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经艰难来到加拿大 藏族兄弟不忘学医路

人气: 9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5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安省大学牙科系外国牙科医生培训名额十分有限,其中多伦多大学牙科系仅25个名额,西安大略大学医学牙科学院仅20个名额。然而,申请人却有数百名,其中有来自尼泊尔的藏族两兄弟——26岁的望都(Khamsum Wangdu)和24岁的朗杰(Kunsang Namgyal)。

《多伦多星报》最近采访了这两兄弟,兄弟俩表示,他们知道很难进加拿大大学牙科系,拿到执照也很难,但他们却总是满怀信心,相信只要努力,就不愁没出路。截至目前的过去10个月内,他们一直在学英语,为8月份的牙科学院入学考试做准备。

艰难学医之路

望都和朗杰是家里第一个上学的孩子,从小就被父母教育,无论多艰难,都要上学读书,因此学习非常刻苦。他们希望通过自身经历,激励其他藏族同胞,同时自己也有更多机会接触到外面的世界。然而,对兄弟俩来说,实现梦想的道路,却显得漫长又艰辛。

1959年中共进藏后,兄弟俩的父亲瑞秋(Kelsang Richoe)随家人一起流亡到中尼(泊尔)边境,希望时局安定下来之后,有一天能再返家园,但却未能如愿。后来,瑞秋在尼泊尔藏族难民村定居并成家立业,生下兄弟俩,但和所有尼、印藏族难民一样,瑞秋一家人一直没有身份,就连在尼出生的望都和朗杰,也没有身份。后来,瑞秋申请加拿大难民庇护,于5年前来到加拿大。去年6月,瑞秋申请家庭团聚成功,将妻子和孩子们接到了加拿大。

抵加前,兄弟俩一直在距加德满都约225公里的一个小村子成长和上完中小学。高中毕业后,兄弟俩来到加德满都学习牙科,5年学业结束时,却被告知没有尼泊尔身份就不能通过政府牙医资历考试行医。对此,兄弟俩非常沮丧,但多年的这种生活,也让他们处处尝到这种没有身份、饱受偏见和歧视的生活。望都说,不仅他们,所有在当地生活的藏族人,都饱受这种歧视。

去年春,尼泊尔遭遇地震,当时兄弟俩在加德满都,地震后几天,两人都在医院做义工,救助伤亡人员。过后不久,两人接到加拿大驻印大使馆电话说他们已经通过难民申请,即日起可赴印度取签证。在尼印边境,两人却被边境人员拦住,说他们身上只有出身证明,没有任何正式身份件,不能通关。

流亡在尼、印的藏人,无论是否在当地出生,都没有国籍,也就没有护照或旅行文件,两兄弟也不例外。被边境官员勒索钱财后,他们在附近一个放羊女孩的资助下,来到印度取到了签证。去年6月终于和母亲还有两个姐妹一起来到加拿大。

对于未来,兄弟俩同样充满信心,相信有一天肯定会考上牙医。他们说,在尼泊尔,处处都感到被歧视,但在加拿大,却完全不一样,就是在踏上加拿大机场的那一刻,感觉也完全不一样。

这一家人抵加时,还带来了家里承传多年的藏文佛经、佛像、佛器和瓷碗。◇

责任编辑:乔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