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历史之宫——贡比涅城堡(七)

文/亦凡

人气 114

【大纪元2015年08月17日讯】贡比涅城堡(Château de Compiègne)除了是一所皇家宫殿,还因为它是法国国家马车与汽车博物馆(Le musée national de la voiture et du tourisme)的所在而闻名,馆内珍藏有一些相当罕见的从18世纪至20世纪的马车、机动车和自行车,以及与交通工具相关的珍贵资料。从而提供了一个人类交通发展历史全景的展示,特别突出是对从马拉车到汽车的过渡过程的表现,以及对起源于欧洲和其它大陆的运载工具的展览。

对马车历史遗产的抢救

在19世纪末期,整个欧洲社会和当时的交通工业界的代表们都强烈感受到了,在短短的一个世纪间交通工具所经历的极速演变,从沉重的驿车到绰号“不高兴”、时速100公里的电车。水蒸汽的运用带来了铁路的开发,以前只有少有富人才能拥有的四轮马车(Carrosse)渐渐通过出租马车(Fiacre)而大众化,新发现的石油燃料和电力更带来了革新性的变化,以机械拉力代替了动物拉力。


面对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快速变革,一种担忧随之产生:难道那些几乎被遗忘的、缺乏维修甚或面临消亡的17、18世纪的马力拉车会就此消失吗?这种忧虑令许多人开始了对旧式车具力所能及的收藏,这些热情的旧车爱好者们会在法国或国际展览会的时候献出自己的宝贝供大众欣赏这些工业遗产。

世博催生马车博物馆

事实上,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设立的“世界博览会”强调了技术变化在工业发展中的重要性,而且渐渐地在每次世博会上都会安排车辆相关的展览。在1900年巴黎举办的世博会上,组织了最为壮观的车辆回顾展。当时,车辆行家们表示需要创建一家博物馆,一个可靠的参观地点让人们可以研究车辆和鞍具,保存过去的知识。

1907年,法国旅游车俱乐部(Touring club de France)的主席雷昂.奥舍尔(L□on Auscher),在格勒诺布尔国际展会上提出建立这样一所博物馆,讲述从马具初期到机动车的萌芽的与行驶技术相关的历史。因此,工业美术学院将贡比涅城堡的几间厨房“暂时”借给这家崭新的博物馆。博物馆于1927年开放。

独一无二的一套珍藏

当时,许多专家参加了策划工作和博物馆的建立,包括威登(Vuitton)和爱玛仕(Hermès),他们在展览中结合了对于遗产的维护和面向大众的教育。最初的珍藏里包含私人的捐献和博物馆的购买,除了车辆、马具和配件,还有丰富的资料和画集。

当时的展览面积远远不够接收这许多展品,所以很快决定了征辟城堡的一个内院配上玻璃篷顶来使用,这样面积就增加了一倍,如今这间玻璃的大厅已经不对一般大众开放,游客们只能在外观赏不能入内。里面存放了一批极其珍贵的收藏,而且还在不停地接收新的展品,从而形成一份独一无二的系列珍藏。

这套收藏品涵盖了所有的陆地行动模式:从人力、马力、机械、蒸汽、电力到化石燃料等等,在欧洲也少有博物馆能与它媲美,算上车辆、配件、马具、服装、模型、刻画,一共有大约4500件展品。光是车辆就包括有52架抬轿和雪橇、75辆马车、32辆机动车和数架自行车。

先进的维修程序

对这些车辆的维修程序,博物馆一直在改进。如今,在方法上已经放弃了局限性维修(哪件展品需要维修就修哪件),而是整体规划以便有计划地进行并能保证跟踪。在执行方面,彻底的修复行动,如由特殊培训小组完全修复外漆或皮件,已经大部分被放弃,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保持政策,优先保护展品的完整性,首先实行加固行动。车辆既然由不同的材料组成,那么皮件、木件、马具都分别由各方面的外来专家分开处理。

拿破仑坐过的“柏林马车”

在所有的收藏中,有不少杰出的展品。“柏林马车”(Berline)是一架四轮、四门的篷盖马车。它比普通的四轮马车更为轻盈灵活,主要特点就是前轴和后轴之间由两根车辕连接着,而不是一条中心梁,从而,即使有一只轮子破碎了,车身也不会因此而翻倒,所以更加安全。另外,由于配有18世纪开始普及的金属弹簧悬挂装置,它也更为舒适。因此,这类马车也被当时显贵高官所钟爱,他们还把这种车型装饰得富丽堂皇出席正式典礼。

马车博物馆里珍藏的这座华丽的“柏林马车”是由博洛尼亚参议员卡普拉拉(Caprara)订做的,于1789年完工,车身有7面玻璃,内座由蓝色丝绸缝制,外有毛罗•干多尔菲(Mauro Gandolfi,1764-1834,意大利画家和雕刻家)的油画,展现了希腊神话传说:右侧是伊菲吉妮娅(Iphig□nie,是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的长女,当全希腊的国王与英雄决定进攻特洛伊后,阿伽门农触犯狩猎女神而使海船无法启航,被迫献祭长女以平息女神的愤怒)的故事,左侧是关于海伦的事迹。

传说拿破仑一世在1796年6月攻入博洛尼亚(Bologne,意大利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拥有世界最古老的大学博洛尼亚大学,也是艾米利亚-罗马涅的首府)时,就是乘坐着这辆马车进的城。

拿破仑三世皇太子的小马车

另外一辆很出名的“面对面的敞蓬四轮马车”——也就是配备了两个相对座椅的敞篷车,是在1859年赠送给拿破仑三世的儿子及继承人的,当时皇太子已经三岁了,这辆车可以由山羊或小马来拉。

这是一辆装饰豪华的轿车,车上占主导地位的颜色是第二帝国的绿色、红色和金色。车身的外面装饰有皇太子的徽章;内部的座椅覆盖着奶白色的缎子,并配有珊瑚色的钮扣;在车子顶部配上了绿色塔夫绸的窗帘和金色的绦带;最后,车子前面装饰着法兰西第二帝国的标志——雄鹰。

从而,这辆敞蓬四轮马车成为两种传统的一部分:一方面,它是盛大庆祝活动的官方车队和皇室礼仪用车辆;另一方面,它是为帝国的皇室子女保留的缩减版的奢华车型。这方面,它直接受到1812年拿破仑一世为儿子罗马王所设的礼仪用马车的启发。

不过,这辆车并不是因第二帝国委托订单而制,它是一份由在皇家马厩任职的车辆修造工匠乔治.埃尔勒(Georges Ehrler)奉献的礼物,他也将自己的名字签署在其所造的这一杰作的轮毂上。

因此,即使这辆马车可能很少使用,因为据说皇太子在4岁的时候已经学会了骑小马,它作为传统的权力展示的一部分,并因其体现的现代承包商人的“广告”手法,而铭刻在了第二帝国的历史之中。

责任编辑:德龙

相关新闻
法国艺术与历史之宫——贡比涅城堡(一)
法国艺术与历史之宫——贡比涅城堡(二)
法国艺术与历史之宫——贡比涅城堡(三)
法国艺术与历史之宫——贡比涅城堡(四)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为何放过马化腾?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新闻看点】习加紧造神 高官知中共内情急退党
【财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资巨头纷纷撤离中国
【唐浩视界】透视五大内幕 G7欧盟热挺台湾
【时事军事】远程精确打击导弹 点中共死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