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台湾交响乐团团长刘玄咏。(陈霆/大纪元)

国立台湾交响乐团长赞神韵:非常了不起

2016年10月01日 | 10:17 AM

【大纪元2016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台湾台中记者站报导)“神韵的表演,非常了不起。”“神韵中西合璧音乐,很容易打动观众的心。”国立台湾交响乐团团长刘玄咏聆赏神韵音乐后,盛赞神韵音乐家全然掌握东西方乐器的特色,让丝竹乐与交响乐齐鸣共奏,展现了悠然、柔和而深远的意境。他力荐:“如果,你没有听过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应该不要放弃这个机会!”

创立于1945年的国立台湾交响乐团,是台湾历史最悠久的交响乐团,长期以来,以扎根台湾音乐教育,推广古典音乐为职志。9月29日晚,团长刘玄咏聆赏神韵交响乐团在台中中兴堂的演出后,对于神韵音乐的创作与呈现,意领神会,欣然有感。

中西乐器合璧 展现完美创意

“中西乐器的结构不一样,基本上,这样的乐器配合在一起,是有他的困难度,但是(神韵)作曲家,却克服了这个困难。”刘玄咏说:“神韵节目很大的特色,是加入了传统的乐器,加入二胡琵琶的演奏。”

就在神韵交响乐之夜,刘玄咏惊喜体验了中西合璧音乐的完美创意,“我所听到的,因有二胡、或者琵琶,而让整个音乐非常柔和。”“我很佩服作曲家能有这样的功力,把东、西方差距那么大的乐器,克服困难后展现出特色。”他说,神韵让他体验到中西合璧的全新风貌。

“神韵交响乐,让丝竹乐跟交响乐一起合奏,很容易打动我们的心”。身为资深音乐教育家,惊艳于神韵音律之美,刘玄咏理解到,神韵成功的关键,在于作曲家对乐器的了解、掌握与创新。“作曲家很了解这些乐器,掌握其特色,并适时地展现了这些特色。”

尤其,对于丝竹乐器的掌握。刘玄咏说:“中国传统乐器的特色,在于丝竹所表达的韵味。”二胡、琵琶乐声,让他不由兴发思古幽情,“聆听神韵音乐,我好像被拉回到两百年前的世界,从现在世界突然回到以前的世界。”悠然神往间,他发现,对于传统音乐的认同感,是来自心灵深处,“它本就存在于我们的血液里。”

阿里山之歌 展现无限可能

神韵交响乐,让丝竹乐及管弦乐齐鸣共奏,又不失其传统韵味,特别是台湾民歌《高山青》。“很高兴,也很特别,新编的阿里山之歌,跟我听过的不太一样。”“不同的配器,展现了很好的特色,加入了琵琶后,它更呈现完全不一样的色彩。”刘玄咏对中西合璧的新编乐曲,充满赞佩与新奇。

“完美,感动!”第一次听到神韵编曲《高山青》,刘玄咏赞佩神韵作曲家的原创能量,“只要作曲家有创意,就可以透过不同的乐器,不同传统的色彩,展现出不同的风貌,展现无限的可能。”“今天我所听到的,确实很悠然,很深远,也很感动!”他推崇,神韵作曲家的功力一流,并对此确信不疑。

指挥家功力深厚 带领乐团精湛演出

身为神韵交响乐团灵魂人物,指挥家米兰・纳切夫带领乐团精湛演出,展现了绝佳的统合能力,也让刘玄咏推崇备至。他说:“指挥家最重要的事情,是必须有很好的基础,指挥拍子的基础。”“而纳切夫,无疑是功力深厚的指挥家,他会用自己的想法,把所有音乐融会贯通,完全消化在自己的脑海里。”

“做为一个指挥家,指挥技术非常重;不该有的多余的动作,他都没有,非常干净。”“对拍子,对音乐的处理,快慢事件的掌握,他也客观而不滥情。”拥有丰富指挥经验的刘玄咏,大赞纳切夫深厚功力,并如数家珍。“特别对于整个乐曲的诠释,对他来讲,非常容易。”

刘玄咏说:“整个乐曲的诠释,对纳切夫来讲,是非常容易的。”不过,“每一个小提琴独奏家对于音乐,都有他自己的想法;每一位声乐家对于歌唱,也有其独特的呼吸气口。”刘玄咏说,对指挥家来讲,紧跟小提琴的独奏,或配合着歌唱家的节奏,都是指挥功力的重大考验。然而,从纳切夫的节拍精准、指挥若定,他给予高度赞美,“非常有经验,表现得非常好!”

神韵音乐了不起 期待明年赏新曲

“神韵的演出,非常了不起,很高兴能跟所有朋友一起分享。”刘玄咏称扬,“神韵提供年轻人一个很好的舞台,看到这么多年轻人,表现出敬业,以及对音乐的热爱,让我很感动。”他并衷心推荐,“期待没有听过神韵交响乐团演出的朋友,应该不要放弃这个机会!”

感动感佩之余,刘玄咏并充满期待,“我可以听到,神韵有这样的企图心;我也很期待,我能听到(神韵浩然的展现)。”他表示,“中国的(音乐)素材,可以让人沉淀下来,就像中国文章的起承转合,有故事性戏剧,就会更多张力。”刘玄咏期待,“明年可以听到更多不同面向作曲家的作品。”

责任编辑:田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