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消失685天 家人到最高检控告遭拒

人气 1170

【大纪元2017年05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709”案中被抓的维权律师王全璋近两年没有任何音讯,犹如在地球上蒸发。鉴于709案释放律师们的恐怖经历,王全璋生死不明更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王全璋家人和声援的朋友再前往中共最高检进行控告,遭检察院人员讥讽及陌生人的跟踪。

5月26日上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女士和公婆、姐姐及一些声援的朋友前往最高检察院,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检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85天、音信全无的问题。

李文足向朋友披露,“今天一位010003的检察官开始不让我们进去,要我们派个代表。我说我们身份加角色不一样,我们是妻子、父母和姐姐,每个人都只能代表自己,争论十几分钟后才让我们进去了。这时这位检察官说一句,真是吃饱了撑着。”

李文足正告他说:“你身为国家公务人员为人民服务,说出这样的话你的工作素养去哪儿了?你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你的良心去哪儿了?这两位年迈的老人,儿子被公安失踪近两年了,今天从700公里外的山东来到最高检,就是想知道儿子的下落,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你简直就是没有人性的恶魔。”

据同行的谢益燕妻子原姗姗撰文披露,王全璋这一家人“从家里出发就被几辆不明车跟踪,到了最高检门口,就被几十个不明身份的人员明目张胆的里应外合的包围着,举着执法记录仪、手机全程、全方位监控拍摄,当我们拿起手机对拍时,竟然还有一些无知的年轻人对我们摆出剪刀手,不知羞耻地微笑着让我们把她(他)的嘴脸传至中外。”

原姗姗“最高检的工作人员要拿着控告信追出来,嘴里大声的喊着‘你的东西拿走’。老人说‘那是我交给最高检的’。检察官说‘叫你把你的东西拿走’,检察官随手把老人的控告信在众目睽睽之下扔在老人的脚下。我还能做什么,我气愤地大喊,检察官怎么可以把老人交给最高检的控告信随手扔到地上,你的警号是多少,我一看没有警号,在我不计后果的大喊下,检察官返回来捡起老人的控告信,不知道怎么办好,在原地痴呆了足足有两分钟后,硬塞给了老人家。”

王全璋家人和声援的朋友向最高检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检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85天、音信全无的问题。(网络图片)
王全璋家人和声援的朋友向最高检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检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85天、音信全无的问题。(网络图片)
王全璋家人和声援的朋友向最高检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检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85天、音信全无的问题。(网络图片)
王全璋家人和声援的朋友向最高检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检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85天、音信全无的问题。(网络图片)
王全璋家人和声援的朋友向最高检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检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85天、音信全无的问题。(网络图片)
王全璋家人和声援的朋友向最高检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检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85天、音信全无的问题。(网络图片)
王全璋家人和声援的朋友向最高检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检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85天、音信全无的问题。(网络图片)
王全璋家人和声援的朋友向最高检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要求最高检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85天、音信全无的问题。(网络图片)

对此,著名维权律师唐吉田向大纪元表示:“王全璋是一位十分敬业的律师,他为大量被构陷者辩护和代理,是完全合法的。天津等地强力部门将这样的律师投入牢里,以实际行动告诉世人所谓依法治国的真正含义:以法律的名义限制甚至是剥夺公民的自由。”

“他长时间得不到律师会见,而同批蒙难者遭受不同程度酷刑的经历,令人对其安全甚至生命担忧。”唐律师对王全璋安全表示担忧并呼吁说:希望最高检察院能够真正履行职责,立即就家属控告事项进行深入调查,严肃追究徇私枉法人员的责任,并尽早恢复王全璋律师的自由。

记者发稿前多次联系李文足和王峭岭的手机都显示关机状态。此前,她曾告诉海外媒体说,从709案的陆续释放的人口中得知他们都遭受了极其变态、扭曲、残酷的酷刑折磨,都被喂药,戴镣铐一个多月,都被殴打保持一个姿势十多个小时等等。

李文足还向多家外媒表示担忧王全璋已685天没有音讯,是不是已经残废了,甚至是不是已经不在世了。

海内外各种方式继续寻找王全璋

近日,“寻找地球上蒸发的王全璋”已经是海外内华人共同的呼声。人们除了持续以一人一视频寻找王全璋外,很多人撰写文章回忆跟王全璋在一起共事的往事。国际媒体也给予大量的关注,持续跟进报导。

5月24日,高智晟再发文向中共当局要人,“王全璋律师是死是活?”文中抨击中共说,“所有共产党政权有个一律的愚蠢目标:消灭人性,这正是这种政权迅速‘成功’而又迅速败亡的全部原因和结果所在。迄今历史里尚无能在人类群体中消灭了人性的成功记录,中共例外不了的。”

他认为,所有共产党政权是“人类现宪政政治、人权、法治等普世文明价值的死敌。律师作为现代文明司法体制下结构性组成的行业为所有共产党政权所不容,这也是个格外清晰的历史常识现象。”

他强调,文明世界继续不懈关注王全璋命运的意义,并说:“我们决绝不能懈怠各人能有的追究,追究他的死活信讯及其人道境遇,直至他回了家,直至反人类罪犯们的罪恶得到追惩。”

他还表示,保卫王全璋们的另一个深刻意义,王全璋们是中国未来法治生命力的象征,是中国未来法治生命生长的看得见的根脉且已生成了不得被拔除之势。

河北维权公民牛领钗等人日前也撰文声援王全璋,他表示重读王全璋律师被拘捕前致父母书非常感慨:“这封致父母的信,读后让人感到沉重。王全璋您的消息、您的活着就是对父母的最大安慰,是对妻子儿女的最佳答案,这一切所有人无法预知。读后让人为之骄傲,没有牢骚只要承担,还有舍身取义的无惧。”

5月18日,李文足还以视频的方式参加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听证会作证。李文足急吁国际社会关注王全璋的生命安危。证词中她说,只是一位被释放的律师曾说过,在秘密关押期间,他听到过王全璋惨烈的哭叫声。

改变中国网站创办人曹雅学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披露,她从高智晟律师口中得知王全璋是比其更早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王全璋代理大量法轮功案,他在被抓之前的一次为法轮功案代理时,在法庭上被法警殴打10多分钟。#

责任编辑:李明宇

相关新闻
4华人妻子现身美国会听证会:让丈夫回家
江天勇被警方罕见亮相 辩护律师要会见再被拒
李文足王峭岭美国会视频作证 吁国际关注
程晓容:“中国特色”的逃离与回家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国“觉醒主义”
【未解之谜】百慕大三角大揭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