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诉江、610再曝光和中共反腐新局

人气 23

【大纪元2015年06月07日讯】(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诉江案在全国风起云涌。

萧茗:各位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自从康师傅出锅以后,中共打大老虎的势头看似有所放缓。然而细看上周大陆新闻的标题,不难从中捋出一些不同寻常的讯息。一方面中纪委宣称反腐在布一个更大的局,要深入到田间地头。另一方面,610的官员又高调落马,甚至主任的位置都后继无人,而更引人注目的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再次在国内遭到多人起诉,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这些事情之间有没有内在的联系?在表面的风平浪静之下中共政局是否正在酝酿着下一轮惊涛骇浪?这一期世事关心,我们一起来探讨。

5月22日开始,广东阳江市纪委网站《漠海扬清》的滚动头条出现了这样一条醒目的字样《阳江市610办公室副主任罗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这条消息只有短短一句话,却被官媒新华网、中新网以及多个门户网站高调报导。

这是“610办公室”,这个很多中国人未必熟悉的头衔,又一次毫无遮拦的出现在新闻标题中。

2013年12月20日,原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落马,官方通告罕见的抛出其“610”办公室主任的身份。“610办公室”的全称——“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第一次作为不光彩的名衔出现在官媒中。据“大纪元”爆料内部消息,李东生落马的直接原因,是8天前欧洲议会通过紧急决议,谴责中共从主要是法轮功学员的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现任高层为留后路要迅速拿出相应对策。知情者透露,原本安排在2014年落马的李东生因此被提前抛出。

第二次610露面是2014年9月30日,山东莱芜市610办公室副主任韩克锋被“双开”。大陆媒体罕见的在标题中直接嵌入“610办公室”这一头衔,并且它被原封不动的广为转载,这一标题被网路大V誉为“年度最震撼新闻标题”。

8个月之后,5月22日610第三次登上媒体,“阳江市610办公室副主任罗健接受组织调查”

而三天之后,大陆媒体又报:任“610”办公室主任的中纪委副书记的刘金国不再担任“610”办公室主任这一职务。虽然这次610露脸不是因为什么丑事,但是,这则新闻透露的信息却十分耐人寻味。首先,原因是,刘金国除了610办公室主任,还兼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纪委书记的职务。他卸任所有这些职务之后,公安部的一整套职务都后继有人,唯独“610”办公室主任一职到这里戛然而止。

萧茗:610办公室主任的空缺没人填补,这是官方释放的某种信号吗?新唐人记者早些时候就此事采访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先生。让我们一起来听一下。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现在的事情,是个很微妙的时期,这个610由合法,走向非法,是这么个转折的关头,中共对法轮功的政策,这么在改变的过程当中。实际上是共产党跟镇压法轮功这个机构一种切割,那么下一步,当然是要处理一些问题了,这个机构做的坏事,将来会得到清算,法轮功将来会得到平反。”

萧茗:对于对610办公室的历史不太了解的观众来说,可能不太理解610办公室为什么现在成了中共当局手中一块烫手的山芋,以至于似乎想把它冷冻起来。610办公室到底是个什么机构呢?它和中共的其它机构有什么不同呢?这要从16年前开始说起……

1999年6月7日,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召开一次政治局特别会议,在所有常委都反对的情况下,一意孤行下令镇压法轮功。6月10日中共成立了“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其常设办事机构叫“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610”办公室,随后几个月,其分支机构在中国全面成立,并建立了和中共政法委紧密联系的指挥系统结构。据维基百科介绍,610组织的设置,并没有经过立法程序,官方也没有条例正式介绍其职能。它是中共中央的直属机构,但是,一个机构两个牌子,据自由亚洲电台专栏报导指出,所谓“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就是原本的“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在必要时打出“国务院”或者“国家”招牌。但实际上610成立后,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三任国务院总理,都从未在中央610办公室的正副专职负责人的任免令上签字。办公室主任的任命,直到最近,都是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政法委所为。

美国国会报告指610办公室是听令中共中央的一个“法外机构”。中国律师高智晟对610的描述也印证了这个称谓。高律师称其是: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可以操纵,调控一切政权资源,“行使”着这个星球上人类有国家文明以来,作为国家从不能拥有的权力。西方媒体把这一机构比作二战时期纳粹的“盖世太保”。

萧茗:虽然最近610官员的消息比较引人注目,但是纵观中共整体的反腐战局,却比前一段时间平静。就在外界揣测中纪委的相对沉默是不是预示着反腐势头减弱的时候,人民网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

“不局限于一城一地中央反腐正在布更大的局”,这篇文章直接引述中纪委官网的文章《上下联动,全国一盘棋》的质问,反腐“只靠中央抓,那能抓得过来吗?”文章说:“经过两年多强力“打虎”的有效震慑之后,目前反腐已经到了深入“田间地头””。这里的“田间地头”,指的是中央对省级纪委书记进行密集“换血”:在2015年里,已有6名省纪委书记进行了调整,而十八大后到2014年底仅有8人调整。

萧茗:中纪委的这个新举措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和原因呢?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的看法。

资深评论员文昭:“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用自己信得过的人,避免在执行层面遇到懈怠和抵制的情况。党政系统的人员是彼此流动、互调的,必然在一个地方和某个系统内会形成人际关系网路。懈怠和抵制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反腐打击面扩大,使得各种在地化的利益网路受到更广泛触及,从而执行层面的效率下降。二是打击的深度和重点发生变化,原来所依赖的执行力量,现在也可能受到牵连、触及,从而抵制。现在这两方面情况都有,社科院法治蓝皮书的说法,2014年平均每天有500名公职人员被查;检察机关说今年一季度有近万人涉贪被查。两个数字口径有些差异,但是看起来总体反贪的规模上没有达到大幅增长的程度,所以我觉得应该是打击重点有所调整,比如今年查国企、以及近期610系统的人事变化在媒体上也很抢眼。因为610的身份比较敏感,按中共的习惯有问题都要低调处理,这次高调拿出来晒,可能是表示风向有所变化。”

萧茗:悉数习近平一系列反腐行动中落马的官员,从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苏荣、徐才厚到周永康,从大老虎到小苍蝇,没有一个不涉及迫害法轮功的。有人说:“腐败的官员不一定迫害法轮功,但是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一定腐败,而且是大腐败。”这种说法有没有依据呢?

2005年,前天津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第一次以内部人士身份,掀开了610办公室的一角。他将公安局610办公室的经济收入大致归为以下几个类别。其中办公经费的数字,天津市局每年25万;北京上海700万左右;公安部26局在千万元以上。

这个价码一直在水涨船高。以明慧网上搜集整理的大连的情况为例:
二零零五年,大连地区把举报和抓捕发真相材料的法轮功学员的奖金升至万元以上。

二零零六年,开发区“610”为被选为大连市迫害法轮功先进典型,联合各社区采取各种手段持续对法轮功学员骚扰、绑架。因为如果评选合格,六一零和各社区参与人员可分得一万元的奖金。

二零一零年,每绑架并送劳教一名法轮功学员,“六一零”给甘井子区革镇堡派出所二万元奖金,其中“眼线”可获一千元。

二零一一年,瓦房店市负责“世纪家园”附近六个小区的其中一位保安称,如果小区内没有发现真相资料,他们将获得奖金三十万,如果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可得奖金二万。

萧茗:那麽迫害法轮功和堕落为贪官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再听一下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的看法。

萧茗:“这些官员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获得了中共给的经济利益,以中共的标准来看这并不是贪污。但是他们最后都因为贪污落马。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都变成了贪官?”

时事评论员横河:“在中国权利和金钱总是联系在一起的。而610办公室在过去的十几年当中,它拥有了一个超出法律之外的、也超出了同等部门的更大的权利,因此它贪腐的可能性就更大,这是一点。另外一点,就是权利到了不能监督的时候,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610办公室因为在政治上是过去十几年,特别是江泽民统治期间和他垂帘听政期间,是中共最重要的一个政策,那么在这个政策上,就上了保险了,只要在这条线上的就上了保险了。尽管你贪污腐败被爆光、被揭露了,都会有人保着,这就是中共的政治政权,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系统的人会更肆无忌惮,因为他觉得上了保险了。再有这个制度的本身也有很多值得贪污的地方。迫害法轮功它的经费是不封顶的,迫害法轮功主要的610负责人,在经手这么多金钱的情况下,而且不封顶不查账,他不利用这个机会贪污捞一把是不可能的,这些人在这个系统里面,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个系统要的、打击的是好人,奖恶惩善在这个系统里体现的是最赤裸裸的。他们觉得在这个系统里是打击好人鼓励贪腐,他们认为他们的贪腐永远也不会被查,所以种种因素加在一起,使得迫害法轮功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贪官,而且是大贪官。”

萧茗:“你刚才讲他们这个系统是打击好人,鼓励贪腐,那你觉得,他们现在纷纷落马,甚至进了监狱,这是老百姓说的遭了报应了吗?”

时事评论员横河:“这个当然是有直接的关系的。一般的善恶有报有时看的还不是那么清楚,但是这些人是看的很清楚的。原因就是他们的权利来自于对法轮功的迫害,610的权利就是迫害法轮功,从这里的来的。正因为他们有了权利才有了贪腐的机会,也有了贪腐的本钱。现在这个贪腐的本钱显然不在了,也就是610办公室很明显不能成为他们的护身符了,不能保护他们了。在这种情况下要清算他们,即使以贪腐的名义清算,其根源仍然是迫害法轮功的权利。这一点是各种报应当中,最直接的善恶有报。他的权利是打击好人、打击良善得到的,最后他倒下的根源就是做了这个坏事,如果这样还不善恶有报,那就真的没有报应了。”

萧茗:如果说中共的贪官,尤其是迫害法轮功的贪官现在大多数还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希望自己成为漏网之鱼的话,那麽,他们中有一个人绝对是例外的。他从不期待自己会成为漏网之鱼。他之前最坏的打算可能是鱼死网破,但是,现实可能已经让他依稀看到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未来。这个人就是——江泽民。

在过去十几年中,在国际上,江泽民已经被法轮功学员提起刑事控告或民事起诉。包括欧洲6国(比利时、西班牙、德国、希腊、荷兰、瑞典)、美洲6国(美国、加拿大、玻利维亚、智利、阿根廷、秘鲁)。亚洲两个国家和地区(台湾、香港、日本、韩国)、以及大洋洲2国(澳大利亚、纽西兰)。而在更多地国家和地区,许多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被法轮功学员刑事控告或民事起诉。

在中国大陆,近期又掀起了一阵诉江潮。据明慧网报导,2015年5月23日,来自湖南岳阳的孙平华,把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通过EMS寄往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在过去几个星期,还有不少像孙平华这样的法轮功学员出现,他们是甘肃金昌市民符玲文、湖北襄阳的张兆森、江苏教育学院原局级官员朱鹤飞、山东高级软体工程师邹德用的妻子、以及河北的5位法轮功学员。

不仅是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的民众签名按手印支持起诉江泽民。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这个事情,应该是一种民意的表现吧。因为实际上江泽民是很不得人心的,你像这个镇压法轮功是,他一些作为使人心丧尽,这就说明清算他这个问题,是有这个广大的群众支持的,不是孤立的所谓的上层的权力斗争,如果真要是能这样处理,这是伸张正义,会得到人民的好评,也会得到世界的好评。”

更值得注意的是,诉江在中国大陆今非昔比。2000年中国大陆第一个对江泽民等人提起诉讼的法轮功学员朱柯明、王杰,在诉状递交两周后便被捕。王杰于2001年受尽酷刑后被迫害致死,朱柯明被秘密判刑五年后被关押在天津茶淀监狱。而2015年同样是在中国大陆起诉江泽民,孙平华收到的是最高法院的EMS快递回执。

萧茗:15年前在中国大陆诉江的人遭到的待遇是牢狱,酷刑,倾家荡产。但是15年后,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听一下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的看法。

时事评论员横河:“这种变化从两个角度,一个是从人事方面、系统方面,另外一个就是从政治方面。从人事、系统方面来看,最近这两年的反腐打击目标,受到最沉重打击的就是江派迫害法轮功的这批人。从王立军、到薄熙来、到周永康,其中还有李东昇这样比较小一点的,那么真正在这个系统最核心的人物,基本上都倒了。这件事是这样的,没有参与的人,还有很多人对这种迫害是不满意的。除了因为江泽民在这个位置,保证这个系统能够运作下去,因此别人不敢说话,才导致了好像所有的人都参与了,其实大部分人对这种迫害是不积极的,或是有抵制的,当这个系统最核心人物倒台以后,这个系统再自动运作下去就有一定的困难了。所以从形式来说的话,不管是反贪、反腐的动机是什么,它所起到的实质效果确实让江派迫害法轮功的那批人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因此形式显然就有很大的变化。对于新的领导层来说,他们并不背有这样的包袱。他跟系统里面的人不一样。迫害系统的人,天生就背负着这个包袱,在新的领导层里也许没有背这个包袱,因此对这种迫害就不会有像2000年起诉时那样直接的打击,这种情况我们看到没有发生。国际形式其实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从国内、国际上几个角度来看的话,今天的起诉所面临的环境和十几年前是完全不一样的。”

萧茗:“这些人起诉了江泽民,没被抓起来,而且高等法院还给了回复。你觉得这说明江泽民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

时事评论员横河:“他的处境是——他再着急也没有用了。因为只要他有一点能力,他想保住的一定是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这是他唯一的政治遗产。如果别人要否定他的话,就否定这一条,就把他全否定掉了。如果现在他还有一点能力的话,就会全力以赴的阻止对他的起诉,我认为目前他保自己的力量都不够了,所以他想阻止被起诉的事情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萧茗:从中纪委决定“深入田间地头”,为反腐布一个更大的局,到610名衔再现大陆媒体,但主任一职似乎后继无人,再到大陆重新现诉江案件。这些现象之间是什么关系,反腐运动中的所谓老虎和苍蝇现在都处于什么状态,来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的分析。

萧茗:“您觉得打虎和拍苍蝇这两者的进展之间是怎么样一种关系?”

资深评论员文昭:“所谓反腐斗争的关键战场和主要目标,当然是在中央政治局之内,打老虎是他们的最主要目标。高层的突破才代表着局势有所转变。但是打击中下层的部分官员也有很务实的目的,和高层打老虎有连带互动的关系。一是从中下层挖线索、收集证据,为把高层后台拉下马做铺垫;二是剪除对手羽翼,免得对方在社会上制造麻烦掣肘,就是对高层的目标起到孤立作用,形成一个墙倒众人推的氛围。如果高层斗争推进得比较快,拍苍蝇占用的精力就可以少些,如果高层阻力大、影响大些,拍苍蝇就要做得轰轰烈烈一些、扎实些。当前一些地方610系统的人事变动被高调拿出来晒,有可能是为高层的进一步动作做铺垫。”

萧茗:当初出于对利益的贪婪,腐败官员们将法轮功学员置于随时面临被抓捕的恐怖之中。如今,他们正因为当初的那份贪婪,在中共反腐的大潮中惶惶不可终日。这似乎正应验了中国那句老话:“善恶终有报”如今这些随着大老虎一同落马的苍蝇们,或许是时候考虑一下,当初是如何走上了这条道路,而如今又该如何选择。这期节目到此,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转自《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张嘉宜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疑云罩三峡 大坝安全吗?
中共出白皮书 美方反击 到底谁“出尔反尔”
美中女主播电视辩论 谁能更胜一筹?
应对美国禁令 华为真“准备好了”?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美日峰会瞄准中共 或签秘密协议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拍案惊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抛弃李嘉诚?
【新闻看点】818莫须有结案 港人自由花相撑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唐浩视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启动香港文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