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文看懂 美国政府为何对孟晚舟提控告

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长(CFO)孟晚舟,近日被加拿大逮捕,其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有可能被引渡到美国。图为孟2014年参加俄罗斯投资论坛。 (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25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中国电讯巨头华为副董在加拿大被捕、美国希望引渡案件背后有哪些复杂的关系?本文从时间上重新梳理了此案的来龙去脉,以及为何美国政府对华为女太子孟晚舟提出刑事诉讼。

本案的核心是两家公司以及一家银行。除华为外,另一家公司就是总部设在香港的星通技术有限公司(Skycom),现在的焦点在,星通跟华为有何关联?

银行则是美方检控书中提及的代号“金融机构1”,是一家在美国开展业务的全球性金融机构,未透露具体名称。但从检控书中陈述的细节,如欧元区国家金融机构、该银行面临美国政府罚款和被吊销资格的风险,都跟总部在英国的汇丰银行(HSBC)能对应上。

源头:美司法部对银行涉嫌助伊朗洗钱的调查

整件事要追溯到2010年。2010年,美国司法部刑事部门成立反洗钱特别小组,调查了多家涉嫌帮助伊朗转移资金的银行,随后多家银行认罚,在2012年左右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巨额和解协定。其中,汇丰因帮助伊朗等转移数十亿美元资金、违反美国规定而被罚款19亿美元,是当时最大的一笔。

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汇丰保证加强内部控制,避免5年内再次犯错;若汇丰再次违反联邦法规,美司法部可重启此案,并对汇丰提起刑事指控以及可能撤销汇丰在美国的银行牌照。显然,汇丰不想、也不敢在同一个问题上再犯错。

根据美国提交给加拿大法庭的检控书,2015年4月15日,“金融机构1”(汇丰)的声誉风险委员会在纽约召开会议,讨论是否向华为在美国的一家子公司提供银行服务。当时,孟晚舟对华为出售星通的声明等信息也被一并提交给委员会,在综合各方考量后,该委员会决定拒绝向华为的美国子公司提供银行服务。

《华尔街日报》12月8日引述消息说,汇丰银行的监管人员在发现华为公司账目存在可疑的交易记录后,将此信息提供给调查华为的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

事件转折 两篇独家报导揭开华为在伊朗的业务

那么孟晚舟的声明究竟说了什么、让银行不敢为华为提供服务?事情要从2013年年初前后的两篇报导说起,在报导中有两家公司被曝光。

2012年12月30日,路透社发表《独家:华为合作伙伴曾企图将惠普电脑设备销往伊朗》报导,指华为在伊朗的合作伙伴——星通公司不顾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在2010年年末提议向伊朗最大的移动通信公司(MCI)出口美国公司惠普的电脑产品。

报导说,据路透见到的文件,在向MCI提议出售产品的提案中,至少有13页内容注明为“华为机密”,并出现华为公司的标志。

当时,美国政府已多年禁止将电脑设备销往伊朗,以防止伊朗发展核武。而惠普作为华为的合作方,在它与华为签署的销售合约中,已明令要求禁止华为将惠普产品销往伊朗,并要求华为遵守美国及其它出口法令。

华为对此报导的具体回应就是撇清关系。华为指,注明“华为机密”的文件是“投标文件”,并指是星通把这些文件提交给了MCI。

但事情并未平息,一个月后(2013年1月31日)路透社再次以题为“独家:华为CFO与曾试图向伊朗销售禁运惠普电脑设备的企业有关联”刊发独家报导,指根据星通在香港公司登记处的记录,华为现任财务总监孟晚舟曾于2008年2月至2009年4月期间在星通董事会任职。同时,华为、孟晚舟与星通在过去十年间有过大量财务以及其它方面的关联。

报导还采访在伊朗工作过的电信经理人,表示星通在伊朗的办公室许多员工是中国人,佩戴华为工牌或有华为的名片;同时,在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上的工作简历中,有数名员工简历注明的是在“华为-星通”工作过。

路透社的两篇重磅文章引发多家银行担忧,因为欧美国家多次实施对伊朗的制裁,禁止向伊朗提供欧美的银行服务。若有公司通过美国银行系统转账到伊朗,就违反了美国法规,银行可能再度受重罚。

根据美国检方提供的资料,调查显示,“金融机构1”及其美国的子公司在2010年至2014年前后通过美国为星通结算了超过1亿美元的交易。

孟登场 疑虚假陈述撇清华为与星通的关系

“金融机构1”等数家银行随即就路透社文章中的指控,向华为问询这是否属实,结果华为数名高管在公开场合以及私下沟通中都给出一系列不实的陈述,否认华为控股星通,也宣称华为没有违反美国的制裁法。

在这些华为高管中就包括现在的副董、首席财务长孟晚舟,加上她曾经是星通的董事。针对“金融机构1”的调查,孟晚舟和其他华为代表反复表示:华为不控股星通,也不会利用美国这家银行来处理任何与伊朗相关的交易。

2013年8月,为了回复银行的询问,孟安排与“金融机构1”的高管会面,她本人做了中文陈述,同时配有翻译人员。这些陈述随后在9月翻译成英文,以幻灯片(PPT)格式递送给“金融机构1”。

根据幻灯片中的资料,孟说:“华为在伊朗的运营严格遵守了相关法律法规以及联合国、美国、欧盟的制裁法案。”“华为曾经是星通的股东,我(指孟本人)曾经是星通的董事会成员。持股和进入董事会都是为了更好地管理我们的合作伙伴,帮助星通更好地遵守相关的管理规定。”

现在美国检方认为,这些陈述被证明与事实不符,星通是华为的直属公司,两者根本不是合作伙伴关系。

而其中最关键的一条是孟晚舟说:“华为已经卖掉了其在星通的所有股份,我‘孟晚舟’也辞去了董事职位。”美方认为,这个说法完全是撒谎,因为华为将其在星通的股份卖给了一家同样由华为控制的公司。

根据法庭文件,华为不止对“金融机构1”,它还对其它三家国际金融机构做出了同样的虚假陈述。

事实上,这些金融机构是在孟晚舟的陈述后,才决定继续为华为提供银行服务。换句话说,若没有孟晚舟的虚假陈述,这些银行当时就不会参与交易。“金融机构1”的主管当时说过这么一句,如果华为实际上没有把星通卖掉的话,那这件事将足以让该行退出与华为的合作关系。

纽约州律师李进进发文分析说,“孟晚舟在她陈述里把‘我’字带进去了,说明她个人参与并了解情况。她因此有法律上的‘故意’。同时,她的这个虚假陈述带来了后果。如果一个虚假陈述不带来后果的话,政府也许不会起诉欺诈者。”

后续发展与诸多疑点

美国检控书还指出,当局相信,在2017年4月之后,华为以及孟晚舟就意识到了美国政府对其进行的刑事调查。当时华为在美国的子公司接到了大陪审团的传票,要求了解与华为在伊朗业务有关的所有生产及各方面信息。

从那时起,华为高管开始改变行程,不再途经美国,尤其是包括孟晚舟在内的华为最高层,完全终止了赴美行程。2014至2016年,孟晚舟多次赴美;最后一次访美是2017年2月下旬到3月初,是华为在美国的子公司被调查的前一个月。

此后,孟再没有访美记录。但孟的一个孩子在美国寄宿学校上学,孟却从此不再过境美国或访美。而这种现象也出现在另一位华为高管身上。

美国检方随后发出的反对给予孟晚舟保释的信中说,在华为的美国子公司收到大陪审团传票后,华为就采取措施将熟悉美方调查内容的中国雇员调到了其它国家。

“美国政府意识到华为用机构层面人员变动阻碍美方调查,移走掌握华为的伊朗业务信息的潜在证人。”美国检方的信中写道。

而直接跟案件相联的关键问题就是2009年后,是谁控制星通?孟晚舟的律师上周五表示,2009年孟晚舟和华为切断了与星通的关系,所以不应让她为星通之后这些年的活动承担责任。

但美国检方表示,星通仍受华为的控制。检方称,2010至2014年,星通被用来为华为与伊朗的交易做掩护,孟晚舟的虚假陈述欺骗多家银行批准了多项违反制裁的交易。

《华尔街日报》周二(12月11日)的文章指,根据其2011年的报导,星通香港档案中列出的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一名员工表示,星通为华为所有。

在经历三次保释听证后,加拿大法庭已经批准孟晚舟以健康为由、重金抵押的严格保释条款。接下来,孟是否会被顺利引渡到美国,孟何时才能被引渡到美国,都是未知数。#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12-12 1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