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急救还是折磨 台加护病房护理师的告白

人气 676

“是不是真的要急救?”问题看似很简单,但对末期患者,急救可能压断肋骨、口鼻流血、电击时胸部一片焦黑,外科加护病房护理师林佳嫒的病房实录,可能会让人有更多反思。

李爷爷病重、多重器官衰竭,心跳渐趋停止。一旁太太哭喊,“不管,求求你们救”,医护轮番跳上去帮爷爷急救,胸部一压就压断瘦弱肋骨,血从口鼻不断涌出来。

这样的场景在医院屡见不鲜,当急重症患者面临生死交关,家属常怀抱“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我放不下他”;对车祸或是急性损伤病人,急救或许是生命延续环节,但对重症末期患者,急救可能是无效医疗,也常造成极大痛苦,无法安详、有尊严离开。

台北慈济医院外科加护病房护理师林佳嫒每天都会接触到需要急救的病人,也常问家属“如果患者状况不好了,你们要不要急救”?慌了手脚的家属可能根本不知什么是“急救”,但太突然、还无法接受家人将离开,都希望穷尽一切方法争取病人存活机会。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急救及急救副作用,林佳嫒结合摄影专长,拍摄一系列“DNR”(拒绝心肺复苏术)照片,逐一解释急救过程,包含压胸、输血、插气管内管、强心针等药物注射、心脏电击等。

“我常常觉得,如果家属知道急救过程有多折磨、多辛苦,他们就会慎重考虑要不要做”;林佳嫒说,压胸标准动作是双手要下压胸部5公分深度,如果是瘦弱病人,可能压几下就听到“喀喀”骨头断掉声。

气管内管达30公分,会从鼻腔经由口腔深入肺,不仅放置过程不舒服,插管后无法讲话、吃东西,一定得再插上鼻胃管;电击常被电到胸前一片焦黑;为救回病人虚弱生命,需在颈部打上中央静脉导管加入针剂药物,几分钟可能就需要打一支强心针、升压剂,患者心脏负荷不了、心跳爆冲、双手双脚可能都会变黑。

林佳嫒分享加护病房实录,曾有80余岁爷爷状况很不好,已快离世,医护人员一再向配偶确认,“是不是真的要急救?”,奶奶不舍常伴左右老伴要走,直嚷“如果他走了,我也要跟着去死”。医护人员只好尽全力急救,但所有医疗处置都做了,爷爷身上插满管路,压胸也压了半小时,奶奶还是坚持“帮我继续压”。

另一对老夫妻,奶奶同样不舍先生将走,坚持医护救到底,医生压胸压超过30分钟,奶奶仍不愿放手;直到她不小心从病床旁看到老伴被压胸时,因肋骨断裂,加上插管,鲜血不断从气管内管流出,还有骨头被压碎声,奶奶才甘愿放弃,甚至在病床边晕厥。

急救中的压胸是为让心脏的血打到身体其他部位,但效率不佳,非常耗费人力,压5到10分钟一定要换人。林佳嫒说,有些家属为“留一口气”、“等儿子/女儿来见最后一面”,硬是拜托医护一定要继续压胸,往往超过半小时还继续压。

林佳嫒说,如果医护人力不足,可能会使用自动心肺复苏器,设备架在患者胸部上方,设定好压多久、押的频率,把原是救命的处置变成仪式性拖延。

装上自动压胸器后,医疗人员慢慢退出急救区,整个空间只剩下机器、监视器、患者身上数条管路,还有自动压胸器规律打出压胸声,陪伴不再有意识和呼吸患者。“那样的场景很冰冷,也没有人性”,林佳嫒回想起来,语气仍有满满不舍。(中央社)

相关新闻
宅在家 日网友挑战一天靠电锅吃五餐
一年四季都好吃的15道四季豆食谱(下)
一年四季都好吃的15道四季豆食谱(上)
墨西哥少年的发明造福全球女性 连总统都按赞!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许家印跳楼 自导自演还是另有意图?
【军事热点】乌军跨越第聂伯河 俄罗斯人开始厌倦战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