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联邦大选 联盟党组阁在望

人气 1064

【大纪元2016年07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安平雅综合报导)2016年澳洲联邦大选投票已过去一周了,新一届政府仍然无解。联盟党内阁部长8日声称可组成多数政府,鹿死谁手现在虽难有定论,分析认为联盟党组阁有望。

澳洲联邦大选目前形势

目前大选点票还在继续中,7月2日大选夜至今,澳洲联邦大选带给澳洲人的仅是等待。联盟党内阁部长Christopher Pyne于8日早上宣称:“联盟党已经赢得大选。”当时联盟党共获得73个席位,工党66席。9日上午,六个尚在争议之中的选区还有近20%的选票在点算之中。截至7月9日1:00pm,澳洲广播公司数据显示:
联盟党:73席;
工党:66席;
其它席位:5席;
未定席位:6席。

如果联盟党不能获得过半76席位,独立议员和小党派议员的支持就至关重要。周四、周五两日,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都在积极与独立议员及小党派议员碰面商议合作之事。

Katter’s Australian Party党领袖、昆士兰北部地区议员Bob Katter周四与特恩布尔会面后,表示如联盟党政府议席不足以组成多数政府,他将给予支持。维州独立议员Cathy McGowan也在8日表达了会支持联盟党的意向。

绿党已明确拒绝给予联盟党这样的支持。

不过南澳瑟诺芬合作党(Nick Xenophon Team)的Rebekha Sharkie有可能支持联盟党。

据点票趋势推测,外界认为Hindmarsh、Herbert和Flynn选区席位有可能最后回到联盟党手中。特恩布尔领导的联盟党可能获得最多77个下议院席位。

澳洲广播公司Lateline节目政治通讯员David Lipson分析,联盟党仍有希望组成多数政府,但那需要依赖好运气。本次大选并未像外界预期般出现以个人魅力著称、携大势回归的特恩布尔带领联盟党在选举中大获全胜的景象。

澳洲广播公司另一档节目Insiders的主持人、政治分析评论员Barrie Cassidy则表示,工党看起来已不可能组成政府,但联盟党是否能组成多数政府也还不能确定。本周日或许能得知联盟党是否获得76席位,但他表示,更多可能性要到下周才能见分晓。

联盟党为何如此艰难?

本次大选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坎坷不断”。

特恩布尔今年5月9日宣布解散参众两院时认为联盟党可通过大选改变参院僵持的局面,当时联盟党的一些政策接连被参院否决。自2月至6月下旬以来的多次民调显示,两党支持率几度陷入50%:50%的僵局。选战开始后,选情胶着、紧绷似成常态。大选走向到目前为止似乎都令特恩布尔步步心惊。

联盟党从上届90个议席到如今尚未过半数,失票的原因也是各方讨论的话题,最普遍的说法是联盟党被指欲改变现有的国民保健系统。

人有生老病死,国民保健系统(Medicare)是澳洲各阶层选民都关心的事情。民族电视台(SBS)大选前一份民调显示,81%选民担心国民保健系统私有化以及它的改变带来的影响。

竞选活动期间,工党花了两周时间,不谈其它,专攻联盟党将会把保健系统私有化一题,似乎非常奏效。使得特恩布尔不得不在接近大选时,公开承诺国民保健系统不会被私有化。两党关于国民保健之争对民众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

此外,放弃提高GST税率计划也是评论认为联盟党失策之举,提高GST的计划是在2014年预算案公布后开始提起的。那个预算案计划在未来十年削减800亿的医疗和教育拨款。很多政治观察家按照逻辑假设不减少拨款的唯一途径就是提高GST税率。

澳洲人未必喜欢提高GST,但是他们已经开始接受了。但之后政府没有任何预警,GST话题被消音。提高GST只是为了为医疗和教育筹款,任何增税的目的并不是发展经济。人们感到政府整个经济计划偏离方向。这时联盟党内部开始有杂音,换人之声泛起。

工党召开内部会议 促团结非庆功?

7月8日,工党在堪培拉举行会议,决定谁将成为工党的领导人。工党前党魁陆克文曾定下规矩:工党如果未赢得大选胜利,就要重新投票选出新党魁。会议的召开似乎是工党承认这次大选的落败。

一项有关支持肖顿继续担任工党党魁的动议被正式提出。这意味着在联邦大选结束后,肖顿的党魁之位已得到保障,且不会遇到任何挑战。据工党左派消息人士透露,会议的召开是为了促进工党内部的团结,并非庆祝此次大选中取得的成功。

小党派收获颇丰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导,在本周初的计票中,有四分之一的选民将第一偏好投给了工党和联盟党这两大主要政党外的小党,这样的情况还未曾有过。小党和独立议员们因此取得了历史上最高的第一偏好得票率。

在澳洲广播公司资深大选分析师Antony Green看来,独立参议员Nick Xenophon自建的瑟诺芬合作党赢得下议院席位的机会非常大。“因今年双解散中的成功能让瑟诺芬合作党在参议院处于很有力的位置,也可以说成是能让其在下议院获得更好的席位分配。”

单一民族党(One Nation)党魁Pauline Hanson,因其反移民政策以及对澳洲多元化不信任等言论引来很多争议,近年她又重返政坛。此次,Hanson已获参议院一席。她说自己无意回到白澳政策,但希望回到令澳洲变得伟大的从前的价值观,“很明显我们的国家现在没有走向正确的方向”。

大选之后,在众议院,政府将不得不应对瑟诺芬合作党的Rebekha Sharkie、独立议员Cathy McGowan、Andrew Wilkie和Bob Katter和绿党的亚当(Adam Bandt)。

在参议院,如果政府想通过一项法案,仍将面临一场战争,也就是要面对Pauline Hanson的单一民族党(One Nation Party)、瑟诺芬合作党、Derryn Hinch、Jacqui Lambie以及绿党。绿党和瑟诺芬合作党是在参众两院都有的少数党派。因此,无论哪一方获得权力,在不同的情形下,都不得不面对单一民族党、Derryn Hinch和参议员Jacqui Lambie。

大选形势造成的影响

金融服务公司澳洲安保集团(AMP)首席经济师Shane Oliver表示澳洲联邦大选结果的胶着给预算案带来了不确定性,不管最后是哪个党获胜,澳洲的AAA信用评级被下调的风险都将扩大。在这种大环境下,投资者的投资意愿会降低,这样会拖累经济的增长,使得经济预算案的发展前景暗淡,而且还可能会推动新一轮的减息。

零售业已感受到大选带来的影响。澳洲商旅的张女士表示,最近生意比较淡,澳洲人通常在大选前后会持观望态度,直到结果明朗后才考虑消费。◇#

责任编辑:尧宁

相关新闻
澳洲2016年联邦大选进入白热化
2016年澳洲联邦大选指南
2016澳洲联邦大选日 选民抱怨“选票太长”
2016年澳洲联邦大选日 华人怎么说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庆典上演讲
【深度报导】隐形之战 中共的战书
【新闻第一现场】52国与中港有引渡条约 入境可送中
【视频】武汉再被淹 郑州涌喷泉 包头现异样云
【珍言真语】杨健兴:国安法严苛 传媒风险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