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习近平与李克强之间真实关系内幕

人气 228710

【大纪元2016年08月24日讯】自从中共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李克强分别接替胡锦涛、温家宝成为最高权力搭档以来,海外几家江派背景的媒体不断放风,称习李之间有矛盾、两人公开发生分歧、李克强在2016年两会上遭到习近平冷遇等等。

特别在中共北戴河会议前后,这几个江派背景的媒体,连续释放习近平与李克强关系不睦的消息,并称习近平剥夺李克强的经济大权,而在此前,则还放风称李克强威望提升与习近平争权等等。

那么,习近平与李克强之间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分歧?两人之间关系的真相是什么?这些媒体不断放风的目的又是什么?

中共是畸形政体

现代世界上有两种政体在大部分国家中实行,总统制和议会内阁制。总统制又名一元首长制,是一种共和制政体,政府首脑同时也是国家元首,负责领导行政机构,与立法和司法机构分开,形成制衡。美国是最早的总统制国家,也是目前最典型的总统制国家。

议会内阁制,立法机关与行政机关并不完全分立。议会是国家权力的中心,其政府首脑(行政首长)与国家元首(head of state)分开,其国家元首通常是仪式性职务,不享有实际的行政权,其权力一般仅限于任命议会中的多数党领袖或者多党政治联盟领袖担任政府总理。现在欧洲大部分国家都是这种政体,比如英国、德国等。政府首脑为首相或者总理。

从表面上看,中国的政体似乎是第二种的政体,国家主席没有行政权力,政府的最高首脑是国务院总理,总理是国家政务上的最高负责人。但是,实际上,中共在中国实行的并不是这样的政体。

比如,在现代西方实行民主或者宪政制度的国家,一个省或州的最高行政长官是省长和州长。但是,在中共这里不是这样。省长和市长作为名义上的最高行政长官,却要服从省委书记或者市委书记的领导。包括省委市委书记在内的中共各级“书记”,其实并不是国家的政府职务,而是中共的党内职务。中共党的支部书记发源于战争时期“支部建在连上”,是为了中共“党指挥枪”。在夺取政权后,中共把这一制度扩展渗透到社会的全部领域,因而造成了在世界正常国家和社会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荒唐和怪胎:一个省的最高官员不是省长而是省委书记,下面直到市、县、区、甚至街道莫不如此。

因此,中共的政体并不是正常国家和社会的政体,而是一个畸形的政体。

中共总理的权力有多大

中共的畸形政体决定了中共政体的权力结构,有别于正常国家和政府的权力结构体系。权力的含义和功能也发生了变化。在西方民主政体,政府官员的权力在民众的监督、法律的制约之下,用于服务于社会和民众,官员行使权力成为政府正常运作的一部分,这使得公权力行恶害民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在中共政体,官员的权力成为既得利益集团和官员谋取私利的工具,也是中共控制社会和民众工具。因此,权力成为中共内部不同集团的必争之物,也成为党内高层获得生存的基本条件。从此角度来讲,中共的历史,也是一部权力争夺史。

在中共内部,对政治资源的掌控决定着权力的大小。从信奉“枪杆子里边出政权”的角度来看,掌控军权成为高层权力稳固的要素。在“枪杆子”之后,就是中共的“笔杆子”和“刀把子”,及文宣系统和政法系统(包括特务系统),掌握了这三项权力,就等于掌握了中共的主要权力。

中共高层官员权力的大小,并不在于其表面职务大小与在政治局常委中的排名,而在于对以上三项权力的掌控,以及其背景也就是利益集团的势力大小。比如,上一届政治局常委中,周永康排名最后第九,但是周永康掌控了政法系统和部分武警部队的权力,并且有背后江泽民势力的军方支持,其实际权力比肩于排名第一的胡锦涛。再比如,这一届习近平为首的七常委,由于习近平如今军权在握,实权与排名相同;王岐山虽然排名第六,但是由于他成为协助习近平反腐打虎的操盘者,其实权可在七常委中排第二。

那么,来看看中共总理的情况,以及总理在中共内部有多大的权力。中共自从建政后到现在,共有七任总理。
第一位总理是周恩来,任期自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七六年。
第二位总理是华国锋,任期自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零年。
第三位总理是赵紫阳,任期自一九八零年至一九八八年。
第四位总理是李鹏,任期自一九八八年至一九九八年。
第五位总理是朱镕基,任期自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三年。
第六位总理是温家宝,任期自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三年。
第七位总理是李克强:二零一三年至今

在中共历史上的7位总理中,只有周恩来一人,具有军方和特务系统的权力背景,即使如此,周也不得不对毛俯首称臣。文革后的这6位总理,如果拿以上中共的三项主要权力衡量,与军方、政法、宣传系统的权力关系都不大。特别是江泽民掌权之后的两位总理朱镕基和温家宝,权力更加缩水。主要原因在于,江泽民上任之后,为了掌控权力,用放手贪腐的方法把各级官员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众多的以江泽民家族为中心的利益集团,江派的利益得失决定着中国社会和政治的走向,总理作为政府名义上的首脑,几乎完全受制于这些利益集团,任有千般豪情与能力,也无所作为。

朱镕基上任之初曾发出“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我这里准备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我自己”的豪言,结局众所周知,朱镕基最后“当众哭晕”以惨败告终。温家宝在汶川救灾期间,以总理身份而无法调动军队救援而怒摔电话。

即使是身为军委主席和总书记的胡锦涛,因为军权被江泽民亲信徐才厚和郭伯雄架空,政法系统被周永康把持,文宣系统被江派李长春把持,而造成政令不出中南海,更何况总理。

因此,中共的总理,充其量只能算是中共内部的管家,在中共内部的权力有限。

习近平和李克强

综上所述,从一般意义上来讲,中共的总理并非是中共内部主要权力的掌控者。即使总理想要发挥更大的权力作用,也必须在中共内部重要权力掌控者支持下才会实现。

那么,在习近平这一届领导班子中,习近平和李克强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是像江派背景媒体放风的“分歧巨大”吗?

李克强出身并无显赫背景,在从政过程中也没有形成其家族利益集团,更为关键的是,李克强与习近平之间完全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在政治层面,李克强不存在对习近平构成威胁的因素,所以放风李克强与习近平争权的消息,不仅不符合基本的政治常识,而且明显别有用心。

因此,在江派背景媒体不断放风习李不合的消息后,习近平阵营开始辟谣。港媒《明报》刊文称,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文章中称,对于习近平凌驾李克强权力的说法,唯一的“佐证”是《人民日报》发表过一篇权威人士就经济问题看法的文章,从该文章看,确实是对当前的一些经济政策有争议,但不能因此而下结论说习近平要将国务院的权力收归己有。显然,中共高层肯定已经注意到外界的议论,所以下令提高李克强的曝光率,用意十分明显。文章还表示,中共国务院是政府落实各项政策的法定执行机构,是不可能被凌驾或者架空的,否则无法协调各级政府和各个部门来执行政令。

7月28日,香港《经济日报》余木的评论文章表示,在政治局会议后,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相当部分内容是落实26日的政治局会议的决定,诸如部署建立法治化市场化去产能机制、推动产业升级等,这与政治局会议的决定有关。这反映习李两人的合作无间,党政关系并非如外界所揣测的步伐不一致。文章还说,虽然按照分工,李克强主管经济工作,但习近平好比一家公司的董事长,掌管发展方向和策略,而李克强则担当首席执行官角色,负责日常运作。两人位置有别,对某些事务有不同看法实不为奇。以去产能为例,政治局提出方略,国务院具体落实。仅这个课题,就可看到习李合作无间。

综上所述,在十八大之后,李克强作为作为总理主抓经济,也是习近平针对江泽民集团反腐打虎的助手,在经济领域一直在配合和助力习近平的反腐和总体规划,与王岐山形成了反腐改革的三驾马车并进,属于习近平阵营的主要力量。

那么,江派背景的媒体为何连续放风习李不和呢?

政局演进

江泽民主政时期,在海外收买和组建了大量的媒体资源。这些媒体多年来一直在不断替江派发声。这些媒体由于有江派的高层内线,可以得到一些独家的真实消息,在早些年因此获得一些“信誉”。但是,这些媒体却利用这些获得的信誉不断为江派发声,每每在政局发展的关键时刻制造保护江泽民的假消息来混淆视听,同时制造混乱以阻挠对江泽民的清算。

这些媒体新闻报导的一个特点就是,小骂大帮忙,或者舍车保帅,经常在真消息中掺沙子,但是,不论如何千变万化,最后就是来保住江泽民本人。仅举最近的一例,日前某媒体释放消息称,“江泽民的警卫由原来的一级降为二级,而且由义务兵担任,不再是职业军人担任”。文章中还称,江泽民的警卫标准降了,但是生活待遇并没有降低,特别是这两年他的身体健康不好,中央还批准为江泽民请外国专家来治病。“有关医疗专家来自北美,主要负责老江一些需要动手术的治疗问题。”

这个消息猛一看似乎对江泽民不利,警卫级别降低了,待遇降低了。但是,文章中实质释放的信息是什么呢?这其实就是向外界传递,江泽民目前安然无恙,并没有被习近平当局软禁或监视。类似这样的放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江派背景媒体放风习近平和李克强分歧的目的,就是要制造矛盾,来转移习近平当局升级打击江泽民集团的视线、以及即将对江泽民本人采用公开抓捕行动的焦点;同时起到削弱习阵营力量,搞乱政局,让江曾浑水摸鱼以逃避清算。

如今中国政局的发展,正在向最后的大结局快速演进。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俞正声为首的习近平阵营,正在对阵江派台面上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为首、幕后江泽民、曾庆红撑腰的江泽民集团。习近平阵营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习近平在稳固军权的前提下,连续出台问责江泽民集团的规章,升级打击江泽民集团的力度,并为公开抓捕江泽民铺垫造势。江泽民集团在绝境下负隅顽抗,继续利用中共的政法系统在国内加剧迫害法轮功,并在香港制造与迫害法轮功相关的事件,来捆绑习近平当局。随着事态发展,习近平当局最终在法轮功问题上与江泽民集团的最后摊牌不可避免。

江派背景的这些媒体,不断释放假消息来保护江泽民,显然是按照中国俗语中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原则在行事,但是,在这正邪交战的历史性时刻,代表邪恶的江泽民集团的覆灭不可避免。拿了魔鬼的钱财,不仅无法为魔鬼消灾,反而会被魔鬼所吞噬。#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国政局最新态势 江泽民身陷十面埋伏
再添新兵 习近平“清华军”进驻江苏
习近平用问责制收拾前几任留下的烂摊子
传江泽民缺席北戴河会议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