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贪官扶贫雁过拔毛 连1.45元都不放过

据陆媒文章披露,中国城镇贫困人口数量不断上升,根本症结是政府长期实行假“低保”政策。“低保腐败”导致中国的城镇贫困人口中至少有一半处于无低保状态。(视频截图)
人气: 44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中共实行假“低保”政策一直遭到舆论诟病。近日据网传视频披露,山东省某村庄的村民收到县里发放的千元(人民币,下同)扶贫款,当上级官员走后却被村官收回800元。另外,湖南某镇财政所副所长“雁过拔毛”的贪腐程度令人震惊,在两年内冒领2万余户农户的补贴金,最少的一笔竟为1.45元。

村民千元扶贫款被村官收回八百 官方否认

大陆网民“临沂微资讯”1月16日发微博消息称,1月14日临沂费县新庄镇有村民反映,村干部跟随县领导到村里给困难户发放一千块的扶贫款,但是等县领导走了以后,村干部来到村民家要回800块,村民就得了200块的扶贫款,引起多位村民的不满。

微博发布的视频显示,四户村民都表示确实有这一情况。其中一村民称村干部以他家不贫困,房子比较好为由,要走了800块钱,只留下200块。

网帖配发的2分09秒视频显示,视频中有4位村民反映此事。“那时候,村干部领着上门,上门扶贫发了1000块钱红包。给过来以后政府领导走了,村干部就来说你这个钱,拿出来800,留200就行了。这个钱要平均地花,就要回去了。”一村民说。

不过,据澎湃新闻引述费县新庄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回应称,“没有发放过扶贫款。”

尽管官方对此否认,但据报导,临沂市当局去年曾向山东省官方夸下海口:“2018年全市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据称,山东省临沂市目前共有贫困户25.5万户、44.2万人。

自2014年起,中共宣传部门要求大力宣传“精准扶贫”后,官媒陆续高调展示各地区的“脱贫成果”。

记者发现,有关扶贫的报导不仅在山东官媒上频频出现,就是在其他省市以及中央级媒体上也是个热闹非凡的词汇。从官方报导来看,穷困了几十年的农民们似乎一夜之间“脱贫致富”了。

“雁过拔毛”式腐败 官员冒领两万农户补贴金

据财经网1月16日报导,湖南益阳桃江县桃花江镇财政所副所长陈刚,为了将农户补贴资金放入自己的口袋,可谓是挖空心思,想尽千方百计。

陈刚在财政部门已工作16年,他利用工作便利,对下发农户的补贴资金金额“稍作修改”。为了不引起注意,他在每笔补贴资金中扣除的数额少,但扣除的笔数多、户数多。

从2014年4月至2015年12月止,分7批13项共“拔毛”61,629笔,冒领21,994户农户的各项补贴。21个月时间内陈刚共计“拔毛”77万余元,平均每笔12.5元,最少的一笔为1.45元。

陈刚每次“拔毛”的户数和金额也不一样,比如在2014年补贴中“拔毛”155户共计1,552.5元,平均每户“拔毛”10.02元;而在2015年补贴中,陈刚共修改21,779户补贴资金的数据,克扣资金120,180元,平均每户“拔毛”5.52元。

中共扶贫曝荒唐事 贫困户成官方“道具”

2016年年末,大陆媒体曝光了湖北省扶贫项目中的不少荒唐事。

据报导,在武汉市黄陂区蔡店街赵店村朱邵煜夫妇心目中,“精准扶贫”给他们留下最深的印象是照了一次相。扶贫官员说,拍个照就能证明来过了。拍完照后,他们就走了。

汉南区邓南街新沟村的王礼富老人是通过电话,才知道自己是“精准扶贫”户的。官员说,有什么事就打电话。过年之后,老人因患脑瘤做了开颅手术,手术费13万多元,不仅花光积蓄还欠了债。但是,这名扶贫官员只打了个电话,连人都没来过。

调查发现,有的扶贫官员是“走读”,根本没有驻村“帮扶”,有的长达10个月都没露面。

武汉市江夏区舒安乡何桥村的易学火老人82岁,患有严重风湿病。被列入“精准扶贫户”以后,扶贫工作队给他安排养鸡项目。4个月后,由于老人缺乏养殖技术,送来的鸡苗全部死亡,老人为此还倒贴了几百元。

2016年8月,陆媒还报导了江苏省泗阳县曾发放了一批“扶贫羊”,2年后却被村民曝光“到现在我们都没见到一根羊毛”。经调查,“扶贫羊”被当地官员截留私分了。

大陆微信公号“跪射俑”去年10月发文披露,陕西省一贫困户已去世8年,但他的粮食直补款却被官员一直冒领,直到该官员卸职后才被曝光。

在甘肃省下辖43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的康乐县,去年8月曾发生一起震惊社会的人伦惨案,一名年轻的母亲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该女子的丈夫在料理完妻儿后事之后,再次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

事发后,大陆资深媒体人郭睿在网上发表文章,作者在杨改兰生活的阿姑山村实地走访调查发现,低保名额分给了该村村书记的亲哥哥和侄子等人。

中共假“低保”政策

《南方都市报》此前曾在一篇社论《贫困人口长期上升,政府责任尤须强调》中说,中国城镇贫困人口数量自20世纪90年代后不断上升,虽然其表面原因是“物价的不断上涨、社会保障措施的不力、房价的频频攀升、就业形势的严峻、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使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陷入相对贫困之中”,但根本症结却是政府长期实行假“低保”政策。

文章披露,政府不是按照城镇贫困人口的实际数量发放“低保”,而是根据上面下达的指标和“关系”亲疏才有。这一“低保腐败”导致中国的城镇贫困人口中起码有一半处于无低保状态。#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1-18 6: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