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调查: 数百加拿大人有假文凭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季薇多伦多编译报导)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市场调查节目揭出,800多加拿大人从巴基斯坦一家名为Axact的公司买了假文凭。

Axact名为软件生产商,实际上经营着全球最大的文凭造假工厂,向世界各地兜售虚假文凭,谋取暴利。

历时数月,CBC梳理了Axact的数千个文凭交易记录,与其客户的社交媒体简介进行核对,发现800多加拿大人持有假文凭。

双重危害

数十年来,调查文凭造假工厂的前联邦调查局特工埃泽尔(Allen Ezell)警示:“请记住,这只是交易之一。这没体现出所有(造假)学校总共卖给了加拿大人多少(文凭)。”

在《文凭工厂:10亿产业卖出上百万文凭》一书中,埃泽尔估计,在美国,每年获得博士文凭的人,有一半属造假。

埃泽尔称,文凭造假的危害是双重的。一方面,贬低了其他人花时间、金钱所获得的合法文凭;更重要的是,缺乏适当技能和专业知识的工程师、医疗保健工作者等专业人士,可能致公众于危险之中。

他说:“我们所有人都可能受到(这样的)任何专业人员的伤害,他们没有接受充分的培训,而文凭声称他具备了。”他补充道,每天,人们可能因此在各个领域受到伤害。

最近爆出的假律师案就是例证。安省奥罗拉(Aurora)现年34岁的印巴裔居民卡萨马(Inayat Kassam),就凭借花钱买的两张假文凭,导致多伦多一家华人律师事务一个月损失了10万加元。

卡萨马于今年年初被判2项欺诈罪和1项文件伪造罪名成立,被判3年监禁。

假博士文凭唾手可得?

市场调查以莱克(Peter Ma Lack)的名字,通过埃泽尔的帮助,向阿尔梅达大学(Almeda University)轻松买到了圣经辅导(biblical counselling)博士文凭。

莱克致电阿尔梅达大学的“教授”埃文斯(Keith Evans),介绍了自己的情况,诸如工作经验和所受教育,结果无需提供简历就够资格拿博士文凭了。

然后,埃文斯试图向莱克兜售盖茨维尔大学(Gatesville University)的博士文凭,该大学是另一家Axact附属学校。

莱克坚持拿阿尔梅达大学的文凭,盖茨维尔大学提供了更优厚的条件:盖茨维尔大学的心理学博士文凭、阿尔梅达大学圣经辅导博士文凭,开价3,200美元。莱克讨价还价,盖茨维尔大学降至2,500美元。

几周后包裹寄到,莱克仅收到了盖茨维尔大学的心理学博士文凭。莱克又去和对方打交道,几周后对方把阿尔梅达大学的心理学博士文凭寄给了他,而非圣经辅导。莱克穷追猛打,盖茨维尔大学最终寄出了圣经辅导博士文凭证书。

市场调查总共收到了3个博士文凭证书(其中一个没花钱),还有成绩单,学业成绩平均点数(GPA)是3.92,以及考勤记录。总费用1,550美元。

客户自欺

在Axact前雇员、法庭文件的帮助下,以及通过拼接在线数字线索,市场调查发现,100多个虚假的在线学校、认证机构与Axact有关联。

Axact前质量保证员工贾姆希德(Yasir Jamshaid)称,前来买文凭的95%的客户“都是自己骗自己”。他说:“他们知道他们买的东西不是真的,但是他们还是要去买,他们不是无辜者。”

但他表示,当他在2015年初开始让人们警惕Axact时,他为约20名客户追回了约60万美元。他认为,那些人真的上当受骗了。有些客户为伪造教育花了数万美元。

他说:“你的良心告诉你,这个人想获得真正的教育。这个男人或女孩或女人,因上班不能获得教育,他们是真正的受害者。”

该怎么办?

谁应该负责打击文凭造假、保护加拿大人免受持假文凭者的伤害呢?埃泽尔认为,个人、专业机构、警察等要共同承担起这么大的责任。

他说:“这是大家的事。当准备与一所学校签约时,人们必须做好自己的功课。”“然后是雇主,当文凭呈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要查实。如果发现不正常的事情,要通知执法部门。”

多伦多刑事律师朱斯基(Michael Juskey)称,伪造文件属犯罪,可导致判监入狱。

他说:“如果你使用明知不是真实的文件采取了行动,你可能要为这一罪行承担责任。这是欺诈,是一种不诚实的罪行。显然,你向(犯罪)敞开了大门。”

多伦多假博士:我没骗人

多伦多咨询公司A1 Counselling独立合同工科雷瑟斯(Gilbert Correces),自称是社会工作者和心理治疗专家,专门帮助瘾君子、精神创伤患者和幼年受虐留有后遗症的人。

当假装夫妇的市场调查两名卧底记者,在向科雷瑟斯咨询了几周后,问到他的假博士文凭以及他是否侵犯了客户对他的信任,他回答“没有欺骗”,他说:“我没有,我是在运用我的技能。”

他还坚称完成了博士毕业论文,才获得了阿尔梅达的圣经咨询博士文凭。A1 Counselling公司称,已经终止了与科雷瑟斯的合约,但没解释原因, 而科雷瑟斯在社交媒体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也被删除了。

市场调查查出,科雷瑟斯是安省社工与社会服务工作者学会(OCSWSSW)的注册社工,但在安省注册心理治疗师学会(CRPO)的数据库中却找不到他的名字。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