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宗被盗? 陕北千亿矿权案再起风波

人气 6179

【大纪元2018年12月29日讯】一说卷宗“丢失”,一说卷宗“存档”,“陕北千亿矿权案”由中共最高法院宣判一年后,近日又陷入口水战。

《中国经营报》12月26日的报导引述多名知情人士说法称,在最高法院审理的“陕北千亿矿权案”的二审卷宗,已于2016年11月一次性丢失。但第二天(27日)和第三天(28日),中共高院接连通过《新京报》和澎湃新闻发声否认,称“该案二审卷宗已于2018年9月26日归档”,“卷宗丢失”一说系“谣言”。但仍无法抹去外界的疑虑。

但这场“丢失”风波让离奇的“陕北千亿矿权案”再次备受关注。

案件起源于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关于一起煤矿所有权的纠纷。2003年双方曾签订勘查合同,之后探出的煤矿蕴含20亿吨储量的优质煤矿资源,估值高达千亿元。但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况下,在2006年与其它公司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导致“一女两嫁”。

于是凯奇莱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发琦展开了一场持续十余年的“夺矿之战”。

《中国经营报》报导,该案先后经历了陕西省高院一审胜诉,重审败诉,2017年12月21日最高院做出判决,赵发琦胜诉。“丢失卷宗”一说,就是发生在最高法院做出判决的大约一年前。 

据报导,该案的卷宗分为正副卷。正卷是开庭的文件,当事双方都可以查看,包括2013年开庭的全部材料。副卷则包括内部的一些审批、合议记录等。报导强调,卷宗丢失情况得到了多位知情人士的确认。

具体细节是:2016年11月下旬的一个周末,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法官办公室内)。审理单位在发现卷宗丢失后,曾多方寻找,有关人员还曾详细查看监控录像,而事发时的监控录像为黑屏,随即便逐级汇报至院主要负责人。但过去两年里,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巧合的是,就在丢失前20天,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在网上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等人曾干预该案。 

凯奇莱于2006年在陕西省高院起诉西勘院违约后,同年11月份,陕西省高院判决双方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西勘院随后上诉至最高院。 

2009年,最高院对此案进行审判,撤销原判,发回陕西省高院重新审理。高层授意下,陕西省高院于2011年3月30日作出二审判决,彻底改变了该院一审判决的结果。

赵发琦在2011年8月19日被榆林市公安局抓捕,在看守所关押了133天后,以取保候审放出,后被判无罪。

早前《财经杂志》曾报导,最高法院审理该案期间,2008年4月底,时任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的奚晓明邀请陕西省政府官员到最高法院“商议案情”。中共陕西省委向中共中央办公厅做了汇报,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做出批示,“要求正确引导舆论”。

该案一直到2017年末,尽管最高院作出第81号判决,认定凯奇莱与西勘院合同有效、继续履行,但据报导,如今一年过去,胜诉的赵发琦仍然没有从地方政府那儿拿回矿权。

中共央视的报导称,“西安地勘院,作为合同纠纷中的另一方,在最高法判决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之后,却依然拒绝执行。尽管他(赵发琦)已经向当地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但至今仍没有任何结果。”

这也并非陕西当地官员首次“犯上”。位于陕西秦岭北麓的高档别墅区,因涉及官员腐败及违建,被习近平多次点名要求整改,但近四年未处理。直到今年在中共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两度亲赴陕西秦岭违规建别墅群才开始拆除。西安官场多名官员因涉案而落马。#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山东民企花8千万元买200亿国营大金矿黑幕
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批煤老板狂买私人飞机
中国能源矿产成企业家与官员犯罪重灾区
中国能源矿产成企业家与官员犯罪重灾区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护理中心拉客 女老板被起诉
【重播】川普签署美国第一医保计划 3大要点
【珍言真语】郭卓坚:中共越界绑架12名港人
【珍言真语】杨健兴:港警改例 扼杀网媒阻真相
【新闻看点】遭美重击北京狂扰台海 美军重返台?
【时事纵横】中共“脑残及惩罚”外交 美欧抵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