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机场建跑道拟向广西买海砂 被指利益输送

“海鲜价”买海砂 环团指机管局黑箱作业 忧有利益输送

环保触觉批评机场三跑填海工程买砂过程欠透明,背后恐涉及利益输送。(蔡雯文/大纪元) 左起:前立法会议员姚松炎、环保触觉义务总干事谭凯邦、新民主同盟立法会议员范国威。
人气: 6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新一份施政报告提出“明日大屿”以填海造地1,700公顷,解决港人居住问题。不过近日有传媒揭露机场第三跑道填海工程缺海砂,拟向广西购入高价海砂,由此估算“明日大屿”买砂开支及运输费将超过500亿港元。有环团担忧买砂填海污染两地海洋,又批评机管局黑箱作业购入高价海砂,超支费用将转嫁港人。

机场第三跑道(简称三跑)填海工程2016年8月1日展开,以“深层水泥拌合法”填海,比例大概是砂料占九成,碎料占一成。由于填海面积达650公顷,需要1亿立方米填料。扣除1000万立方米来自公共的填料,其余9000万立方米填料须由工程合约承办商外购。

由于环保问题,近年中国大陆限制海砂出口,根据政府资料,香港自2015年8月至今年8月未曾进口大陆海砂。三跑目前主要使用价格较贵的机砂(机制砂)作填料。

早前“传真社”报导,今年6月21日广西钦州市政府办公室发出《钦州市海砂供港工作方案》,表明“加快推进向香港国际机场第三跑道扩建工程项目供砂工作”。根据《钦州湾外湾B、C区海砂出让初步选址示意图》,订出一个800公顷的采砂区,当中400公顷是供应给香港。由于未进行招标,砂的售价如何,外界暂时没有公开渠道知道。

钦州市政府《钦州湾外湾B、C区海砂出让初步选址示意图》标示出供应三跑海砂的挖砂海域。(环保触觉提供)

恐黑箱作业涉利益输送

机管局于2016年9月批出总金额152.6亿港元的“主要填海工程合约”,早前传真社估计,以前每立方米河砂卖五十多元,今年已涨到百多元。香港与钦州港相距八百多公里,单是买砂加上运输价格,费用已比合约高出一成。

环保触觉义务总干事谭凯邦表示,他们的估计与传真社差不多:“业界帮我们算过,如果买砂(价格)超过五六十元(每立方米),很大机会会超支。但现在钦州(海砂)价钱80至100元一立方米,所以我们要求机管局交待购砂的情况。”

建筑测量师、前立法会议员姚松炎表示,由于开采过程造成严重污染,现时全世界的海砂、河砂都是由政府控制,价格亦因为短缺而上升数倍。他指,目前三跑的承办商找不到便宜海砂,要求机管局透过港府向北京当局在大陆找一个新的采购区,他担忧中共幕后操控价格,“这些承建商经东涌东填海和机场三跑后,领教到原来价格是海鲜价,受中共政府控制。”

填料多一倍 大屿人工岛造价堪忧

他相信未来海砂价格会以倍计上升,“如果东大屿人工岛计划真的上马,第一就是价格问题。”皆因“明日大屿”计划所需填料比三跑总量多逾一倍,相信将来更难找到足够及价格合理供应。

谭凯邦则批评买砂过程欠透明,公众无从得知买砂价格及当中会否涉及利益输送,形同黑箱作业。“实际上机管局已经不用越南的海砂,变成只向大陆找砂,过往有人提过买砂会否变成利益输送大陆呢?”

立法会议员范国威则表示将在立法会提出质询,要求政府及机管局交代买砂进展及有否超支,以及一旦超支由谁承担。谭凯邦补充说,若超支金额由机管局承担,三跑建设费或持续至“天荒地老”,变相市民埋单。

缺海砂用机砂 严重污染海洋

环保触觉指机管局由使用越南海砂填海转为机砂,污染情况更为严重。(蔡雯文/大纪元)

去年4月,千亿三跑工程传出海砂丑闻,有地盘监督工程师以匿名信揭露,因找不到海砂来源,结果要以“洗水石粉”取代,但机管局从未向公众交代。匿名信更附上单据,证明承办商以次货取代“洗水石粉”填海,曾被海关拒收,但最终以走私形式运港。

一直监察三跑填海的环保触觉表示,得知三跑的砂垫层最初使用越南海砂,中后期转用内地机砂,即以机器打碎石头所得的砂料。至于填海主体则计划转用广西钦洲对开、约400公顷采砂区的海砂。谭凯邦强调,每一次填海工程都会污染“采砂”和“用砂”两边的海洋。

而机砂污染海洋情况更为严重,因机砂是将大的石头经过多次打碎,打得越碎成本及工序越多:“最后一个工序是最复杂及最污染环境的,业界称之为‘洗水’,洗走粉尘。”他做过试验,机砂中微小的粉粒用于填海,会扩散整个海面,因此香港填海规定此部分最微小的粉粒不能超过10~20%。

近期最新发展是传出供应香港海砂的钦州湾出了环评合约。谭凯邦形容该份批给浙江大学进行的环评是“千疮万孔”,“一个800公顷范围的环评,香港一亿九千万都不行⋯⋯我们一直质疑在采砂地的环境破坏非常大,(钦州湾)竟然花190万就做成一个环境影响评估或修复的建议,是不合理的。”同时合约订明环评通过才可取得余下三成费用,他直言该环评有很大机会是造假。

另外,谭凯邦指三跑填海工程采用“深层水泥拌合法”,虽然无须挖走海床污泥,以免污泥四溅,但要灌入大量的英泥至污泥层中,令其硬化,过程一样不环保。同时填海过程中,没有方法可防止填海物料及污染物释出到海洋。他重申填海工程没有一个方式是环保的。

另外,不同物料沉降速度不同,谭凯邦以日本关西机场为例,在台风之前已出现沉降现象,日后三跑是否会出现不规则沉降现象则要密切观察。

机管局日前回复查询表示,工程目前主要是使用机制砂,辅以本地公众填料,亦会从内地及其它国家进口海砂,但未回应相关填料的比例。机管局称,整体工程开支维持在1,415亿元的预算中,进展良好。而工程采用“深层水泥拌合法”填海,现已大致完成;砂垫层的铺设工作也已接近完成。

机管局目标是2022年完成新跑道建造工程,整个三跑道系统于2024年底前完工。 #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