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人街真的面临消亡吗?

卑诗省唐人街上了去年加拿大国家财产信托基金(NTC)年度10大濒危地点(Endangered Places)榜单。(加通社)

人气: 10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7年0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编译报导)亚裔美国人法律保护与教育基金会(AALDEF,又称亚美援助处)2013年报告曾警告,波士顿、费城和纽约等美国各大城市唐人街,因高档化规划加速,日益濒临消失状态。加拿大各大城市唐人街,命运也好不到哪去。

北美唐人街命运堪忧

国家邮报报导,卡尔加里市议会最近暂定批准唐人街中心一幢27层高楼项目,遭到唐人街华裔居民反对,认为该项目会影响唐人街小商家生意。与此同时,多伦多唐人街城区高档化改造也在持续推进,东区唐人街也因越来越多其他族裔居民涌入,迫使许多华人商家节节退至郊区。

全加各城市中,温哥华唐人街变化却是最迅速最深刻的,甚至上了今年加拿大国家财产信托基金(NTC)年度10大濒危地点(Endangered Places)榜单。NTC警告,温哥华唐人街位于市商业区,紧临市中心东侧,一直处于持续开发之中,市府如不加紧控制开发速度,想办法保存当地小商家,唐人街独有特色就会消失。

在唐人街规划方面,市府规划部门和当地活动人士面临众多难题,如:如何在吸引新商家和年轻人同时保留唐人街历史特色?唐人街是否继续主要为工薪移民阶层服务?是否要求新入住商家必须带华人特色?如要求,如何避免被人指责搞种族歧视?

批评人士担心,任由目前势态发展下去,唐人街有可能走向迪斯尼化,徒有其表,再无半点历史特色遗留或一定华裔移民人口支撑。卑诗大学历史学华裔教授余亨利(Henry Yu)说,政府不制定保留唐人街非物质文化特色方面的政策,唐人街就会消失。就像华盛顿特区唐人街目前命运一样,完全被Hooters等西式商家占领。

发展和变化

19世纪末太平洋铁路完工后,大量华人铁路工人分散全加各地,开便利店、中餐馆、洗衣店和做房屋分租生意,形成北美华人聚居区,人称唐人街。这些唐人街,为后来的华裔新移民提供中转站。早期的北美华人,多为单身男子,一些华人帮派组织,在唐人街从事高利贷、纠纷调解、邮递和遗体返乡等生意和服务。

二战后,对华移民政策开放,加拿大唐人街经历翻天覆地变化,其他族裔不再认为唐人街是堕落邪恶之地,开始大量涌入。中餐馆和洗衣店大量涌现,北美人开始品尝到什么是糖醋肉和炒杂碎。唐人街,也开始大量出现在好莱坞电影和电视节目背景中。

发展的同时也伴随着挑战。1960年代汽车日益普及,温哥华市府打算修条高速,但会占去唐人街大块区域,当地华裔居民联合起来抗议反对。与此同时,卡尔加里唐人街居民也因市府提出的高速路贯穿唐人街作同样抗争。1950年代,多伦多最早唐人街,也因新市政厅大楼和市政广场修建不得不让路另迁它处。

1970至1980年代,温哥华香港移民大量涌入,大量迎合香港移民口味的新兴商家涌现,其中一些很快逐步向外扩张,开启了华人商家向唐人街老区外甚至是更广阔郊区的扩张时代。

卑诗列治文山大统华超市54岁华人客户Simon Ho说,温哥华老唐人街已经老了,商家发展不快,列治文山的唐人街才是最大的。像这类郊区华人聚居区,迅速在北美各地复制,如洛杉矶城东的San Gabriel谷和多伦多的士嘉堡、列治文山和万锦等。

新旧东西碰撞

2010年秋温哥华唐人街125周年庆典时,一尊绘有老子骑青牛西出函谷关的巨大壁画落成剪彩。如今,附近一幢6层高公寓如火如荼开发,将这尊壁画淹没在灰尘中。除餐饮商家逐步高档化外,唐人街零售商家也日益多样化,有冰淇淋店、家具店和街头服饰店。这一切,都在日益改变着唐人街原有面貌。

有年长一些唐人街居民表示,非常喜欢这一多元化,这种多元化好比是东西碰撞,使得唐人街越变越好。有当地其他族裔商家表示,新来商家的注入,不仅使唐人街尤其是夜色唐人街变得更鲜活,而且刺激了唐人街经济,在这种既有巨大历史背景、又有传统经典特色和新鲜力量注入的地方生活或工作,使得人们都想融入其中。

华裔居民担忧

反对人士却担心,唐人街这一高档化,并非只是新增其他元素,而是一些元素在日益消失。最近一些华裔老人打着唐人街关注组织(CCG)标语,组织了一次抗议活动,报怨唐人街日益变得面目皆非,完全成咖啡街了,还抗议开发商将唐人街一个停车车改建一幢13层的共管公寓。唐人街耆老服务社工Chanel Ly说,对于许多华裔老人来说,唐人街就是他们的家,给他们一种归属感,非常担心这些会日益丢失。

相比之下,多伦多中区唐人街虽因多市对老旧建筑的过度宽容、周边居民多为大学生等原因,没受到大规模再开发影响。东区唐人街却因近年新建公寓大楼不断建成,吸引大量年轻专业人才,同时也吸引西式面包店和酒吧等大量新兴商家。

温哥华华裔市议员Kerry Jang认为,唐人街就应该反应华人在温哥华的真实生存状态,现在却变得日益多元化,越来越不像唐人街。

政府真的会保护唐人街吗?

去年8月,卑诗遗产厅就温哥华唐人街哪些非物质遗产值得保留进行公众咨询,目前正式报告尚未公布,但国家邮报获取报告草案显示,多数意见认为唐人街商家和商家历史具有重大历史价值,值得保护,并认为华裔老者是唐人街社区凝聚力的有力黏胶,应提供更多耆老支持和更多代际间活动。卡尔加里唐人街规划文件修订今年年初公众咨询也显示类似结果,并提出唐人街中国特色或亚洲特色急需保护。

这些反馈中,有多少会纳入长期规划中,还有待观察。温哥华代理副城市规划师霍思(Karen Hoese)女士透露,目前温哥华已开始尝试限制唐人街建筑开发密度,允许商家占用巷道做生意,并指定部分商家作为“传统老店”保留。但因经济发展原因,没有限制福利房开发高度。

对政府唐人街保护决心有多大,批评人士持怀疑态度,认为政府如果真的慎重对待,怎么会批准一个将唐人街大半变成开发地带的200英尺高的项目?还有人提议,想在唐人街开发90英尺高以上公寓的开发商,必须预留20%的老人福利房。

挑战来自自身

对于温哥华唐人街来说,最大挑战可能来自内部。许多店老板日益年迈,又没有现成的生意继承计划,子女长大成人后,融入北美社会,根本无意接手父辈小生意。如自1980年开店至今的New Town Bakery面包店现年61岁店主Susanna Ng说,虽想将店传承下去,但子女不感兴趣,请人接手也难,不知还能支撑多久?

这其中也有少数例外。如现年28岁的刘威廉(William Liu),2014年因父患病做肾脏移植手术,放弃歌剧舞台梦,放弃大学歌剧专业深造,回家帮父亲打理Kam Wai Dim Sum饺子店,现在他只能周末在教堂唱诗班回味一下声乐梦。对此,他说,放弃梦想没什么,重要的是父亲身体康复,做什么都值得,能帮父亲支撑家族生意,他感到很自豪。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