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湘子十二度韩愈(6)吕洞宾再试韩湘子

作者:杜若
font print 人气: 17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韩湘子过了鬼判一关,连走几日都平安无事。这一日,远远望见前面有一座高山。

湘子上到山上,往山的深处攀登而去。但是走了许多的路,连个人影也没看到,更不知他的师父住在哪座山头上。韩湘左顾右盼,见脚下早已经没有了去路,不觉心里一阵焦躁,他仰天叫道:“师父!韩湘今日走到这个去处,还是见不到师父一面,是不是韩湘道念不坚,师父不肯来接引我?我韩湘修道的念头除死方休。”

刚说完,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笛声,定睛一看,一个骑着青牛的牧童正在树丛中吹笛呢。韩湘就求牧童为他带路寻找师父。牧童让韩湘坐在青牛背上,霎时犹如雕鹗展翅一般,转眼就“飞”过了二十多里。

牧童带着韩湘来到一座洞府,钟、吕二师命道童带韩湘进来。韩湘见到两位师父,跪倒在地,拜了八拜。不料二师却说韩湘来晚了,他们已经选了别人做徒弟,这里用不着他了。湘子一听,哭着说道:“弟子背了叔婶,弃了家缘,因为不认得路,且沿途多有阻障,弟子从那万死一生中,捡得这条性命出来,故此来迟了。师父既不肯收留弟子,也是弟子前世没有种下什么善果,所以该受这般苦楚,弟子情愿撞石而死,也不会回去。”

吕洞宾见韩湘这般哀苦,就对钟师说:“韩湘道心坚固,就留他看守茅庵,也不枉他跋涉一场。”

钟、吕二师把韩湘领到一间净洁的丹房,命他看守丹灶,他们暂时回天,九日之后再来看他。二师离开后,韩湘盘膝而坐,不一会儿看到旌旗戈甲、万乘千骑遍满整座山谷。有数百人拔剑张弓逼近湘子。湘子丝毫不为所动。这些人奈何不得,含怒而去。一会儿,又出现成百上千的猛虎、毒龙、蝮蛇、恶蝎等,左盘右绕的,争着想吃他,韩湘还是不为所动,这些怪物猛兽也顷刻散去。

紧接着出现幽冥地府,鬼差抓着芦英小姐,直接摔到台阶下,对她鞭捶痛打,射砍煮烧。芦英苦不可忍,哭着求韩湘救救她。韩湘的父母韩会和郑氏也都在地府,被鬼差熔铜化铁般,百般碓捣硙磨,韩湘还是不为所动。

忽然又见吕洞宾带着一个貌美的女子,吕洞宾告诉他,送给他一个美女,好让他补益先天,修成得道。此人说得天花乱坠,但韩湘不为幻境所迷,对着假的吕洞宾大声呵斥道:“你是何方阴怪?敢假装我师父的形象来说这些邪门歪道,蛊惑人心!”韩湘的一声呵叱,犹如雷震天庭,炮响空谷,钟、吕二师从空中而降,顷刻间就不见了那个假的吕师和美人。二师喜道:“屡试韩湘,他终不为幻情所动,道心可嘉,坚如金石。”@#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万古神传修仙道,九度文公古今晓。 隔代同室道不同,人道神道相距遥。 为救文公出仕途,韩湘九度方入道。 可见世人度之艰,湘子慈悲真不少。
  • 话说凌霄宝殿前有一个左卷帘大将冲和子,因在蟠桃会上和云阳子醉夺蟠桃,失手打碎了硫璃玉盏,冲犯元始天尊圣驾,玉帝大怒,把冲和子、云阳子二人贬到人间。其中,冲和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县韩家,即韩愈;云阳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县林家,即林圭。而时正值大唐年间。
  • 韩会为韩湘的事整日忧愁,以致抑郁成疾,不治身亡。
  • 数月之后,韩愈进京会试,高登金榜,朝廷派他担任四川监察御使,不到两年,又升为刑部侍郎。韩愈把窦氏、韩湘、芦英接到长安居住。
  • 湘子不再理睬他门,独自思忖:叔父严谨,终究会误了我的修行大事。看来三十六计,只有走为上策。湘子等到仆人沉睡,打着精神挨到二更天,来到窦氏、卢英房外,悄悄拜辞,就此离家修道去了。
  • 韩湘的修行念头如金如石,一丝一毫也没有受到迷惑。当晚星月无光,韩湘只听得风声泣树,水响潺潺,伥鬼高呼,山魈后应,他一口气强跑了二三里。
  • 清代杭州的唐家,长子才娶媳妇没几年,长媳郭氏却突然生病了,还病得不轻;自从生病以来,已经延请当地的大夫医治多次了,药也吃了不少,但都罔石无效。不久前才一刻也闲不下来的勤快媳妇,现在竟仅存一点气息,病奄奄地躺在床上,家人看着只能干着急。
  • 北宋时期,有一少年放牧时遇到一位老者。老者赐予他食物和药丸,从此少年不思人间烟火。瘟疫流行,老者所赐药丸,犹如豌豆大小,却能用之不竭,救人无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