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时代】

街对面的烛光:那个叫铭慧的女孩

传奇时代博客

铭慧曾经不明白,承欢膝下,这种对别的孩子来说如此理所应当的事情,为什么对她而言那么遥不可及。(传奇时代博客提供)

    人气: 1095
【字号】    
   标签: tags: ,

这是一群人在伦敦中共使馆对面的人行道上和平抗议的故事,
这个故事从2002年开始,一直持续到十六年后的今天,
并且是以每周七天24小时不间断的方式进行着。

铭慧这个女孩是最让人唏嘘不已的。人说人生如戏,现在的片子里保留的故事,仅仅是她在采访里讲出的故事的一半⋯⋯

“我第一次听完铭慧的故事的时候,我说,这个故事非常powerful,会直戳人们心中善良的角落。铭慧叹了口气说,对别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故事,但对当事人来说,是多少年的艰辛历程啊。”——小倩

她的父亲被抓走后,她和妈妈第一次去很远很远的看守所看爸爸的时候,经过一个特别的房间,经过了一些她当时看不懂的物件。后来妈妈告诉她,那些是刑具。

他父亲第一次被抓判了一年半,回来后,警察天天守在他们家门口,她一掀开窗帘就能看见外面的警察,他们随时都能闯进来抓人。父亲不得不离开了家,可是蹲守的警察却没有离开。

有一天妈妈把铭慧带去公园。杨柳依依,风和日丽。对面走过来一个人,身影是那么熟悉。可是他戴着墨镜,压低了帽子,明显不愿意被人认出来。那是铭慧最后一次触碰到爸爸温暖的手。再后来,再后来就是十五年的牢狱之灾,如片中描述。

母亲被抓的过程更是戏剧,放学回家,一进门就被一只陌生的手钳住嘴巴:“别出声,我们是来抓你妈的。”

铭慧曾经不明白,承欢膝下,这种对别的孩子来说如此理所应当的事情,为什么对她而言那么遥不可及。她在采访中念著那首歌词:“不要说月光如水,可知那是女儿的泪。”眼泪如断线珍珠。

她的身形是那么柔弱,如小倩所说,没爹妈疼的孩子,长不高。而她的力气又是如此之大,我和马导与她握手,感觉是被一个小钢钳钳住。

记得吗,这双手把一千多磅的货物拉进超市摆上货架。

记得吗,这双手白天握著裁缝剪刀,晚上托著餐馆沉重的盘子——生活太沉重,用真实的疼痛磨损著那个关于艺术的梦想。

在和她对话的过程中,意外的,另一个伟岸的身影被渐渐勾勒出轮廓。

他原本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父亲,像天下所有疼爱自己女儿的父亲一样,他希望在生活中保护她,艺术上启发她,为人处事中引导她。然而从1999年,警察们破门而入把他抓走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人生完全偏离了本来的轨迹。

法轮功被迫害前,他是各种“先进”“标兵”“十佳”。

法轮功被迫害后,他被同样颁给他那些荣誉的人,剥夺了一切——荣誉、事业、家庭、自由、尊严……还有,疼爱女儿的权利。

他曾经画过一只鹿,叫做“森林之王”。铭慧说,那只鹿的眼睛充满了善良。

“善者为王”,这就是铭慧的父亲对“王者”的理解,这就是他亲身用对苦难的豁达,对施暴者的宽容演绎出来的含义,这是他近二十年来处事的准则,也是他最希望馈赠给女儿的礼物。

铁栏那边的爸爸曾经对她说:“爸爸现在做的这些,是为了你们将来能有一个好的环境。”

走过困惑,走过迷茫,铭慧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能体会父亲的这份苦心。

西方的圣诞节犹如中国的传统新年。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一年的辛劳在这里画上句点,远方的游子回家团圆。平安夜结束了拍摄,却也因为交通停摆不得不在伦敦多滞留一天。于是那个圣诞节,是和高姐小倩还有铭慧她们一大帮人一起过的。大家引进中国传统,快快乐乐地吃饺子。我和铭慧还有另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戴着驯鹿帽子疯在一起,在屋里蹦来蹦去。

有时候我真的很吃惊,这样一个在缺乏正常家庭关爱,有极大可能心智变得封闭、极端的孩子,现在居然还保留着孩童一样的天真。她的笑容还是那么无邪,和那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铭慧和那个小姑娘一起摇头晃脑唱圣诞歌的时候,给她俩拍了张照片。我说,给你父母看看吧。他们会很高兴,看到你这样的笑脸。@#

▽影片:【传奇时代】街对面的烛光

──转自传奇时代网站:legendsunfolding.com

(点阅传奇时代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