其任职期间,星岛的一篇报导将《多伦多星报》原文的题目《加拿大华人在西藏问题上的矛盾》更改为《西方藉西藏问题攻击中国 激发海外华人爱国精神》;删掉了原文中批评中共政权的内容;将中性词Tibetans(藏人)翻译为有明显倾向性的“藏独”;并增加了一系列煽动爱国热情的小标题。)

《环球邮报》的文章提到陈国治曾积极支持在多伦多教育局建孔子学院,虽然他后来称自己没关心孔子学院的课程设置。但是,孔子学院被认为是中共用来渗透的工具之一。

去年有些华人组织出面支持孔子学院。前加拿大情报局亚太事务总监朱诺(Michel Juneau-Katsuya)当时曾指,这些华人团体发声,是遵从中共当局的要求,而不是加拿大选民的要求。他亲口点名受中共控制或影响的华人团体包括:全加华人联合会、多伦多华联总会、加拿大福建华联总会、北京协会和中国专业人士协会。

多伦多时事评论员冯志强认为,渗透国际社会是中共的看家本领。中共的意识形态与普世价值相冲。它不愿意与国际社会融合,但又需要走向世界,所以就只能试图去改变国际社会了。“因为中共不愿意接受国际的游戏规则。它要进入这个大家庭,但想用它的方式进入。”

2007年加拿大情报局已注意陈国治

《环球邮报》称,他们在10个月的调查中,采访了数十名华人社区领袖、记者及活动家,他们中的一些人对陈国治的影响力深表关切。尤其是过去一年他积极帮助来自大陆的华人候选人争取在联邦大选中获得提名。

正如多伦多支援中国民运会会长关卓中对《环球邮报》所说:“他(陈国治)有很大的影响力,并用之来建立一个亲中的候选人网络。”

安省Brock大学政治副教授、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参赞、中国问题专家伯顿(Charles Burton)6月17日在环球邮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他在文章中说,新华社在2008年的一次采访报导显示,陈国治自1980年代初以来,去了中国超过70次。

“这与一个大问题相关:就是中方资金对加拿大的影响。”伯顿认为。

他表示,加拿大情报局怀疑安省厅长陈国治受到中共政府不合适的影响,显示出更大、更严重的问题,就是中共是如何去渗透有影响力的加拿大公务员为中共当局服务。

据网络媒体报导,陈国治2008年1月9日随加拿大中国总商会投资考察团出访中国时,曾与湖北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苏晓云会面。2011年5月,陈与苏晓云在多伦多又一次会面。

前加拿大情报局官员朱诺(Michel Juneau-Katsuya)对此的回应是:中共的统战部属于中共情报机构,陈国治应该懂得这一点。“统战部是中共5大情报机构之一”。

朱诺曾对媒体说,加拿大情报局有一半的资源被用来应对中共针对加拿大的各种行动。

按《环球邮报》披露的调查结果,加拿大情报局在陈国治2007年首次当选安省议员时,就注意上了他。

加拿大华人社区会受影响?

陈国治1969年从香港移民加拿大,他作为政府高官被怀疑受到中共影响,这事对华人社区的影响还看不出来。不过,陈国治在其个人声明及对媒体所说的话中,已在暗示影响华人社区。他的说法是,他希望华人社区中想出来参加这次联邦大选的和已决定参加这次大选的人,都不要因为这件事而被泼冷水。

华人社区也有人回应,认为政府在针对华人社区,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多伦多时事评论员冯志强认为,这种做法是打族裔牌的招数。他对《大纪元》说:“他(陈国治)就可以躲在华人社区后面,让华人社区成为挡箭牌。”这方法如果奏效的话,可以分散视线。“但可能撕裂族裔关系”。

“陈国治是政府现任高官,国家情报局关注他的操守,是对他个人的,与愿意代表各族裔民众为国家服务的华裔候选人有什么关系呢?我一点都看不出有联系。”冯志强说,是因为陈国治身居高位,言行涉及国家利益,很敏感。当他与外国官员的关系超乎寻常时,被国家情报局关注是合理的。

“一个人如果做错事,就是这一个人做错事了,与其所属族裔的形象有何关系?”他说,加拿大的政治系统不可能这样看问题。就像西人中有坏人,你也不会认为整个西人社区都不好。

冯志强说,陈国治能受到一个政党的重视,也不是因为这政党特别喜欢华人社区,而是陈国治个人的能力,比如他在筹款上的本事高。

他解释说,按加拿大的民主体制,华人参政如果当选,需要去代表选区所有居民,包括华人的利益。不是要去代表选区外的人,更不是去代表外国人。华人政客可以保存个人的族裔文化,只要不被国家安全机构怀疑你受外国政府影响就没问题。

冯志强认为,陈国治现象背后的根源,是中共一直努力在外国寻找其代理人。伯顿在评论文章中提到,加拿大的非华裔政客也是中共渗透的对象。

责任编辑:滕冬育

相关新闻
加官员陈国治被曝取悦中领馆  阻大纪元参加社区活动
加情报局警告:一华裔厅长与中共关系密切
纽约市长偕曼哈顿地检成立中城改善联盟 强化商业区治安
民主党急推SB 1381以救Prop47 李少敏:请紧急否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