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同种族邻里友好相处 真不容易

彭氏夫妇和西人邻居的矛盾 剪不断理还乱

缘何1 Rosedale公寓楼成为租客紧张局势和种族主义指责的温床

人气: 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越来越多移民涌入,使得多伦多人口日益密集,越来越多元化。其中不同种族和文化背景的人们,尤其是租住公寓的人们,面对居住空间相对拥挤,墙壁隔音差,彼此之间如何友好相处,极具挑战性。多伦多的一对华裔移民彭氏夫妇Dot 与Paul Pang)最近就面临这一难题。

问题很严重

《多伦多星报》报导,多伦多玫瑰谷路(Rosedale Rd)1号的一处高级公寓,风景优美,入住率极高。几年前,彭氏夫妇入住,是该公寓入住的第一对亚裔租客。2人入住后,与其他租客和房东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如今2人面临被房东驱逐的处境。

彭氏夫妇说,他们贴在洗衣房提醒其他房东自己洗衣时间的便条,被人乱涂写上“疯子,中国疯子”(CRAZY PEOPLE与CRAZY CHINESE)等具侮辱性的字眼。去年房东请来调查员调查,发现字条被毁坏,其他租客种族歧视说法也没法证实。

彭氏夫妇。(网络图片)
彭氏夫妇。(网络图片)

其他租客之间,包括彭氏夫妇在内,彼此之间报怨说觉得有人隔着窗户偷窥、感觉被人监视,厨房散发出难闻味道,公共草地上的花被偷、骂人、大喊大叫,不经他人允许随便偷拍租客照片,彼此威胁要打官司,公开谈论某人有精神问题等。

这还不算,房东以彭氏夫妇行为严重影响其他租客日常生活为由,下达驱逐令,本周二双方会在房东与租客委员会对簿公堂。房东还指责,彭氏夫妇在租客之间经常飙“种族歧视”一词,骂脏话,打手机声音大。彭氏夫妇威胁房东说,要将自己的遭遇申诉至安省人权仲裁庭(Human Rights Tribunal of Ontario)。

彭氏夫妇最近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现在在公寓内已经不打手机,只发短信,不和邻居打交道,房东现在站在其他租客一边,是因为驱逐他们更容易,不用上人权法庭打官司。彭氏夫妇2人代理律师说,这种行为就是搞团伙打击。

双方各执一词

该公寓属斯坦纳(Les Steiner)注册的One Rosedale Road 公司所有。公寓内租客,基本上是本地学者、高层管理、专业人士和退休人士。公寓物业经理汉纳(Aubrey Hannah)说,庭审前不宜评论此事。斯坦纳本人也拒绝评论此事。

根据彭氏夫妇说法,以及租客与房东之间的邮件内容,律师信件与此前1份调查内容显示,丈夫彭先生在银行工作,妻子Dot 以前做记者。2010年夫妇2人遛狗时,发现大楼有空房出租,因看中公寓环境适于遛狗,便租房住了进来。

入住第一天,用公寓电梯搬家具时在电梯内碰到一名老太太,Dot打招呼说他们刚搬进来,谁知老妇叫他们滚开别挡道。此后,双方之间矛盾不断升级:Dot说这名老妇偷他们种的花,同样也有只宠物狗的老妇以为Dot是投诉她没及时清理狗狗粪便。

2014年的一天,1名租客敲他们家的门,大喊大叫说,他们不应该住在这里。气极之下,夫妇俩叫来警察,警察警告了这名租客,2天后又发出第2次警告,同时大楼内的其他10名租客联名签字请愿,呼吁双方心平气和坐下来谈。但夫妇2人认为,请愿是种威胁,目的是赶他们走。但纠纷专家调解员后来证实,此事得到双方合理解决。

片管警方透露,警方曾多次介入双方纠纷,希望通过调解化解双方矛盾,但截至目前未提出任何指控,遗憾的是,所有努力都白费。

记者采访时,这名租客说,等彭氏夫妇2人驱逐听证后他才会开口说话。这名租客还在邮件中请记者尽量听听其他租客说法,才能搞清真相。记者调查发现,此前调查报告中,调查员收集了21名租客说法。

彭氏夫妇说,为搞好邻里关系,他们在中国新年期间和圣诞节期间,给邻居买小礼物,邀请其他租客吃烧烤等,结果不但不管用,还使关系更僵化。2012年,他们首次向房东投诉种族歧视。2011~2014年期间,他们在公用洗衣房贴便条,提醒其他租客他们的洗衣时间,结果便宜多次被扯下和撕毁,还被人写上“中国疯子”等字眼。

租客被触怒

报告中提到另一个矛盾是,租客公用的浇花浇草水龙头就在彭氏夫妇2人主卧的窗下。夫妇2人说,总感觉有人从窗户偷窥,而浇花的租客说,感觉彭氏夫妇2人从屋内监视他们。

2014年9月,彭氏夫妇聘请人权律师起草一份公开信,发给房东详述被歧被骚扰经过。后来,2人又得到多伦多租客平权中心(CERHA)帮助,呼吁物业管理处处理他们面临的种族歧视问题,物业管理处随后在大楼内张贴和散发人权海报和传单,触怒一些租客,一些海报被撕毁,迫使物业管理处又在公共区域张贴警告信,当天又被撕下。

彭氏夫妇说,2016年5月的1天,即调查开始前1天,他们外出上教堂,回家后发现曾有人闯入,家里的音响音量打得老大,引起邻居噪音投诉。但调查显示没有任何外人闯入迹象,警方随后调查后也没逮捕任何人。

当月底,汉纳聘请律师调查双方矛盾,发现所有人,包括彭氏夫妇在内,都很配合,有些人表示很同情彭氏夫妇,甚至至少1人表示后悔过去的行为。

报告结论:驱逐不是办法

报告中也有前后矛盾之处,如报告认为,彭氏夫妇所认为的种族歧视,多半可能是有些租客会过于偏袒多年的老邻居。调查员还说,对于公寓长期租客来说,彭氏夫妇算个外来者。有些租客不满,是因为被房东贴上种族歧视标签,甚至要求房东为海报张贴一事道歉。

报告最后结论说,除大楼人权海报被人撕下被确凿证实外,还没有任何租客种族歧视行为得到证实,但众租客行为,的确令彭氏夫妇感觉被歧视。报告还说,解决此事办法,不是驱逐彭氏夫妇,驱逐不仅费时费力还费钱,还不一定能解决问题。

遗憾的是,房东没采纳报告意见,于去年9月下达驱逐令。彭氏夫妇了解到,到时在房东与租客委员会前对簿时,对方共有3名租客证人,其中1人是当初他们叫警察的那位。Dot说,住在大楼内,感觉四周被敌人包围,即使见面对方微笑打招呼,仍会在背后刺你一刀,在房东面前说假话。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