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话《笑得好》选译

笑得好起死回生 “痛”医

作者:允嘉徽

看箭!(pixabay)

  人气: 575
【字号】    
   标签: tags: , ,

三百多年前古人借“”来讽世的也不少。这里是借“医”讽世的两则笑话--驼背、内科外科,笑得很“痛”!

治疗驼背

有一个行的人自夸能治好驼背。他说,即使身子弯得像弓一样,曲得像熟虾一样,甚至从头弯到腰,只要请我一治,即刻笔直。

有个驼背的人相信他的话,请他治疗。那行医的要了大板二片,将一板放地上,叫驼背人仰睡在板上,然后又将另一板压上,两头用粗绳子紧紧捆起来。

驼背人痛到不行,撕心裂肺地喊着:停下来!停下来!那人任他叫喊一概不理,反而用足了力气重压。驼背人直了,人也随即死了。

众人揪打施术的人。那行医人说:“我只知治驼背,我哪里管人的死活呢!”

石老建议学说这则笑话的身段:要学驼背人的悲痛声,又要学行医人告饶哭声,才发笑。

外科内科

有一个士兵中箭,阵中退下,疼痛不已,延请外科名医治疗。

外科医生一看连声说:“不难不难!”
说完立即持大剪刀剪去露在外边的箭管,然后索取医疗费,就要走人。

士兵说:“剪管谁不会?箭簇留在体内,急须医治,何以就要离开?”

外科医生摇头说:“我外科的事已做完,这是内科的事,怎么也叫我医治?”

石老评语:现今做事的,全不实心用力,每每借口推诿,和这有何两样。

*《笑得好》原作者石成金简介:

清代乾隆年间江苏扬州人石成金,字天基,号惺庵愚人,留下中国十八世纪的笑话集《笑得好》,谑称“毒笑话”。石成金是清代的医家,他不仅诊断个体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体社会­善性佚失的病情,进而开出了“笑话”为药方、为针砭,愿以“笑话”作为提振世道、回复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针”。

他在〈自序〉中这样说:“人以笑话为笑,我以笑话醒人;虽然游戏三昧,可称度世金针。”

石成金是医家,也学佛、向佛,认为人性本善。然而,在近三百年前,石老已经意识到:物欲横流昏蔽了善性、风气败坏堕落了人心,腐蚀败坏的世道人心已经走入沉痾痼疾,不下猛药已经救不了了!

石老的〈自序〉说:“予谓沉痾痼疾,非用猛药,何能起死回生”?所以,他以“毒笑话”醍醐灌顶。

从将近三百年后的今天回顾《笑得好》,竟然世道人心的堕落那么的相似,惟今天人间道更加下流了。看《笑得好》果若入耳发笑,而且入耳警心, 这就“笑得好”,悟得了“度世金针”三昧!@*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出家不修心、修口,仅仅是走形式,徒劳无益……三百年前的毒笑话,道出世道的堕落面何如呢?
  • 有一人家中一贫如洗,一天晚上,夫妻同睡,丈夫作梦中拾得一锭银子。欢喜地和妻子商议着生财之道。
  • 这两个笑话都是笑夸嘴的人,刚好都是借“月亮”发挥夸嘴的“功夫”。借题发挥到底夸得好不好 ?
  • 这是两则和老虎有关的“毒笑话”,同样都是借“虎”发挥讽刺“爱钱”的。
  • 这里是有关“失言”的两则笑话,人算不如天算,“巧合”还是发生了,想避也避不了。
  • 三百年前的“毒笑话”醍醐灌顶,说“小”的笑话二则,博君哂一哂、省一省。
  • 花木兰的故事被记载在南北朝时代流传下的民歌中,花木兰本是闺中少女,适逢乱世征兵,木兰可怜父亲年迈,于是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奔赴战场。2009年,神韵以纯正纯美的中国古典舞艺术形式将这一深入人心的故事生动再现在舞台上,舞剧《木兰从军》获得全世界观众的赞赏。
  • 中国古典舞是五千年庞大中华文化基奠中,艺术体系里面的一支肢体表演形式。几千年来,它在民间、宫廷以及传统的戏剧中世代相传,历经各朝文化的基奠和淬炼,最终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完整、庞大的舞蹈体系之一。
  • “飞天”一词是跟随佛教一起传入中国的,“飞天”在佛教中的含义是天上掌管音乐和舞蹈的神,每当天上举行盛大的佛会时,她们就凌空飞舞,以舞蹈、音乐和鲜花礼赞神明。在敦煌壁画的创作过程中,她们的形象被虔诚的工匠亲眼目睹并描摹、雕刻、记录下来流传后世。
  • 艺术是人类文明的智慧结晶,追溯历史,艺术的起源往往与信仰有关。当人们的某种思想感情太过强烈时,就会将其表达出来,用歌声、用图画、用舞蹈。在上古时期,人们对神明的敬仰之心、虔诚之意超越于其它的任何一种感情,因此,在任何一种人类艺术的滥觞阶段,我们最常看见的就是描绘天国神佛的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