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纪委门前当众截访 80岁老人被强拉走

人气 2328

【大纪元2018年1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周三(12日),北京市许多举报人在市纪检监察局门口,要求见领导,但是没有被接待,也没有得到任何答复。一名西城区80岁老太太,还没进入市纪委就被截访人员强行拉上车带走。

市纪委门口明目张胆截访

北京西城区访民孙宝妹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被截的老太太,是西城区的,我们经常见面。这个老人上访多少年了,今天她是到北京市纪检监察局来举报的,被几个男人强行拉上车,围观者喊你们这是违法行为,他们才放手。之后,在没人注意时他们又把她给装上车拉走了。”

据孙宝妹介绍,“这个老人已经80多岁了,拆迁时她家的两套房子被人给吃(吞)了。所以她老找政府查一查到底是谁给吃掉了。截访人员不让她进北京市纪检监察局,几个男人强行把她塞进车载走。”

截访老太太的车。(视频截图)

举报贪官再遭骚扰恐吓

去年,孙宝妹因为所居住的公房被倒卖,举报西城区区委员徐利,但始终没得到答复。12日她再次踏进纪检监察接待室,希望这次能给她一个答复,不料负责人员不但不理会她,还径自走开了。

于是,她就到监察委找陈书记,请他给答复。13日市纪委就给她打来电话。

孙宝妹对大纪元表示,“我举报多年,他们纪委、监察委都是走形式。去年我举报徐利11条罪状,都有证据,就是没下文。今天他们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他们查了没有问题,还说找徐利谈了,我问他是怎么查的,他说保密,还说他们用了很多的办法还是没查到。他们就是在包庇。”

“从我12日到北京市纪委查我举报的事后,丰台区分钟寺村九队的人13日就开始找麻烦,白天来一次,晚上19点左右又来了5个人,明目张胆地敲门,之后又拍照走了,我报警迟迟不出警。”

孙宝妹的公房13年前被房管所管理员以置换名义盗卖后,现在居住的丰台区分钟寺村九队的房子是属于西城区的周转房。今年11月8日前,西城区的公安曾答应给她一次性解决问题,给她西城区以外的房子。

“从那以后丰台区分钟寺村拆迁办的人就开始骚扰我,泼粪、断电、鸣枪等各种手段。让我联想到的是他们勾结在一起,那边说给我解决问题,这边打压我。”孙宝妹说。

寒冬夜宿信访办门外

最近北京气温很低,几乎都在零下10度左右,访民圈里一直在传一个视频──访民夜宿信访办门前,排队等隔天的接访。由于每天排队的人太多了,有时就是进去了,还没等到提交问题,工作人员就下班了。

在京的甘肃访民罗巧玲告诉记者,“我因上访肋骨断了,去排一次队,我的后侧及背部要疼好长一段时间,信访口排队真的太受罪了,访民为了排到前面能早点进去反映问题,很多访民晚上就睡在国家信访局门口早早占位置排队。”

官员贪腐 百姓难以度日

“国家信访局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挤满了人。前一段时间,听说因为人太多,挤死了两个人。”“国家一直说追责,追责,追谁的责了?想想我的事情,我反映的是政府不作为、乱作为、贪污腐败的问题,可是政府却把它归为行政范围的事情推到法院,法院的人都很无奈。”

罗巧玲原籍是甘肃省华亭县东华镇北河村,属煤矿塌陷区。当局建造的北河村安置楼,本应是对北河村村民的集体安置。可是安置楼住的却是城市居民、村镇干部,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

“我一套安置房被村镇干部变卖给了城市居民,我分文没有得到,现在造成我无家可归,长年在外漂泊流浪靠乞讨度日,上访4年至今无人过问。”

因为在当地无法生存,罗巧玲带着孩子到北京一边乞讨一边上访,身体患有多种病,为了上访还摔断3根肋骨,欠下30多万元债务。正常的话,她的女儿应该上小学4年级了,却因为无经济能力无法继续进学校就读,这让她特别难过。

罗巧玲表示,“访民真的太可怜,太无助了,国家中纪委,信访局,不受理老百姓的问题,老百姓去哪里说理,中国哪还有可以说理的地方?”#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访民2018最大愿望:能有诉理的地方
全国访民团结日首聚国信局要人权
江苏维权人士单利华出狱 在看守所曾被灌食
重庆访民集会 抗议被中共以“精神病”打压
最热视频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有冇搞错】中共为何放过马化腾?
【唐浩视界】透视五大内幕 G7欧盟热挺台湾
车评:2.9秒的冲击 2021 Chevrolet Corvette Stingray 2LT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