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廖祖笙:习近平先生,你吃过饭了吗?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十八份借据

人气: 9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7年03月17日讯】习近平先生,你好,你吃过饭了吗?托你的福,托“新政”的福,我也吃过了,只是一直在借钱吃饭而已。若不举债度日,我家兴许早就饿死几百回了。

“你吃过饭了吗”,是中国人最常用的一句问候语。国人多活得比较实际,在任何时候都将吃饭的问题,视为头等大事。尽管不再是灾荒年月,国人也还保留着见面就问对方“吃饭没”的习惯。习惯通常是不那么容易改变的。

也正因为这样,先生你说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李克强总理说人人有饭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说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等等,都能算是贴近人心,都曾让我为之感动过。

有这样一个不想让百姓挨饿的“新政”,我家怎么还是无法免于饥饿,还要借钱吃饭呢?是我没手没脚吗?非也。我妈生我时,我就四肢健全。尽管我儿被虐杀时,被打断了两只小胳膊,我母亲和我岳母,在我颠沛流离谋生在外时,也被蹊跷摔断了大腿,但所幸我还四肢健全。

是我比别人懒惰吗?非也。我这人比许多人都要来得勤快。我操劳在部队机关时,每天都要在或读或写中,熬到子夜后才歇息,几乎把自己给累垮。回地方后,在亦商亦文的日子里,我白天跑江湖,晚上爬格子,在为多家报刊写着专栏的同时,为践出版社的稿约,我还日日挑灯夜战,一口气在七个月的时间里,写出过四本书。在以文为生时期,我曾用一个月时间写出过一本长篇小说,于被迫害前每月光从报社拿到的稿酬,多则近万元,少则数千元,过得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是我比别人奢侈吗?非也。我这人一向节俭惯了,即便是月薪万元之时,我也没有真正大手大脚过。我一年到头也就那么几套衣裳,除了会抽烟,就再无别的不良嗜好。在上班的时候,我抽的是十块钱一包的香烟,被逼得举债度日时,多抽的是三元、五元一包的香烟。连饭都吃不上了,还在抽烟,委实不该啊,我该考虑戒烟了。并且最好都能修炼成仙,一家老小要是光喝西北风就能饱腹,就总算是可以免于饥饿了,便也能为“强国”争光了,即可笑得像水蜜桃一般灿烂甜蜜。

按理像我这样的一个男人,换在随便哪个国度,怎么也不至于要借钱吃饭,可没辙啊,我是活在这样的一个“法治国家”,我想出国,人家怕我把“强国”给写垮了,不能出境的我,在举债度日中,有苦没处说,也只能捎带着向先生你,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

吃饭在“法治国家”,这些年于我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我有落笔成文的写作能力,爱子被虐杀后,我随即被党国全面封杀,这十年来于国内传媒就再没能发表一个字;用笔名写作能否在党国生存?答案是不能,且不说文名本是作家的无形资产,先得看能否拿得到稿酬。无孔不入的黑暗势力,在公开整我之前,就已在暗中扣压我的稿酬;我有经商的头脑,但苦于没有启动的资金;我曾经有过高薪的工作,我夫妇两头的亲友,在我工作在外时,遍遭国保的骚扰和惊吓,我的母亲和岳母都蹊跷遭受重创,我也终于被下流地逼回了家乡。

就是要将我凌辱得去做苦力,去靠了扛活度日,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也得扛得动才行啊。要我求生不能、求死不能不说,竟还要我家风烛残年的老人和蹒跚学步的小女,也一同无法免于饥饿,这种事只有兽类能干得出来。没有谁真正在乎过我一家老小的死活,只有多个监控探头对准我的住处,并有披着“执法”外衣者,一再“搞搞震,没帮衬”,时不时戏弄我、刺激我、凌辱我、为难我、恐吓我……

习近平先生,此情此景,换作是你,你来试试,你将何以自处?李克强先生,你说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这样的一种国情,这样的一个非人间,怎么确保?你们能否给我以明示,是不是可以教教我?

习近平先生,我知道这不是你和李总理的本意。我儿的惨烈遇害,并非发生在“新政”时期,我虽然有时行文犀利,但我对“新政”到今天为止,也还保留着期待和克制。你不会想要饿死我的一家老小,李总理也同样不会想要饿死我的一家老小。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会导致我要无尽举债度日?是因为躲在幕后的执掌重权者,已背负了绝人之后的血债,深感恐惧,在千方百计想要将我逼死逼疯,以图灭口;是因为在“倒习联盟”看来,我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将我“破格”整成这样,可以迂回出你的洋相,打你的耳光;是有人在将我当作一棵摇钱树,“巧妙”经营我的同时,也在进行某种意义上的豪赌和玩火……

习近平先生,在这样的漫漫长夜,我像千千万万苦难的中国百姓一样,多么希望你能伸出温暖的手来,救我的一家于水火。我求天求地,求胡锦涛,求温家宝,求习近平,求李克强……时间的流水在苦难的河床里哽咽了十年有余,我在墨黑的夜里,也还是看不到亮光的闪现。

国事不涉家人,这在任何时期,都理当是一种最基本的社会文明规则。我是真的觉得你党越来越“伟大、光荣和正确”了,真的觉得“法治国家”一年比一年更“法治”了……用有形的利刃干掉了我苦心养育了十六年的爱子,之后再用无形的利刃,想着干掉我的一家老小,天下不会再有比这更“仁慈”的事情了。这样的党若真能实行下一个百年计划,世上也就再无天理的存在。

吃饭而已,在天下人而言,何其简单,又何其难哉。虐杀未停止,变相杀人在继续。我为了怎么吃饭的问题而发愁,压根就不敢想像代我而去的爱子,在这样的夜里可以沉冤得雪。我已是不知道了什么叫作愤怒和无奈,但也还保有了友善和礼貌。我含笑柔声问你:习近平先生,你吃过饭了吗?

我在谦卑地向你表示问候的同时,与往常一样,并未忘记我所处的,乃是一个非人间。窗外的枯枝上,在早春已萌发了新绿,在滋长着复苏、希望和向往。而非人间的陌上,却依旧深陷于隆冬,处处可见兽迹狼藉,四野多有枯草的倒伏。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16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3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9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路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97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路,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7-03-17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