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刚刚被绑架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自述

北京女会计师:我为什么不能回家

口述:苑雯女士 整理:子正

人气 4133

【大纪元2016年02月04日讯】按语:2016年1月13日中午,北京顺义区高丽营发生一起大规模绑架法轮功修炼者事件,十几个警察动用多辆警车、将高丽营附近一个公司围住,从公司后院绑架了五个人,其中有一位女士叫苑雯。

苑雯,六十岁,北京人,原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的会计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公职,曾被判劳动教养二次。其丈夫原是中日合资公司的工程师,因修炼被单位开除公职;其女儿圆圆,十九岁就与父母一起被劳教,不得不中断学业;其妹妹苑霜,被劳教过两次,现也流离失所。

十四年来,苑雯没有任何生活来源,没有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任何社会保障,这次被抓捕前长期在京流离失所,是什么原因使她有家不能回?

目前苑雯被关押在北京市昌平分局看守所,下面是她半年前的口述,由子正整理。

我就说我这人啊,对政治不是那么敏感,什么这个那个的,我也不爱参与那些事儿,就是有个桌子,有个账本让我算就行了,没有多复杂的思想。

文革抄家,是让你自己抄自己的家,破“四旧”,立“四新”嘛……过去我们家就是那种特别典型的四合院,满屋子“四旧”老家具……家具的木头啊,镜框啊,根本锯不断,就那硬木头嘛,小时候我拿那个摁钉儿都摁不进去,用小刀划都没有印儿,就那么好的家具,祖传的……卖家具的时候啊,都当作普通的家具卖了,连一把椅子的钱都没卖回来,我爷爷当时三天没吃饭……还有字画啊,全撕了,不允许卖,全撕了,都自己绞了,都撕了……现在回忆起来,有一个四扇屏,还有春夏秋冬的画儿,还有什么刺绣的小鸟儿啊……撕……全都自己撕,红卫兵看着我们家拿剪子绞……

到最后,那红卫兵还到处找,前前后后的找,盆呀碗呀的都找,后来发现了一个养鱼的缸……故宫琉璃瓦的那种黄,那样的形状,我家装煤球用来着,结果他们就把这缸给砸了,装煤球也不行!当时我就在边上看他们砸,我九岁……我们家一个这么高的袋子,金银啊,老太太那个什么玉啊,翠啊,真的就这么大袋子的东西,都没了……不知道哪儿去了……我们家的大门把儿,铜的,没了……过去那方砖,电影儿里才有的那种大方砖,都没了,不知道哪儿去了,过去那种大门挡什么的,包括那门口的石头狮子,没有了,谁让你们家有钱,谁让你们家有房了?……这不能养那不能养的,连个小猫都不能养……

六四的时候,我听见过枪响啊,那才是真真的枪,电影儿里的全是假的,真的火药味儿。有人从城里给抬过来,从安贞桥抬过去,那是六月四号吧。然后呢,我记得,六月五号吧,开枪的第二天,因为我们家离安贞桥近嘛,我,我妈,我妹妹,带着我的孩子,还有我妹妹的孩子出去看热闹,就从我们家西边儿往东,迷彩车上三个人,就开着机关枪……我妈他们街坊有一个哭着回来,他有一个同事,腿被枪给打折了……听说死了很多人……

即使有过这些经历,我就说我这人啊,对政治也不是那么敏感,什么这个那个的,我也不爱参与那些事儿,就是有个桌子,有个账本让我算就行了,没有多复杂的思想,那时我就是那样的。

我十五岁得了肾炎,尿血,差一点儿就是尿毒症,没命了。一到春天准尿血,出去接一壶水去,回来可能就尿血了……后来孩子一岁多能走路了,跑着跑着,如果摔个跟头,我都不能把她弄起来,为什么?把她弄起来,我就站不起来了,腰腿不能打弯儿,我蹲不下去啊,就那样的,活不起了似的……特痛苦,真的特痛苦,坐在我们家窗户那儿,真的就想跳楼!自己的孩子都管不了,活什么劲啊!

把头发烧了,烧糊了之后分成堆儿当药引子,这是人家告诉我的偏方,吃那个补血,我两大辫子,长到屁股蛋儿那儿,都给绞了当药引子!最后头发都吃完了,也不管事儿,还喝大铜钥匙煮的水,大铜瓢煮的水,不管事儿,后来说什么吃花生米加白糖,一小碗儿一小碗儿的蒸,吃得白胖的,也不管事儿。

那时候我真是发誓哎,我说这辈子谁让我腰腿、脖子要好了,能转弯儿,肩膀不疼了,我给他磕头啊!

单位那种尔虞我诈的人际关系,我也受不了,你说让我学不吃亏占便宜,我心里过意不去,你真的吃亏吧,他认为你傻。怎么就没有好人走的路呢?一个朋友给我一本《转法轮》,一翻书,我就看到了一句话:“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哎呦,我心里别提多敞亮了,我可是找到走正道的依据了,白纸黑字,我找到依据了!这么着我就炼法轮功了。那是九六年四月十八号,我记得可清楚了,特兴奋呐,就是觉得我可找到了正道了。

炼功不长的时间,突然有一天,我能弯腰了,坐下站起都行,哪也不疼了,腰腿什么的都好了啊,我泪流泉涌,一高兴就跳了起来了啊!

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的苑雯女士。(明慧网)
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的苑雯女士。(明慧网)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号,下午三点钟,电视放了那个诬蔑师父、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我是在一同修家看的,可是啊,当时我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了,为什么听不见了?我不相信哪!我真的一点儿都不相信。我看那中央电视台就这么撒谎,就这么骗人!因为咱是身心受益者,我是有亲身经历的。中央电视台一句真话都没有!怎么能这么撒谎,这么骗人啊!我真的就不相信,我一点儿都不相信,所以当时就听不见了,我太震惊了。

后来我就决定:要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我要让世人知道法轮功好。只因有这个想法,只因我坚持了“真、善、忍”的信仰,十几年来,经常我就是有家不能回。

“回家就给你们送洗脑班!”

2001年6月,街道办事处610、派出所居委会等十几个人,就把我给绑架到“北京法制培训中心”,洗脑。当时我还在单位上班呢,出来后,我们单位继续监视我,我只好离家出走,后来被开除了公职。

我丈夫原来是松下制品有限公司的工程师,也炼法轮功,在单位全体党员大会上,因为坚持修炼,就给开除了党籍,之后,也是逼得没办法,被迫离开单位。

当时街道找我们,派出所也找,单位也找我们,要我们必须放弃修炼,我说我这身体咋好的?谁不炼我也得炼呀,但他们说,不和法轮功划清界限就关押你们!不把法轮功的书上交就抄家!我们不能待家里让他们抓呀,不能让他们把书抄走啊,于是就在外面租了房子,他们找不着我们,就找孩子,当时孩子刚考上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学校系主任、老师都找她,让她说出我们在哪里,孩子害怕,就出来找我们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家三口在一块儿啊。二零零一年的十二月三十一号,我买了肉,买了点心,买了水果,第二天就过新年了啊。哪里想到,傍晚五点多钟我们被警察跟踪到出租房,所有的法轮功书籍给抄走,连近万元的现金也被抄走了。

孩子后来和我们一起被判了劳教,她不肯说法轮功不好……后来管教告诉我,你们家孩子就想上学,就想上学。……刚刚十九岁,上大学还不到三个月……最后还是被学校开除了。

看守所的日子?挨着天儿过呗,过一天是一天呗,就心疼孩子。

我知道她在哪个房间……铁门一响,就想着孩子……是不是给拉出去了,警察问不出我什么,是不是会折磨孩子啊,资料哪儿来的?你爸你妈跟谁接触啊?问她呗……老这么想……也许不是那么回事儿……但自己就老这么想,撕心裂肺的痛。

吃窝头,喝带泥的菜汤,汤里有几片菜叶……女儿后来和我说,妈妈,拘留所的花生米可好吃了。我心想,搁家,花生米你都不吃,咸了淡了的,现在可好……真的不一样……以前我们家哪有没有肉的时候啊,吃一块儿,我也得给她做一锅啊,买鱼买肉,全都买最好的,说这个带鱼十几二十块,连看都不看,就得买最好的……小里脊肉,最嫩的那块儿肉……孩子身体本来就弱。

几十个人晚上挤在大通板上,只能侧身,“立板儿”睡,如果上一次厕所回来,就没有地方躺了……女儿跟我隔了三四个门……

一个月后,一副手铐子,一个环儿铐着我,一个环儿铐着我女儿,我们一块儿给关进了女子劳教所,他爸爸给关进了团河劳教所,我们都被判了一年半。

“让你近在咫尺照顾不了她”

我和女儿给送到二楼,搁在一个队里。我对警察说,我是她妈妈,给我们俩放一块儿吧,女儿也想跟我在一块儿。一个小警察,长得也挺好看的一小姑娘,穿着一身黑警服,可能也就比我女儿大两三岁吧,她上前说了一句:你知道吗,要让你近在咫尺照顾不了她。

然后我们就给分开了,我上三楼,孩子在二楼。

每天包筷子,第一天是八千双,第二天就要包出一万。二楼干什么活儿?我跟别人打听,二楼也包筷子。

有一次我们三楼完成任务就睡觉了,听见二楼还在干呢,已经到十点半了,哎呦,那心里头,真是七上八下的,真的是……我说我干两个人的活儿也行啊,我每天包两万双,不要让孩子干那活儿……真是那种心情……后来就慢慢的放淡了,放淡以后,过几天,心又起来了,担心……放淡了,心又起来了。

过年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我把警察给叫过来了,我说我不知道我女儿在下边儿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说我想见见她。警察说:那不可能。

叩哧叩哧的织毛衣,织手套。

刚去的时候,那个检查身体的大夫说,你这么大年龄,眼睛怎么还这么好啊?我说我是炼功炼的,我的视力分别是一点二零、一点零。

有一天出去,正好碰见我女儿那一队,我就找孩子的脸,衣服都是一样的嘛,找到了,结果看到孩子脸是肿的,脑袋也是肿的。这孩子挨打了?我心里就那么想着,特别难受。回来我就问我们队里的人,你刚才看见我女儿吗?她说看见了啊,我说她是不是挨打了啊?怎么脸是肿的,嘴也是肿的?她说,没有啊,她还跟你笑呢。后来我问,真的没有?别骗我。她说真的没有。我问了另外一个人,她说真的没有。那时我才发现眼睛不行了,看远处的东西就模糊,而且重影儿。怎么看什么都不清楚啊?警察就带我去医院,检查,结果我的两个眼睛全是零点六,织毛衣织的,不到一年!

我觉得劳教所里的空气都是苦的,每天的空气都是苦的。

加班加到晚上十点钟以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六点就开始织,赶任务时,四点就起来织,一天要织出一大片儿来呀,都是外贸活儿,毛衣、围巾、手套,劳教所挣钱啊……还给小动物、小宠物织,织狗的毛衣……都是出口的……我们挣劳务费……一个月有几块钱……

必须认罪,必须反省,否则就洗脑,站着,体罚,不让睡觉,白天黑天都不让睡……也不让洗漱……也不让吃饱……冲墙站着,就觉得好像是灵魂要离开身体似的,就跟那个意识不清楚似的,那墙忽闪忽闪儿的,就跟那沙子一样,那衣服裤子全是景,看什么都能看出图案来……困得往地上摔,啪啪的……往地上,……腿肿得一按一个坑,穿不上鞋了,我都没有感觉了,腿木了……

饭前必须唱《同一首歌》,唱“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 我们手拉手啊想说的太多……”谁愿意唱啊,谁都不愿意唱。我觉得劳教所里的空气都是苦的,每天的空气都是苦的,真的要是没有师父,没有法,我真活不过来,但是我们必须张嘴唱:“……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我后来问女儿:你觉得劳教所苦吗?她说不苦呀。我说,听人说你在那里面可没少受罪,她说没有啊,我说睡觉你觉得冷吗?她说不冷啊,但是有一点,早上起来的时候,人家穿袜子,我脱袜子。我说,为什么呀?女儿说:因为我脚冷,我穿两双袜子睡觉,早上人家穿一双袜子,我得脱一双……

我那女儿娇生惯养,我婆家就这么一闺女,我娘家也就这么一闺女,那跟宝贝儿样的,哪儿受这种……

女儿小名叫圆圆,过生日时,同一屋的有个孩子,比她大点儿,她给我女儿画了一张画儿,画个小孩儿放着个风筝,那个风筝上写的是“早回家”。怎么给她送过去啊?我就找警察,我说,麻烦您点儿事儿,她说什么事儿啊,我说把这张画儿给我女儿送过去行吗?她有点儿为难。我说有什么为难呀?你看着上面什么都没有,我盼她早回家,她盼我早回家,写了一个“早回家”,还有一句就是“祝圆圆生日快乐”,有什么呀!她说请示一下大队长吧,后来她告诉我,那张画儿给送到了。

我跟我女儿是同一天出来的,还有她爸爸,……我们三人一块儿出来的。当时出来那天,哎呦,我们三个人还不能待一块儿,出来那天正好闹非典……正好非典,回来的时候,怕我们传染,隔离……

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这十几年我们没过过团圆年。

他们开会的日子经常就是抓人的日子,三月十七号,零七年,两会期间。我们街坊也炼功,她曾问我要过几个护身符,有几个老太太到她家去,听说是被人举报了。警察找我,我们家呢,还真有护身符,图案一样。结果因为一对护身符,我又被判了两年半……每天还是遭受警察与劳教人员的辱骂,还是强迫写放弃法轮功修炼的保证……

回来后,没有生活来源呀,我去麦当劳打工,搞卫生,擦地,擦厕所,原来我做办公室的会计,现在是保洁员。

二零一三年正月初五,我到亲戚家拜年,还没有进亲戚家门,就被警察电话跟踪到了亲戚家,说我前一天把法轮功的真相贴在了派出所门口(我确实没有去),三个警察把我按倒在地,其中一个警察骑在我身上,强行给我戴手铐,我奋力反抗,在家人帮助下我走脱了,至今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

从前年到现在,我一次家都没回过,也一直没见过我妈妈。我跟我妈家离得挺近的,以前每周四,我去给她洗澡,剪头发呀,收拾呀。这下儿我出来了,能不惦记着吗,这一到礼拜四,我就想起来了……我妈洗澡都洗不了了,有时候,站那儿都哆嗦……我妹妹也流离失所不能回家,警察也要抓她……以前,我们这一大家子都一起过年,从一九九九年,这十几年没过团圆年。不是我不在家,就是妹妹不在家。好不容易我们全家仨人回来了,我妹妹又进去了,好不容易妹妹回来了吧,我又进去了。少了人,谁也不爱提,谁也不爱说,怕我妈伤心,聊这个,聊那个的,聊些不相干的呗,吃顿饭就走,怕说一句出格的话,戳着谁的心窝子了……没那气氛……

这么多年,所有的家人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恐惧担忧中,如果哪次电话打不通,那种提心吊胆啊,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是很难体会到的。

在大街上见见面儿,就够幸福的

幸福?我们家仨个还甭说团聚,在大街上见见面儿,就够幸福的,真的,还不说在家团聚。

我和我丈夫有时通过信箱联系,然后在外面见,我没有电话,怕监控。每次见面,他都给我带早点,面包,中间劈开,搁一个鸡蛋,洒点儿酱油什么的,然后就是一纸盒的牛奶。每次都这样……在哪儿吃?马路上啊,或者找个小饭店啊,不太花钱的地方呗……他老问,你还有钱吗?

我们家那位原来不会做饭,现在他说:我做饭快着呢,一天给孩子炒俩菜。孩子跟我见面,我说你爸挺棒的,给你炒俩菜。孩子说,对呀,给我炒俩菜,土豆豆芽菜,粉丝豆芽菜;土豆丝,土豆块儿,这叫两个菜。

他跟我说,被罩破了。我说你回去量量。怎么量啊?量长的,再量宽的,长多少,宽多少,你量好了,然后到做被罩那儿,咱们做一个去。要说在家,这算个什么事儿啊,搁我手里头,蹬吧蹬吧,匝吧匝吧不就做一个吗?……操心!惦记着,真惦记着……

想回家就回家?那哪儿行啊,万一回家,他们给抓走呢?在家炼?我是想在家炼,在家炼也不行啊,偷偷摸摸的?

前一段时间我办事从家门口经过,我就戴上帽子、口罩,害怕碰见熟人,又想看看家,看看那楼也好。没啥变化……

是啊,有的时候,会有很寂寞啊,今年过年,我丈夫和女儿在家里,我一个人在外面,不能回家。一个人走在马路上,谁也不认识,家家户户都亮着灯,看着很暖和啊,家家都做好吃的。走着走着。天就黑了,真的寂寞啊,那种难耐的寂寞……那也得往前走啊,不能后退啊。@*#

责任编辑:苏明真

相关新闻
夏小强:举国上下都在等待宣布抓捕江泽民
明慧网:百名中共高官恶报实录(3)
黑龙江女子监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1)
劳教判刑受残忍折磨 哈尔滨女医生告江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中共救市无效 房地产信心崩溃
【新闻看点】北京疫情内部泄底 上海恐慌抢购
【菁英论坛】传攻台和连任遭质疑 习军中遇挑战
【横河观点】哈国动荡 一带一路松扣 俄趁势进入
【舞蹈三剑客】连续5场!如何撑过高强度演出
【时事军事】美国导弹防御系统被北韩导弹触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