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使用“不理会条款” 福特获三位前省长支持

卑诗省、萨省、魁北克省前省长表示支持安省省长福特使用宪法中不理会条款。(大纪元合成)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兰多伦多编译报导)安省省长道格·福特 (Doug Ford)决心要把多伦多市议会的规模削减接近一半,虽然法案遇到很大阻力,安省高等法院上周否决法案,福特于是援引加拿大 “权利和自由宪章” 中的 33条中 “不理会” 条款,再次引入法案,三位前省长近日表示支持福特的行动,这是宪法赋予省长的权力。

卑诗前省长简惠芝(Christy Clark)、萨省前省长沃尔(Brad Wall)和魁北克省前省长让•夏赖(Jean Charest)接受CBC专访时都表示支持福特省长做出的决定,他们表示议会是民选的,33条“不理会条款”在宪法当中,为民负责的民选议会当认为有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这也是这项宪法条款存在的原因,。

简惠芝说:“安省省议会合理的使用了自己的权利,实际上,我认为这对加拿大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加拿大人会认为事情怎么老是悬而不决?福特的所为显示出,事情可以办成,虽然方式独特,我认为他做的对。”

卑诗前省长简惠芝(Christy Clark)(加通社)

她解释说,并不是说法庭管的太多,法庭和媒体及议会一样都是民主制度的支柱,法庭审理一个案子要花费很长时间, 33条款让宪法确保最终做出决定的、制定公共政策的是为选民负责的人,选民们每4年选举出来的人。法庭不像议会是选举出来的,不属于这一体系的,所以由法庭来制定公共政策是冒险的,不合适的。

33条款最近一次使用是萨斯喀彻温省,2017 年萨省调用这个条款,来资助天主教学校。

萨省前省长沃尔(Brad Wall):“对省长来说,该条款是非常重要的工具,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在福特做出行动后,人们担心法庭的裁决,省长们可以使用这个条款也是法律的一部分,这是法庭和民选议会的一种制衡。”

萨省前省长沃尔(Brad Wall)(加通社)

这个条款问世已经接近 40 年,在加拿大全国范围内,仅被引用过 15 次,用得最多的是魁北克省。魁北克在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援引这一条款来保护自己的法语语言法。

魁北克省前省长让•夏赖(Jean Charest):“33条款在魁北克有很长的历史了,问题是条款是否得到正当使用,按照我的经验,这个条款在捍卫语言、人们信仰自由等方面使用过,我发现如果省长要使用这个条款,必须按照自己的经验来判断条款从政治层面使用的正当的,不是用于独裁,条款赋予省长权力的同时也有责任,要向公众显示,省府使用终极武器来立法,而且理由充分、正当。”

魁北克省前省长让•夏赖(Jean Charest)(加通社)

夏赖还表示,萨省和卑诗省距离多伦多市中心很远,但两省的省长们都听说过,多伦多市议会多么的难以管理,省长福特显示出他决心改变市议会。”

简惠芝表示,现在离多伦多市选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虽然时间紧迫,但福特看来不想再等三年时间才进行市议会改革。

媒体忽视的问题

简惠芝强调媒体忽视了福特省长一直强调的、也是许多人在问的问题,谁管理我们的国家?是人们选举出来的人,这个人要把事情快速、高效的办好,所以像跨山油管这样的项目可以推进?还是不是民选的人,不为民负责?我认为福特省长以自己的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而不仅仅是节约市议会的花费。

她还表示福特没有在竞选中提及缩减市议会,但人们支持他的原因之一是他缩减政府开支,和小政府政策。

沃尔表示,民众不用担心,条款不会被频繁使用,宪法的部分内容还不能使用该条款,而且省长是民选的,为民负责而且调用这个条款的效力只能持续 5 年,5 年后,又到了选举的时候。

“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第33条“不理会条款(notwithstanding clause)”赋予省级立法机构和国会能力,可以不用理会《权利与自由法章》的个别部分,在 20 世纪 80 年代关于新宪法的辩论中,联邦政府和省级政府达成妥协,使这一条款获得通过,被纳入了宪法,当时主要是为了安抚加拿大西部一些省长对法院影响力太大的担心。

责任编辑:严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