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法官向被告索要15万 又打断其肋骨

人气 2267

【大纪元2018年01月18日讯】法官向原告、被告索要“调查费”、“办案经费”的现象,在大陆并不鲜见。日前陕西省榆林市曝出,该市一名法官向被告索要15万元存入其私人账户,否则不予结案。但是,钱给了,案子结了,但冻结的财产却不见退还。被告上门索要,反遭法官毒打昏迷。

为人担保借款 财产遭冻结

据《华商报》报导,榆林市佳县62岁的李德荣,2012年为朋友党某借款做了担保人,限期3年,借款30万。但直到2016年2月,债权人张某去世,党某也没有将钱还上。于是,张某家人将借债人党某以及担保人李德荣起诉到法院,要求还钱。

一个月后,经榆阳区法院调解,三方达成协议。法院冻结了李德荣的5.8万元并将其转给了张某家属。2017年5月,李德荣先后两次共给张某家属还款9万元。两个月后,李德荣农行卡里的16万余元再次被法院冻结,一辆价值25万元的大众汽车也被保全。

此时,还款近15万,加上冻结16万余元与保全的车辆价值,已经远远超过李德荣给党某当初担保的30万元借款金额。但是,法院方面却没有了下文。

迟迟不结案 法官索要15万

据李德荣说,从去年8月开始,他多次联系榆阳区法院执行法官贾某,提出异议,但每次都被其以各种借口拖延。9月5日,李德荣再次联系贾某,没想到对方竟提出了无理要求,“他让我再给他私人名下邮政银行卡里,打入现金153,165元,然后就能结案”。

李德荣说,因为急于结案,他当天就凑齐了15万余元,打入贾某指定的其个人账户,并且将银行回执单出示给贾某,希望对方早日结案,并且还给他冻结的资产。然而,令李德荣没想到的是,贾某直接将回执撕碎,让李德荣回家等消息。

2017年10月末,李德荣打电话询问张某家属,是否收到贾法官转交的15万余款,结果对方称,除了之前李德荣还的9万以外,未从法院那里拿到任何钱。

于是,李德荣与张某家属一起去找贾某询问,这次对方终于回答,称钱会打给原告,然后可以结案。贾某还拿出了执行和解笔录,让原告、被告双方签字。签字后,李德荣又向贾某提出解冻其银行卡和保全车辆,贾某表示“马上办理”,此后又没有了消息。

催要冻结财产 惨遭法官毒打

2017年12月6日,结案后的一个多月,李德荣再次到法院向贾某要求解冻财产,对方回答:“法院已经解冻,但责任在银行。”

贾某反复推诿的态度,令李德荣非常气愤,并表示要举报。不料,贾某听后,立刻拿出手铐,要将李德荣铐住,期间多次用手铐击打李德荣的手臂和头部,致使其头部多处受伤出血。随后贾某又喊来法警将他戴上背铐,再次将他毒打致昏迷。

据和李德荣一起前往的两位朋友向媒体证实,他们听到办公室内的打骂声,于是一人拿起手机透过窗户拍照,但贾某看到后,把窗帘拉上。他们立刻打电话给李德荣的其他朋友以及家属,等他们回到办公室后,发现李德荣已经昏迷,但是贾某不让将人带走,并叫嚣“死了有他顶着”。二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法警将李德荣拖到法院置留室。

直到李德荣儿子赶到,他们才把李德荣抬出送往医院。经医院诊断,李德荣的胸骨损伤,两条肋骨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

李德荣家人向警方报案,得到的答复是:这不属于警方处置范围,建议向纪检部门反映。

法官:被告人是自愿的

然而,1月16日,《华商晨报》记者找到贾法官,得到的是与李德荣完全相反的说法。

贾某称,李德荣到其办公室滋事,他是根据法律规定将其留置的;李德荣儿子辱骂他,他带法警想将其拘留,但没被法院批准;15万是李德荣主动要求给的,存放50天后,已经交给原告,期间没有挪用,并不违规。

对此,《新京报》1月18日发表评论称,不是没有挪用就没有问题,“打入”和“存放”本身就是问题。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为了避免法官挪用和贪污案款,各法院设立有案款专用账户,而对于执行款项管理,要求更严格。对法官而言,这是基本常识。

而贾法官要求将执行款打入个人账户,“操作”过于离奇,不得不令人生疑。此举涉嫌违规操作。

此外,文章还质问,欠款仅为30万元,法院之前就已经执行了14.8万,后来法院又冻结了李德荣的16万元银行存款,为何不直接将该笔存款划扣至法院呢?此外,15万的款项在法官个人账户存放50余天,为何长期不发放给申请人?这笔钱真的如法官所称“没有挪用”吗?

李德荣的遭遇经媒体曝光后,引发了网民愤怒。

“建议当地纪委好好查查法院院长和副院长,是不是集体腐败。”“蛇鼠一窝,查谁呢?”“很正常,现在公职人员利用职权牟利已经不是暗地里的事了。”“法官尚且如此,依法治国怎么实现?”#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时隔七年中国律师论坛重启 修改律师法受质疑
佚名:大陆法官自惊叹真是无法无天了
许茹:最高院法官48岁猝逝 过劳死只是表象
十大民主事件李明哲案  台学者:政府关注太少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可防可控秘诀 砸了中美关系的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