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国务卿热门人选罗拉巴克之上

专访美议员罗拉巴克:美国应如何领导世界

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议员档案照。(李莎/大纪元)

人气: 27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7日讯】(新唐人记者萧茗采访报导)美国国会众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可能成为川普国务卿人选中的“黑马”。他在接受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专访中谈及了对美国在世界的角色,美国未来的道路,以及美中关系的看法。

作为里根总统当年的“文胆”,罗拉巴克对重塑美国的辉煌有独到见解,他说:“美国应该站在制高点上,如果需要,甚至孤军奋战,确保我们可以给这个世界上的好人以帮助,帮助他们反抗世界的邪恶。”

罗拉巴克在国会工作将近30年,14次连任,在众议院435名议员中排前24名。但是他始终没有担任过国会一线职位。他至今不能去中国,也没有任何特殊利益支持。有人说他是美国的“反共议员”,他笑称“没有比我更亲中的议员了”,他说他爱中国人民。

以下是罗拉巴克接受新唐人专访实录第一部分。

记者:罗拉巴克议员,非常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罗拉巴克:其实接受采访是我和人交谈的一种方式,不然我没那么多机会和人交谈,所以我要谢谢你。

记者:我的第一个问题是,美利坚合众国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们称其为“自由世界”的领袖。但是不同届的美国政府,对这种角色有不同的解读。像是奥巴马政府,更多的是和国际社会合作,“从后面领导”。所以我的问题是,您本人怎么看待美国在这个世界的角色?

罗拉巴克:首先,在所有代表原则和自由的国家中,在所有为广大普通人和他们的生活谋求积极的未来的国家中,美国应该是表率。我们不应该和黑帮与独裁者站在一起,尤其是其它国家的黑帮与独裁者压迫和杀害他们的人民的时候,我们不应该保持沉默。所以美国应该是什么样的角色?是的,奥巴马想要“从后面领导”,想使美国成为国际组织的一员。不,美国应该站在制高点上,如果需要,甚至孤军奋战,确保我们可以给这个世界上的好人以帮助,帮助他们反抗世界的邪恶。

记者:您说美国仍然应该做表率。您认为美国仍然应该起领导作用吗?如果是,美国应该如何起领导作用?

罗拉巴克:我们应该设立衡量其它国家的政府对人民的做法的可接受的标准。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推翻某个政府。很不幸的是世界上有太多的人想要美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进行干预。但是我们必须做的是,我们应该确保我们可以伸出援手,可以提供支援,虽然我们不一定派出真正的军队去做当地人民应该做的事情。

比如伊朗、中国或是其它地方的人们在遭受政权的压迫时,我们不能派出军队去直接为他们做什么,但是我们要确保那里的人民和那里的独裁者们能明白,我们美国人民和争取社会自由和和平的人在一起。很简单的,当那些压迫政权向我们的政府寻求某种许可和某些形式的接受时,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要确保,如果我们会见比如中国的领导人,或是伊朗的领导人时,会议结束后,世界应该知道,我们在会议中向他们提出了人权问题。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中国。我记得在您的一次演讲中,您说美国的大公司再不能代表美国的根本价值。很可能也就是这些公司主导了和中国的接触政策。几十年后,中国并没有变得更自由或是更民主。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中国,使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中国反过来开始影响美国,可能是用一种坏的方式。我的问题是您认为为什么和中国接触的政策失败了?

罗拉巴克:我们得确保美国的大公司不再把自己包装成代表美国人民利益的形象。我们的大公司和运营这些大公司的老板们,代表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我们得确保当他们投资到外国,尤其是独裁的外国时,美国政府不会给他们提供保护。他们投资海外,导致很多本国人失业。他们通过在中国和其它地方的权贵资本主义合作赚钱。

我们要确保让全世界知道,这些并不真正反映美国人民的本质。这些反映的是这些生意人的特殊利益。他们背叛本国的劳工,跑到中国投资,获取了利益,却让中国的一小撮人获得权利,让中国人民受更多压迫,也让很多美国人失业。

记者:因为您为人权多次发声。在您看来,为什么中国人权和美国的国家利益相关?

罗拉巴克:在世界一些地方,因为确实存在混乱和迷惘,人权不是头等重要的。比如一些地区还在和激进的伊斯兰群体作战,有压迫,有斗争,有杀戮。你不能用那一刻的人权状况做判断。但是在那些国家,人们的长期目标是什么呢?是建立一个更自由的社会,人们拥有信仰自由吗?是建立一个更民主,更开放的社会,让民众可以批评政府,有自由接受或拒绝某些政策吗?如果他们的长期目标是这样,即便暂时在混乱中有对人权的侵犯,我们也可以理解。

但是比如在中国,发生着大规模的人权侵犯,只是为了维护一小撮权贵资本主义精英的利益。他们和美国的权贵精英做着交易。为什么制止这些发生的努力是我们利益的一部分呢?为什么我们要帮助全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而不是只帮助那些和美国权贵精英做交易的一小撮中国权贵精英呢?因为我们知道,一个民主的社会,与其它国家制造争端,对它国提出非分要求的事情,发生的概率远比独裁政权的低。

如果是独裁政权,比如中国,当权者极有可能做出因为领土主权争夺而导致战争的事情。或者比如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并向世界宣称,没人可以踏入这片水域一步,因为这不是一座岛,这是中国的。民主国家不太可能做出那种带有威胁、挑衅的举动,从而引发战争。(这种和平)是我们的利益。

但与此同时,我们知道,如果你对我们是那样做的,那对你自己的人民呢?如果北京的独裁政权做出的事会引发与其它国家的战争,杀害其它国家的人,我们就知道他们杀害自己人民时根本会不加思索。所以见到不同国家能有更多的民主政府掌权,从这种意义上说,这关系到我们的利益。但同时这也是正义之举。我本人是信神的,按照道义行事。我认为(信神)让事情变得更好。

记者:谈到中美关系,这可能是未来几十年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因此当您看两国之间的关系时,您认为这个关系的实质是关乎贸易和经济,还是关乎国家安全?

罗拉巴克:我认为我们需要把国家安全和经济分离,因为过去40年中与中国的交涉,我们建立的经济体系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但是这些财富掌控在极小一部分人手中,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政府在全世界行贿,到处去买矿产资源,诸如此类的做法,但国内人民仍在受苦、生活在贫困中,没有医疗保险,没有教育,没有现代社会应有的福利,这些都是因为在中国有极小部分人专权,我们不能站在这些人一边,应站在更多普通的人的一方,因为如果这些普通的人,过着相对富足的生活,他们不会想发动一场战争,不太可能对其它国家提出过分的要求。北京政权对外的侵害和对本国人的侵害如出一辙。#(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12-07 9: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