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之中共迫害宗教】

林辉:藏民大规模反抗中共的背后原因

林辉

人气 9836

【大纪元2017年03月04日讯】中共镇压藏民反抗以及达赖出走后,开始了“污名化”西藏,中共媒体把西藏描绘成人间地狱,有种种酷刑,如抽人筋、剥人皮、挖人眼睛。而毛的军队是所谓的“正义之师”,是去“拯救”西藏人民的。中共通过剥夺上层贵族、地主的财产,在用此来收买众多身在底层的藏人,让他们对共产党“感恩戴德”。按照中共的说法,他们是“翻身农奴”

暂且不说过去的西藏是否如中共所描摹的那样,但不到十年的时间,“翻身农奴”就开始大规模的反抗中共,甚至杀死驻在西藏的军人。这却是为何?

藏人反抗与尼姑赤列曲珍等遇害

据报,从1969年3月开始,西藏昌都地区、拉萨市郊县、日喀则地区、那曲地区等地相继发生了较大规模的藏人抗议事件,甚至还打死了不少中共军人。据后来统计,全西藏71个县中,保守估计,52个县参与了抗议,而参与者既没有曾经的西藏上层人士,也没有1959年参加抗议的人,基本上都是中共所谓的“翻身农奴”。虽然抗议事件在中共军队的血腥镇压下平息,但这如何能不让中共难堪?这些“翻身农奴”究竟是为了什么?不妨先来简单回顾一下事件。

据《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记载,一月底,边坝县有人制定了“不要共产党、不要交公粮、不要社会主义”的“三不”反动纲领;继而又建立“四水六岗卫教军”,和所谓“翻身农奴革命造反司令部”。5月20日,袭击县委机关,打伤干部职工30余人。6月8日,又集中两千余人袭击县委机关,夺县革委会的权,抢走县革委会各办事机构公章。接着,又几次袭击边坝县、区机关和军宣队,抢劫县人武部武器弹药,炸毁军宣队住房,打、抢、烧、杀达17天之久,打伤干部、战士上百名,还进行砍手、剜眼、剖腹等野蛮手段,残害致死干部、战士五十余人。

6月13日,尼木县尼姑赤列曲珍与群众“围攻、殴打”军宣队,军宣队22人死于事件中。

另据唯色《杀劫》介绍,赤列曲珍等藏人目标明确,场面之血腥,完全不同于通常武斗中的派性厮杀。很明显,藏人对于中共派来“拯救”他们的“解放军”怀着刻骨仇恨。

据说中共中央对于西藏发生的事件深感震惊,遂派军队镇压。完全可以想像,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藏人如何能敌得过中共军队的打击?最终,不少抗议的藏人被打死,赤列曲珍等被抓。

1970年2月,中共西藏政府对其进行了宣判,赤列曲珍等17名藏人被判处枪决并立即执行。当天拉萨人几乎倾城而出,在公审大会的现场接受所谓的“阶级教育”。中共当时对其的定性是“再叛”(再次叛乱)。

西藏作家唯色的论文《西藏文革疑案: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与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透露,一个在西藏当过中共军人、后来任职厅局级的汉人,曾告诉他,当时他就站在被公审的赤列曲珍的跟前,非常清楚地看见:“怕她喊口号,扰乱人心,不但把她的喉管割了,还用几根铁丝穿透了她的腮帮,从这边穿到那边,再紧紧地拴在脑后,结果满嘴、满脸都流着血,胸前也是血,惨不忍睹。”

之后,中共继续扩大范围揪出“叛乱分子”,1970年和1971年被法院因“再叛”处死的至少有295人,一些人完全是被冤枉的,后来中共赔偿了一点钱了事。

不过,唯色采访的参与调查“边坝事件”的普卜认为,死亡人数远不止这个数字。他说,1970年办“毛思想学习班”时,杀了一批人,“光是边坝、丁青两个县就有一百多人……第一批杀了,本来还要两批、三批的杀,杀它个几百几百的,因为都已经判了死刑,但第一批杀了后,第二批就不准杀了,可能发现有扩大化的趋向。73年我们去边坝落实政策时,准备要杀的、已经关在监狱里面判了无期徒刑的、判了15年、18年至少也是10年以上的,光是我去的那个乡就有好多人。”另外一位曾在当地工作的藏人也说:“说边坝再叛,一次公审枪毙就是九十多人”。

绝大多数被枪毙的人至今没有获得平反。一位历经当年“红色恐怖”的藏人感叹道:“这么多的血案啊,让我们藏人寒透了心。我们受到的伤害太大了,已经对共产党失去信任了。所以87年和89年的所谓‘骚乱’,其实是跟这些伤害有关的。”

翻身农奴反抗有因

 为什么曾经对中共感恩戴德的“翻身农奴”要“反叛”?要杀中共军人?他们到底对中共有什么不满?《杀劫》一书中曾经做过僧人、也做过中共积极分子的强巴仁青老人说过这样的话:“起先我们认为革命会带来很好的生活,跟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不是说让我们当家作主吗?那意思是不是说我们也可以当官,也可以有很多钱?总之肯定将会有一个特别不一样的生活吧。可是越到后来才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人在这一世有什么样的生活其实是因果决定的,都是前世的因才有了今世的果。”

十世班禅的《七万言书》中也讲述了中共改革对藏族文化、尤其是信仰的破坏。不仅寺庙被毁,佛经、佛塔、佛像也都被破坏。疯狂的举动“使各阶层人民诧异透顶,心绪混乱至极,极度灰心丧气,眼中流泪,口称:我们的地方搞成了黑地方(西藏俗语中把没有宗教的地方称为黑地方)等而哀”。

使藏民最为痛苦的还有死人不准超度:“按我们藏人的习惯,人死后若不进行超度,就被看成是对亡人不孝敬、残酷无情而极为恶劣的。”因而一段时间人们说:“我们死的太迟了,如果早死一点,还能得到超度,现在死就像死了狗一样,气一断就会被扔到门外去。”

此外,中共平叛扩大化时,青、甘、川、滇藏区有的地方“除老幼妇女等不能打仗的外,其余青壮年男子以及通情达理的人,大部分被逮捕关押了。”

从老人的话和班禅的上书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原因,那就是中共曾经给“翻身农奴”画出的美妙图景,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发现不过是幻影。而受了中共欺骗,无法从世俗生活中得到地位、金钱的藏人们,返回去再寻找神佛时,却发现信仰和寺庙也被中共大多摧毁。无处可依的藏人如何不仇视中共?而那些军人也难免不成为牺牲品。这大概就是“翻身农奴”反戈一击的原因吧。飘荡在雪域大地上的一个个冤魂,何时才能沉冤得雪?#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外国记者发现藏人仍怀念十世班禅
中国限媒体报导十世班禅女儿情况
黑五类忆旧:我做过十世班禅的联络官
藏族作家唯色荣获美国国际妇女勇气奖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游青岛返粤 民众遭强制隔离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中共肺炎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错】一带一路遭毛思想打击
【大选观察】拜登的烫手山芋:扩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让美国再次伟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