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体委医生:兴奋剂是专制副产品

人气 3280

【大纪元2016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报导)在中国首都郊外的一间屋子里,杨伟东在进行一场堂吉诃德式的战斗:通过史诗般的系列视频记录了他对数百位中国精英的采访内容。

《纽约时报》报导说,在此之前,杨伟东过着传统的生活。他在清华大学教书,并经营着一家时髦咖啡厅。

但是突然之间,他的家庭遭遇飞来横祸。他的母亲薛荫娴先前担任中共国家体委(现在称国家体育总局)中国体操队的保健医生。她在九十年代公开说,拒绝给中国运动员使用兴奋剂

在2007年,就在北京奥运会前夕,官员造访她家,警告她不要谈论中国兴奋剂的事情,说这将让国家难堪。她的刚刚做完脑部手术的丈夫因此跟官员发生争执。家人说,他被官员推倒(官方说他是自己摔倒),再次摔伤头部,三个月之后去世。

杨伟东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产生一个强烈的愿望:他想知道中国是怎样陷入一个专制的政治和社会制度。“我感到社会有问题,因此决定去搞清楚为什么。”

他于是开始了一场非凡的努力,记录中国人对于他们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的思考。自从2008年3月以来,杨伟东拍摄了405名思想者、艺术家、音乐家、作家、历史学家——任何对中国未来进行认真思考的人。

香港出版商鲍朴告诉《纽约时报》:“这是对现代中国思想状态的一个调查。”杨伟东的提问都跟他家庭受到的迫害有关。他把这个作为他的项目并执著的完成。“我极度敬佩他。”

2011年,杨伟东在香港出版了六卷采访当中的第一卷《立此存照》,其中包含105份采访。

自那之后,杨伟东成为中国日益壮大的草根知识分子的一员。他们通过非官方渠道,诸如地下电影或微信等社交媒体,发表对国家事务的看法。

《立此存照》项目让杨伟东和家人受到巨大压力。他和妻子杜星本来有两套房子,但是为了支付电影摄制组的薪资,不得不卖掉它们。他们现在租了一套公寓。拮据的生活也让他们不敢生孩子。

杨伟东也定期受到特务跟踪。为了维生,杨伟东给人设计陶器,结果当局骚扰窑主,让他的生意泡汤。

去年当局禁止杨伟东和母亲赴香港旅行。杨伟东说,这是因为国际奥委会当时正在决定要不要授予北京2022冬奥会主办权,当局不希望薛荫娴再次向外媒提出兴奋剂的指控。

薛荫娴相信,中国运动员仍然在使用兴奋剂。她告诉《纽约时报》:“他们阻止我出国,说这将影响国家安全。那你说他们是不是还在用兴奋剂呢?”

的确有人这么认为。最近,其它一些举报者告诉英国《泰晤士报》,中国游泳队系统性使用兴奋剂,促使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调查。中国反兴奋剂机构后来承认,中国运动员存在跟兴奋剂有关的违规行为。

薛荫娴说,兴奋剂对于像中共和俄罗斯这样的体育机器而言是特有的。她认为,这是专制制度不可避免的副产品,因为专制制度把制造国家荣誉作为其统治合法性来源。“他们甚至不告诉运动员,只是说,这是营养补充剂。”

她对自己儿子的项目怎么看?薛荫娴说:“我告诉人们,他现在是一个探矿者。他在为中国挖掘珍宝。”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奥运前夕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关停中国实验室
俄罗斯兴奋剂黑幕被揭 纽时:举国体制所致
美国对俄罗斯兴奋剂项目展开调查
俄罗斯曝兴奋剂黑幕 反思举国体制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四川泸州6级地震 人祸还是天灾?
【新闻看点】澳洲造核艇日本划红线 习再喊备战
【财商天下】北京动战备储油 失大宗商品定价权
【秦鹏直播】多国合围成功 中共树敌策略失灵
【横河观点】美英澳联盟威慑中共|米利密电北京
【重播】美澳4部长记者会 誓言携手抗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