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侨委会举办海内外华文媒体座谈会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新唐人记者王洋联合报导)10月11日下午,来自多个国家的华文媒体人士与台湾当地的一些媒体同行举行了座谈,就传统媒体如何应对新媒体挑战和如何在市场上夺得商机提升竞争力等共同关心的议题进行交流。

联合新闻网:以网络为重心 没有截稿概念

应台湾侨委会邀请、包括大纪元、新唐人在内的来自7个国家18位华文媒体人士组成的参访团,与台湾联合新闻网总编辑张立、资深媒体人杨宪宏、《民报》总主笔刘志聪、新头壳副总编辑刘桂兰进行座谈,座谈会由侨委会副委员长田秋堇主持。

就网路崛起,传统媒体如何因应新媒体兴起的时代挑战,联合新闻网总编辑张立介绍,他们就是联合报系于1999年为此成立的网站。当时网络媒体兴起但还不是那么强,报纸因网站的新闻上得快而导致购买量下降。但随网络使用越来越多,特别是网络速度从3G跳到4G后,手机上网非常方便,彻底打破了传统媒体,因此他们再成立了新媒体,开始加速将新闻重心移到网路。

2016年海外媒体人士参访团与台湾当地媒体进行座谈会,并由侨委会副委员长田秋堇主持座谈会。(倪尔森/新唐人)
2016年海外媒体人士参访团与台湾当地媒体进行座谈会,并由侨委会副委员长田秋堇主持座谈会。(倪尔森/新唐人)
台湾联合新闻网总编辑张立在媒体座谈会上演讲。(倪尔森/新唐人)
台湾联合新闻网总编辑张立在媒体座谈会上演讲。(倪尔森/新唐人)

他还表示,所有的记者也以网络为中心,现在已经没有截稿的概念,新闻出的时候就是截稿时。但部门间有冲突,因网路已成发展方向,只有不断调整。

资深媒体人:未来的媒体主要依靠云端与手机

台湾资深媒体人杨宪宏在座谈会上发言。(倪尔森/新唐人)
台湾资深媒体人杨宪宏在座谈会上发言。(倪尔森/新唐人)

资深媒体人杨宪宏介绍,经过4年周游各电视台做节目研究媒体后,现在他成立了一个公司“智慧行动传播”(Smart Mobile Broadcast,简称SMB)。他认为未来的媒体主要依靠云端与手机,而手机能忍受的秒数是1秒,超过3秒这个生意就不用做了。

同时,他表示,未来也将是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成为一个媒体。最重要的依然是内容,而要想致胜,需要引入大编辑台及大数据等新观念,未来编辑的角色将蜕变为一个Curator,带领一个小团队,把纷繁复杂的情报进行收集整理分析,然后以讲故事的方式把它呈现出来。

《民报》主笔:做好自己最亮眼的民主自由人权话题

《民报》总主笔刘志聪表示,当年的百万大报,现在降为二三十万,传统媒体受到很大震荡,主要原因是网络新闻发展,很多人可以免费看新闻,不会再花钱购买报纸。现在纸媒通过转型跟数位结合起来,台湾媒体通过网站处理当下的新闻,来增加它的影响力,通过多角化多经营,带动收益。

《民报》总主笔刘志聪在媒体座谈会上演讲。(倪尔森/新唐人)
《民报》总主笔刘志聪在媒体座谈会上演讲。(倪尔森/新唐人)

他认为,《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可以通过向网络订户收费获得相当收入,“而华文媒体新闻在网络上收费基本上做不到,目前在台湾还没有看到一家是纯网络的能够达到收支平衡。因此在台湾,有媒体通过增加报费来解决目前困境,以内容取胜。而网络媒体本身还没有创造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

他在座谈会上谈到中共为扩大外宣,免费提供内容给海外华文媒体时说:“免费提供内容给海外华文媒体,或提供实质性协助版面编辑编排,甚至财力上的支持。而中联办在香港,请客送礼没有上限,甚至大老板请到中国去当政协委员,或者给一笔特殊的基金,这样对香港媒体的收买,会让新闻自由面临很大的一个挑战,失去公平。”

面对这种情况,台湾怎么办?刘志聪认为,台湾应以自己最亮眼民主自由、人权话题,以及目前正在进行的改革,这些内容做得好,其实是国际性的大事,具备被媒体的关注报导的潜力。在改革方面不断去努力与强化。

新头壳副总编:积极发展公民记者

新头壳是于2009年7月才诞生的新媒体,完全依靠网路而没有实体。走小而美的坚实发展路线。副总编辑刘桂兰分享,为补充记者数量的不足,她们积极发展公民记者,并给他们提供一定的培训,并在网站上设立专门的平台与他们本身的新闻进行区分,一旦公民记者的新闻被采纳直接放他们的新闻网上,就会给公民记者一定的费用。

为解决财政来源,她们也曾尝试网上收费看新闻,但不久即宣告失败。随后,她们尝试通过举办活动,经营实体社群的方式获得一部分收入。作为编辑,她感到在新媒体时代,她常处于一种高压状态,一个是因为技术的日新月异需要不断学习,另一个是因为新闻的生命周期大大缩短,网路一发表,5分钟后点阅量不高就要考虑重新下标题。

资讯量爆炸时代如何确保信息准确

随后海外华文媒体参访团成员也分享办报经验,有的成员提到网上消息和公民记者如何能确保资讯正确问题,也就是怎么能达到传统媒体的信誉度问题。

2016年海外华文媒体与台湾媒体举行座谈,座谈会一角。(倪尔森/新唐人)
2016年海外华文媒体与台湾媒体举行座谈,座谈会一角。(倪尔森/新唐人)

刘志聪认为,网上自媒体发达后,大家都是公民记者,资讯量爆炸,但是它是未经查证的,假的消息也很多,对媒体工作者是很大挑战。“我希望将来公民记者和专业记者两者可以互取所长,现在一些媒体记者也是从网络来取材,但是要经过过滤,在资讯这么杂乱的时代,资讯被选择有一个专业训练的重要性,新闻的可性度、查证、能够让对方有一个公平发言的机会等这样一些基本价值要有,否则乱成一团,无从判决。”

对两者怎么取得平衡,他希望怎么样试着公民记者能从专业记者从中学到一些经验,媒体记者也能从公民记者中吸收到养分,对此媒体工作者也是有责任的。

他以台湾太阳花学运为例,当时对台湾媒体是一个革命,这当中有互相学习、互补的地方,否则的话,无所适从。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