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民珍事:张鹏翮一介不取

作者:陆真

张鹏翮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实现了自己的崇高志向,成为一代廉臣。(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2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清朝康熙年间,有一位任官数十载一直公正节俭的人,康熙皇帝称赞他“一介不取,天下廉吏无出其右者。”他就是著名的廉臣张鹏翮(读何)。

张鹏翮(1649–1725),字运青,四川遂宁人,自幼聪颖过人,并且怀有崇高的志向。一次他读《陆宣公奏议》,慨然叹曰:“伊尹一介不取,孔明淡泊明志,先圣后圣,其揆一也(他们的道理都是一样的)。”他决心向历史上的廉臣学习,注重名节,为国家建功立业。康熙九年(1670),张鹏翮中进士,选为庶起士,时年21岁。

张鹏翮步入仕途后,在康熙、雍正两朝,历任刑部主事、刑部尚书、兵部尚书、江南江西总督、吏部尚书、河道总督、武英殿大学士等职。他不论在朝堂做官,还是在地方任职,都做到了为官清廉。他从不受属官一钱,从不取民间一物。在当时社会,一些重要的职位往往被视为可以捞钱的“肥缺”,而那些贪图个人利益者往往把目光放在肥缺上。张鹏翮一生之中,曾在三个重要的肥缺上任职,然而他却真正做到了“一介不取(一个小钱也不要)”。

清朝初年,科场考试沿袭明代恶习,营私舞弊现象相当严重。作为负责一省学校科举事务的学政之职,则被人们视为肥缺。清初的一些科场案,往往与学政受贿是分不开的。康熙皇帝深知科场中的陋习,决定刹此歪风。考虑到江南问题最为严重,只有“择第一清官,以司学政”,于是将任兵部尚书的张鹏翮“不拘常格”派往江南任学政。张鹏翮在学政任上铁面无私,“信正直行,矢慎矢公,终其任,无一幸进者。”有些纨绔子弟拿着京师权贵们写的推荐函,想拜见张鹏翮走后门,但慑于他的正气,终“踯躅逡巡,不投而去”。按照旧例凡呈学政报册时,都必须交些“部科费”,即所谓手续费。但是张鹏翮做到了一文不取。他离任后,江南士子怀念他的亢直、廉洁,“每言及,欷虚流涕(每次谈到他,都感动得流泪,泣不成声)”。

河道官,也历来被视为捞钱的肥缺。清代每年用于河工的款项极大,但往往收效甚微。其原因主要在于一些河道官偷工减料,克扣公款中饱私囊,以至河工屡修屡坏。张鹏翮自康熙三十九年(1700)至四十七年(1708)任河道总督。他把全部精力放在对黄、淮、运河的综合治理上,取得了重大成就,受到了康熙帝的高度赞扬。在此过程中,他对治河经费一再精打细算,努力为国家节约开支。几年中,他组织的几项工程耗资数百万,而他却从“不以一钱利己,故其下属吏员,亦感激输忱,乐为之用。”由于张鹏翮以身作则,因此属员也都能廉洁奉公,终于保证了工程的顺利进行。当时有人称赞说:“昔之帑,肥于人;今之帑,肥于地。”

康熙五十二年(1713),张鹏翮以政绩显着,情操严谨,被任为吏部尚书。在清代,吏部居六部之首。凡全国官吏的任免、考课、升降、调动等事务,均归吏部负责。吏部尚书一职可谓大肥缺,然而张鹏翮却不以此为谋求私利的资本。他为了对付有人来说情、请托,特意在府邸的厅堂上,树了一尊关帝塑像,当有人来请托时,他便指指关帝塑像,使来人望而生畏。他利用人们敬畏神灵的心理,藉以打消登门的请托者的邪念妄想,取得了明显效果。这种做法,实在是绝妙高招!

正是:人在做,神在看,正大光明是好汉,歪门邪道快消散!

【附言】
在社会上,清官与贪官所处的环境往往是一样的。但是,由于他们对各自的要求不同,结果也就大不一样。除了一些公开贪赃枉法的官吏外,大多数贪官总会找些借口以掩饰自己的不廉洁行为。而清官则相反,他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严于律己。张鹏翮为官几十载,一直是公正节俭,不妄取一文,因而受到百姓和皇帝的赞赏。

张鹏翮的所作所为,明白无误地告诉了后世为官者,这就叫做“身处膏腴不自肥”,康熙皇帝曾赞赏说:“从前做清官者宋文清一人,近日张某堪与匹。”正是因为张鹏翮具有他人难以企及的廉洁品格,康熙皇帝才把他放到最重要的“肥缺”任上。张鹏翮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实现了自己的崇高志向,成为一代廉臣。

值得深思的是,一些原本清廉的官员,最后禁不住财物的巨大诱惑,由廉洁逐渐蜕变成贪婪。最初他们或许只是小打小闹,尝到甜头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拾,最后愈陷愈深难以自拔,很多的官吏都毁于最初的“一念之贪”。“见理明而不妄取者”是廉者之上等。他们永远不会滑入贪欲泥淖;“尚名节而不苟取者”是廉者之中等。一般来说,也不会深陷贪念;而“畏法律保禄位者”是廉者之下等。这类人,只要稍有不慎,就会逾越鸿沟,对这类廉者而言,这道鸿沟不宽,仅一步之遥而已。@#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自古以来,喜欢珠宝的人趋之若骛,用以炫耀他们的富有。然而,历史上却偏偏有人不重视这些虚名,把钱用在贮藏粮榖上,从而致巨富。
  • 卜式给武帝上书一封,表示愿意拿出全部家产的一半,支援对匈奴的战争。百姓自动表示要出钱支援国家的战争,这事还不多见。汉武帝觉得很蹊跷,便派使者到卜式家中了解情况。
  • 韩延徽走的时候,太祖像失魂落魄了似的,连作梦都梦见韩延徽,所以韩延徽的归来,使他非常兴奋。他还赐给韩延徽一个名子叫匣列,在契丹语中,是归来的意思。还封他为鲁国公。太祖把他视为佐命的功臣。他助辽农垦,惠民播益,当时的百姓,都很感戴他!
  • 由于金世宗治世有方,使得金朝社会得到了比较好的发展。历史上有人把他称为“小尧舜”。
  • 在隋末的农民大起义中,许多英雄好汉,也纷纷起兵。反隋中有一个人姓薛名粹,是隋朝的介州(今地不详)刺史,太子少傅薛善的儿子,也随着隋朝的汉王杨谅,起兵造反,但不幸兵败被杀。薛粹还有个小儿子,也在当杀之列,但因年纪太小,被免死,送到辰州(治所在今湖南省黔阳县南),罚作官奴。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薛大鼎。薛大鼎长大了,乘战乱从岭南逃回家乡蒲州汾阳(在今山西省静乐县西)。
  • 苏轼字子瞻,自号东坡,有时也自称东坡居士。他不但是一位了不起的文学家,而且还是一位忧国忧民的“父母官”。为官期间,他总想造福于民,苏堤就是他在这方面的一个杰作。
  • 大宋名将王韶(1030年—1081年)足智多谋,战功赫赫,为国开疆拓土二千多里。他因“奇计、奇捷、奇赏”,被时人戏称为“三奇副使”。僧人佛印曾称他是“杀人不眨眼的上将军”。到了晚年,王韶因为昔日滥杀,心生悔恨。然而,欠下的业债,他将以怎样的方式来偿还?
  • 曾国藩领导湘军,位高权重,握有财政大权,却能做到不取军中一钱,寄给家用。一张盐票利息三四千两白银。曾家照章领票,可领一二百张,曾国藩严令家人不准领。林则徐奉命禁鸦片,只要他松松口,就能很轻松的得到几百万的贿赂。他们二人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