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OH:为何中共器官移植改革是谎言

人气 2572

【大纪元2017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报导)“黄洁夫是以私人身份讲话,并不能代表政府”,其所声称的器官移植改革是个谎言--总部位于华盛顿DC的“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简称DAFOH)的执行董事托斯顿.泰瑞(Torsten Trey)医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如此表示。

黄洁夫近日在云南昆明举行的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年会上宣称器官移植改革成功,并“邀请”部分国际医学人士与会,以图洗白中共器官移植系统,掩盖其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真相。

黄洁夫不能代表中共官方立场

虽然顶着“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和“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的头衔,但是,“黄洁夫的话,对中共没有约束力。黄洁夫并不能代表官方立场,他领导一个器官移植委员会,是一个基金会的主任,”DAFOH执行董事泰瑞医生表示。

“在美国,有一个名为‘UNOS’的器官和移植组织来协调器官移植系统,这是一个私人组织,不是政府机构。这个组织作为私人机构和政府签订合同。在美国,‘UNOS’并不代表政府说话。”

即使要和行政职务挂上钩,黄洁夫也只是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这个职务乃过时之物,如同“明日黄花”,跟现任政府没有关系,也不具备任何影响力。

他认为,黄洁夫的角色是一个没有中共官方职位的器官移植代言人,“换而言之,中共不愿意卷入进来,向世界解释强摘囚犯器官的问题。而黄洁夫却充当了这样的角色。” 泰瑞医生说。

2006年,两位证人安妮和皮特在美国爆料中共在辽宁沈阳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引发国际关注中共器官黑幕和对中共的谴责浪潮。

黄洁夫一度以死刑犯为幌子来掩盖和回避中共摘取良心犯器官的问题。即便如此,也屡屡受挫。

2013年,黄洁夫在接受澳大利亚ABC记者的采访时,被问到摘取死刑犯器官的问题的时候,黄的回答是:你们为什么要反对?意思是摘取死刑犯的器官存在什么问题。不过,几天之后,黄洁夫又在一个会议上说,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他迅速改变了自己的立场”。

2015年春季, 黄洁夫在接受几家报纸采访时说,死刑犯被视为公民,有权自愿捐献器官;但是,几个月后,黄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又改口说,他之前的说法只是“哲学性质”上的。

泰瑞医生说:“从他的言论上来看,他就像是变色龙。他似乎在说任何需要说的话,这是非常不可信的。”

“一方面,中共声称改革,不再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另一方面,在法律上是矛盾的:1984年,中国批准摘取行刑犯人的器官,而我们知道这个1984年的条款没有被废除,在法律上是有效的;摘取死刑犯的器官是被允许的。”

2014年10月底,黄洁夫在杭州举行“2014中国器官移植大会” 上声称,公民自愿捐献已成为中国器官移植的唯一来源,中国已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曾报导,2014年年底中共宣布将转换到一个完全基于自愿的器官捐赠系统……这只是一个“语义上的把戏”。

医学杂志《英国医学期刊》也表示,这份杭州公告没有法律效力。

中国器官移植和捐献系统不透明、不可追溯、不可访问

2006年中共器官黑幕引爆后,包括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内的多位国际独立人士申请中国签证,希望前往调查,但是一概遭到拒绝。这本身说明了什么呢?

泰瑞医生说,“世界卫生组织(WHO)对器官移植系统指导原则包括透明性和可追溯性的要求。”

“为了评估器官移植和捐献系统是否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的规范,必须保证在任何时候,独立调查员能够对器官的来源、亲属、器官捐献人的死因,是否在自由和知情的情况下签署的自愿同意书等方面提出问询。这是所有西方国家的惯例。在中国,我们看到的却恰恰相反。”

“中共阻止访问器官移植系统数据库。香港有一个器官登记处,向公众开放。几年前,他们阻止公众访问,现在也不能访问。所以,没有人能看到他们做了多少器官移植手术。”

“为了模糊器官移植系统的可追溯性,中国启动了电脑化的器官分配系统,使得追踪谁是器官捐献人变得困难。”

“通常来说,由于存在隐私保护,器官移植系统不向公众开放,但是医生可以访问。但是在中国,只有被预选的医生能进入系统,而调查人员不允许访问。”他说。

少数西方医生被中共收买?

8月3日-5日的昆明大会期间,少数受邀与会的外国医生,也被邀请参观器官移植中心。

泰瑞医生认为,“被邀请和参观中国移植中心的只是多年来撰写‘亲共’模式文章的那些医生。那些遵循中共审查制度的公司和医生才获许进入中国。”

美国资深国会议员曾公开质疑部分国际移植机构和医生是否和中共存在不能见光的交易 。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前主席、哈佛医学院外科教授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Francis L. Delmonico)就是其中之一。

在2016年6月举行的一个听证会上,资深国会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特别向他提问:“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领导层的成员和中国大陆的医药公司或其它机构是否存在任何经济利益或商业关系?”

德尔莫尼科回应说:“我去中国的旅行是由中国的一个基金会付款的。” 德尔莫尼科教授所提到的基金会就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黄洁夫担任该基金会的理事长和法人代表。

据悉,此次昆明年会,黄洁夫邀请了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伊斯坦布尔宣言监管组织(DICG)、梵蒂冈教皇科学院(PAS)、世界卫生组织(WHO)等机构和个人。

泰瑞医生建议与会的西方医生和医疗机构,“首先要考虑受害者”。

“你们为什么不问问,为何这么多身体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时不经同意就被验血?”

“如果器官以非道德的方式获得,捐献人的生命受到伤害,甚至被杀害,那么这违反了医学的使命。”

中国医生会自动停止强摘器官吗?

去年,国际权威学术期刊《肝脏移植》杂志终身禁止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郑树森的论文,他的论文也曾被香港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拒绝。但是郑树森依然担任这次昆明器官移植医师年会的主持人。郑树森同时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理事长,编写过大量诋毁构陷法轮功的虚假宣传材料,对在校学生进行洗脑。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中心原则的性命双修功法,1992年在中国长春传出,广受欢迎,修炼者日众。官方统计数字显示,法轮功学员超过了共产党党员人数。1999年7月20日,中共下令对其发动灭绝性的迫害。

从2000年开始,中国各大医院的器官移植案例出现指数级增长。2000年正是中共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法轮功学员不仅成为中共监狱的最主要人群,而且是被活摘器官的主要目标。

因为意识形态不同,促使中共下令消灭法轮功。而中国整个医疗系统的大规模屠杀能够一直持续,其背后还有一个重要的驱动因素--巨额利润。

黄洁夫2005年年末在接受大陆《财经》杂志专访时也曾表示:“器官移植有成为医院挣钱工具的趋势。”

解放军309医院网站如是介绍:“近年来,(器官移植)中心作为医院的重点效益科室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0.3亿元增涨至2010年2.3亿元,5年增长近8倍。”

泰瑞医生也表示,中国的器官移植界存在一个奇怪的现象。

“在西方社会,器官移植医生不会赚取任何器官的费用,只是赚取手术费。在中国,存在‘器官费’,医生收取器官费;他们盗取囚犯的器官,而在4-12小时的手术时间里赚到巨额资金!”

“一些医生告诉我,在过去10-20年间,一些中国医生对器官移植带来的‘快钱’成瘾,不愿转换到使用不能获得‘快钱’的真正的器官捐献系统。 试想一下,这样的‘瘾好’能在短时间内停止吗? 他们看起来已骑虎难下。”#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纽时:香港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引发医学界争议
香港器官移植大会 黄洁夫被追问活摘即变脸
中共借国际器官移植会造假 为活摘罪行漂白
杨宁:三名器官移植专家为中共“站台”的背后
最热视频
吴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钱?有钱人速逃
【有冇搞错】澳门“黑色产业链”内幕
【微视频】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变种毒性如何?
何良懋:周焯华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赌城或崩解
【拍案惊奇】盘古大观龙头被斩 民间上书李克强
【秦鹏直播】WTA中国停赛获赞誉 北京尴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