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年前 华裔如何赢得在旧金山上学权利

人气 286

【大纪元2017年05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编译报导)旧金山是美国非法移民最多的城市之一,也是强烈支持无证移民的庇护城市。但殊不知130多年前的旧金山却是种族主义强盛,排斥移民的地方。华裔孩子被禁就读白人学校,甚至引发了一段华裔争取上学的故事。

据《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报导,以前的门户网站描述了19世纪旧金山华裔美籍人是如何遭受种族歧视和州学校法规约束的故事。从1871至1885年,华裔子女完全不允许就读那里的任何公立学校。经过了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官司后,旧金山市才被迫为华裔居民提供学校,却是与白人分开授课的独立学校。

1884年9月,一位名叫玛丽塔朴(Mary Tape)的华裔女子将其8岁的女儿玛米(Mamie)带到旧金山的“春谷小学”(Spring Valley Primary School)进行注册。这是位于联合街(Union Street)的一栋一层木制建筑。学校的校长赫利(Jennie Hurley)不知道是否应该接收华裔学生,于是去请示该市负责监管学校的官员莫尔德(Andrew Jackson Moulder)。

莫尔德是一名种族主义者。之前在担任州监管学校的官员时,他就对加州反中国人学校法律的实施负主要责任。莫尔德决定拒绝让8岁的小玛米进入“春谷小学”就读。玛米的父亲约瑟夫(Joseph Tape)于是向当时的中国领事馆求助。

约瑟夫离开中国,移民美国的时候还只有12岁,后来遇到了未来的妻子玛丽。他们在美国的生活可以说是完全西化:两人都说一口流利英语,穿着美国式服饰,使用了西方名字,也学会了当地礼仪,此外他们还都是基督徒。他们与唐人街基本上没什么联系。

在玛米被春谷学校拒收后,夫妻两人决定争取让自己的女儿玛米进入社区的白人学校就读。

中国副领事,一位名字叫贝(Frederick Bee)的律师,向旧金山学校董事会提出了抗议。但董事会以8:3的投票结果裁决校方对玛米的拒绝是合法的。

董事会成员丹尼维奇(Isidor Danielwitz)甚至还说,他宁可去监狱坐牢也不愿接受中国孩子去公立学校。但另一位董事会成员克利夫兰(Charles Cleveland)医生则持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所有在美国出生的孩子都应该受到教育,拒绝玛米上公立学校在原则上完全是错误的。但克利夫兰的看法只得到了少数董事会成员的支持。

无奈之下,约瑟夫又去求助于一位名叫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律师。吉布森的父亲是一位卫理公会的传教士,他提倡中国移民权利。在吉布森及中国领事馆财政援助的帮助下,约瑟夫向旧金山最高法院提出诉讼。

吉布森认为,玛米被学校排斥在外违反了1880年加州学校法和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这些法律确保所有公民在法律下享有平等的保护权。

在1885年1月,该案子有了转机,马奎尔(James Maguire)法官宣布约瑟夫家庭胜诉。马奎尔引述了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州法律以及华裔美籍人纳税的事实,裁定玛米必须被春谷学校接收。

这自然引起了种族主义强烈的莫尔德及学校董事会大多数成员的愤怒,于是学校董事会向加州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但最高法院维持马奎尔的判决。

于是莫尔德又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认为法院的裁决并没有破坏已有的“分开但平等”的学校教义。只要是为中国学生提供一个单独的学校,他们就会被踢出所有的白人学校。莫尔德于是匆匆推动一项州法案,授权为中国及蒙古族裔孩子提供独立的学校。

在1885年4月初,新成立的中国人小学还没有开放。这使得玛米有最后一次机会在春谷学校注册。但校长赫利以报名名额已满以及玛米缺少疫苗接种证明为由来进行阻挠。

在3月13日,当新建的中国人小学开放的时候,玛米和她的弟弟弗兰克(Frank)是第一个到校的人。

玛米一家人虽然赢得了一个带有缺陷的胜利,但毕竟是取得了胜利。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越来越多的华裔美籍学生进入了白人学校,而且来自白人的抱怨也越来越少。

到了20世纪20年代,旧金山的大多数华裔孩子都在综合公立学校就读,尽管法律的分开教育的规定仍然存在。直到1947年,该法律才被废除。#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美国家图书节  华裔作家杨谨伦谈华人身份
周晓辉:从川普的书单看其对中国认知(下)
华裔观众:迫不及待想再看一次
纽约华人前往川普就职典礼 期待见证历史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谢田:捆绑蚂蚁金服 中共在港捞钱
【新闻第一现场】北京传爆炸 火光冲天陆媒噤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