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海耶克与凯因斯的货币理论

人气 1089

【大纪元2018年10月15日讯】海耶克与凯因斯对一九三零年代大恐慌的南辕北辙看法中,牵扯到彼此对货币理论的差异,很有必要予以检视,而一生钻研货币的蒋硕杰院士的说法最深入,以下就引用蒋硕杰院士的观点来说明。

在一九三零及一九四零年代中,凯因斯与海耶克两位是最受人注意的货币理论家,可是他们俩的主张往往是正对角的相反。譬如说:不景气的原因,据凯因斯说法,是由于储蓄过多,投资对资金的需求不足以将其充分吸收利用的缘故。但是据海耶克说法,那是由于储蓄所提供的资金不足,以致企业家计划中的投资都必须缩短其生产时间,提前使产品上市,结果一方面是投资总额减少,一方面是快速产出来的商品在市场上拥塞难销。

讲到储蓄对社会的效果,凯因斯说,它对社会可说一无功效,它只会将商品的需求减低,使它们难以出售,而它表面上提供的可投资的资金(Investible Funds)则会落空;因为储蓄的增加,必然使商品的销售减少,因而售货商人他们自己的储蓄,必将减少。总结起来,整个社会的储蓄,未必因一部分人储蓄意愿的增加而增加。凯因斯还利用国民所得会计来辩论说,因为国民所得一定等于消费加投资,而消费又依定义等于所得减储蓄,以之代入国民所得之公式,则吾人即可获得“储蓄与投资必然相等”的惊人结论。这一段诡辩,震惊了举世的经济学者。难道我们真的不必费吹灰之力,不经由储蓄就可以有了巨额资本,使任何国家富强起来吗?这要是正确的话,世界上就不应再有任何贫穷的国家了。可是事实上,非洲及拉丁美洲、甚至亚洲的贫穷国家,为什么会愈来愈穷呢?

这个哑谜,让世人绞尽了脑汁才能识破。原来据罗柏森(D. H. Robertson)精心指出,凯因斯所引用的国民所得会计原理﹝即“国内生产毛额(GDP)一定等于消费加投资”﹞此一公式,只适用于同一时段中的统计数字。而吾人日常所谓以储蓄 资金融通投资的行为,乃指以前一时段中的储蓄(即上一时段中的所得减去该一时段中预定的消费支出),来融通本时段的投资支出。在考虑这种投资的融通行为时,凯因斯所用的国民会计公式中的储蓄,就毫无意义了。但是就因为凯因斯揪出了这么一个无 实际意义的储蓄,竟使经济学人困惑了好几十年,使人将一向被视为一种社会美德的“节约储蓄”,转而被视为招致失业与不景气的自私自利的行为了。

其实,这都是他将储蓄与投资定义为同时的数量,而忽略了实际的动态经济中,它们在时间上先后顺序关系的缘故;只有将时间的差别及顺序排入,我们才能看出它们的成长与伸缩。由凯因斯的名言:“在长期,我们都死了”(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 ,就可得知他只重视短期,亦即“人只活在当下”。事实上,在一九三七年,也就是他的《一般理论》出版后还不到一整年时,凯因斯就已经觉悟到储蓄与投资的正确处理,必须有时间顺序。

凯因斯在和瑞典经济学者欧林(B. Ohlin,一九七七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 辩论的时候,他已经了解,当一个投资计划到资金市场去寻找融通的时候,这投资计划通常尚未开始执行,而它筹措的资金则必须是已经到手的,即已经完成的储蓄;至于他自己所倡导的所谓“一切投资都会自动的因为‘乘数原理’(Multiplier Principle) 产生与其等量的储蓄”之惊人理论,那只是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在筹备资金的当时是借不到手的。所以当上一期已经完成的储蓄不足以融通这一期的投资需求的时候,其差额除了让利率的上升来消除之外,就只有靠国外资金的流入及由银行系统制造货币,来补充储蓄者所提供的旧有货币了。

这种由银行系统制造货币来补充,那就是罗柏森教授依传统的经济学而说的银行界的一种“窃盗行为”(Act of Burglary)。因为银行的正规职务是“中介行为”(Act of Mediation),即将他人委托存放在银行的货币转贷他人。如果银行将此正当行为弃而不顾,而竟以擅自私造的新货币,来代替公众委托存放在他那里的货币来贷出去,结果这些新制的货币必将与旧有的货币相竞争,而夺取其未来可能购得的商品之一部分。

这即是传统经济学所指责的银行“窃盗行为”或“五鬼搬运法”。但是凯因斯学派的信徒,则矢口否认这种“窃盗行为”。在他们眼中,货币只是一种流动性较高的资产,别人持有的货币增加,不管是怎样增加的,对我并无损害;同样的,我所持有的货币增加,不管是怎样增加的,对别人也无妨碍。所以银行增发货币,乃被视为增加全社会的“流动性”的好事,而不再被视作“窃盗行为”了。因此,在凯因斯学派盛行之后,通货膨胀之风气,弥漫全球。尤其在政治道德较差的开发中国家,其当权者都利用银行信用膨胀,贷款私人亲友,以收“五鬼搬运”之实效,以致财富集中,所得重分配日益不平,老百姓则痛遭通货膨胀之疾苦;追究其学说之正谬,我们能说这是海耶克和罗柏森这些保守派的错误吗?

还有凯因斯学派的金融理论,既认为不管银行吸收与否,储蓄自会与投资相等,所以从不着重金融机构应当多方努力吸收及鼓励民间储蓄的职责;相反的,储蓄倒被视为自私行为,消费倒受到奖励。于是,像美国这样本来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就曾因为经年储蓄低落到百分之二或三,政府预算又频年出现巨额赤字,以致外贸连年亏空,负债累累,很快的由世界最大的债权国而退居为世界最大的债务国。

蒋硕杰就感慨地说:“如今海耶克与凯因斯两位大师都已作古,我们为他们两人盖棺论定,不能不作一个平心的公平论断吧!”#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社会主义克星 一代大儒海耶克(上)
社会主义克星 一代大儒海耶克
吴惠林: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重现
吴惠林:揭穿社会主义者的《不要命的自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