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代的认识:司徒雷登论美国对华政策

作者:仰岳

1946年,司徒雷登于北京燕京大学校园行政大楼前。(公有领域)

  人气: 694
【字号】    
   标签: tags: ,

(接前文 司徒雷登对共产党的真知灼见

司徒雷登(1876~1962)是一位出生在中国,又在中国生活了五十年的美国传教士,他创办的名校——燕京大学为中国培养了近万名优秀的知识分子。

除了教育家外,他也是一位外交家,在国共双方交战的关键年代临危受命,担任了美国驻华大使,试图挽救中国局势,可惜力有未逮。晚年的他离职返美,在贫病交加的生活中留下了著作《司徒雷登回忆录——在华五十年》及附录美国对华政策的建议。

在这对华政策的建议附录中,他明白地指出共产主义的真实面目是一种恶魔的制度,它的欲望永无满足之日,任何善意与温情都不可能改变它的态度,同时又指出了美国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协助保卫台湾以防止共党在全球的扩张,内容句句充满真知灼见。在五十年代,世人们还普遍不了解共党的时期,他就有此深刻的认识,在现今读来,不禁令人感佩其预见的真知灼见。笔者谨摘录全文精华,供读者参阅:

美国对华政策的建议(精华节录):

过去有许多人问我,美国应该采取何种对华政策?

其实政策两个字涵义甚广,要应付世界上这么多不同的国家和区域,我们当然要运用各种不同的方法,中国虽是一个大国,但也仅是我们面对的众多国家之一。在我看来,我们要进行任何对外政策时,首先要知悉美国的立国原则,那就是人民与国家有自由的权利,然而我们不仅要关切自身的自由与安全,同时也必须关注其他民族的自由与安全,这是神给我们国家的使命。

目前有一场全世界的战争正在猛烈进行着,这场战争中有一方正努力地逼迫全世界接受一种以奴役全人类为目标的邪恶政权,另一方面是以美国为主的代表的自由世界正反抗着它们。我们应该帮助一切寻求自由的人们对抗共产集团对世界的威胁。

共产主义是一种恶魔的制度,它们否定神的存在,也否定人有灵魂。它们宣布一切事物都是物质,一切的行动都是唯物主义。它们强迫全人类接受它们,并运用武力及欺骗手段达成其目的。共产主义要吞噬一切以达成自己的生存,它的欲望永无满足之日,任何善意与温情都不可能改变它的态度,对于这个扰乱世界的恶魔我们必须全力阻止。

对于中国的关系,我们美国人必须赓续自清朝以来的传统,并同情他们的人民,协助维护他的主权及领土。我们美国人应该研究及了解中华民族的优点与才能,他们是一个有知识、毅力的民族。他有四亿五千万的人口,占世界的1/4,他的领土比美国还大,位置正在亚洲的中央,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美国了解他被称为“中国”的文化意义,也应该学习他与美国之间的外交史,知悉近百年二国之间的一切交流,也应当理解中国的革命史,了解那个政府抵抗日本的侵略的成功、对同盟国集团的付出以及联合国的贡献。美国人也应该想到,雅尔达密约与波茨坦会议对中国政府的影响,想到苏俄的背信弃义,扶植中共夺权的过程。也应想到现在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与中共的对峙,比较这二个政府对世界的贡献。

中共政府驱逐了所有西方自由世界的人民,将过去我们在中国一切的文化、经济、教育……等建设摧毁殆尽。中共政权是苏俄共产集团的一部分,它们将中国的民众关押在铁幕中并将之成为赤化世界的帮凶,以侵略者的姿态侵犯了一个个邻国。它们对外国传教士以及信徒们百般毁谤并施加酷刑或杀害,又将大多数的外商驱除出境,且留了一部分作为“人质”。它抨击一切非共产国家为帝国主义者,又说美国是其中的首领。

但是相对地,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接受了一切被中共逐出的传教士,他们也开始在这块土地上从事过去的一切工作。我们可以信赖中华民国可以在与共产主义的战斗中坚持到底,他使得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抵抗的精神不坠,也让中华民族主义在这场世界性的战争中站在自由这一边。他也在亚洲各民族间燃起了抵抗的精神,他就是这样与美国并肩战立,对付一个共同的敌人。透过中华民国政府,我们也与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甚至在大陆的中国人保持联系。

自1950年6月韩战爆发时,美国就拟定了要与共产集团作战的决策,除了对韩国,我们也在亚洲各国菲律宾、越南……等地抵抗它的入侵,同时命第七舰队协防台湾,自艾森豪总统开始也一连串地给予中华民国政府各方面的援助。美国一改了过去的态度与行动,我感觉这是一种健康的演变,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与美国一起对抗共产主义,站在自由世界的这一边。他们不只给了亚洲也给了世界上其他对抗共产主义的地方竖立了绝佳榜样,所以美国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协助保卫台湾,绝不可以让他被共产集团夺去,他与美国在政经、外交、战略各方面的影响是休戚与共。

1948年,司徒雷登担任美国大使时。(公有领域)

近期美国又面对了一个老是被提起的两个问题:一是美国是否要承认中共?二是中共是否该被允许进入联合国?

这是显而易见的问题,美国在很久以前就承认了中华民国,他不但是联合国的发起国,同时也是常任理事国。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承认中华民国的问题,也不是准许他进入联合国的问题;而是要撤销对中华民国的承认转而承认共产党政府的问题,从而将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次地位给共产党政府的问题!!

也有人提出两个中国的分裂办法,但我看来这不可行,美国一向赞成一个中国的原则,现在世界的局势已有25个国家把它们过去对中华民国的承认转到中共那里,在这局势下美国当如何做呢?

我只能说美国的任何作为应当考虑我们国家的立国精神及宗旨,目前美国成了自由世界最有力的代表国家,所以美国千万不能采取任何加强共产集团的行动。假如美国一旦承认中共,就将助长了全世界的共产国家,同时伤害了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国家,也大大地增加了共产集团的力量,也会让世界各自由民族对美国心灰意冷,让他们心生怀疑美国的可靠性,减弱了他们与共党对抗的意志。

我有充分的理由证明,也可从世界各共党国家领袖的发言及行动中看出:无论它们占领哪个地方,哪个地方的共产政权都尽力消灭当地人民自由的原则与习惯,它们对宗教宣战、对神宣战,利用一切想得到的方法强迫世界各地人们接受无神论、唯物主义。每个对共产主义有力的行动都必将损害自由世界的利益,所以美国不只为了自己国家,也应当为了全世界的好处,应拒绝承认中共,也要阻止中共进入联合国,同时也要反对与中共贸易的政策。

最后要再次提醒美国政府应当记取的历史教训:美国过去有好几次容许自己与邪恶妥协,但是最后都没得到任何利益,而这妥协都大大伤害了其他国家。我记得几个例子: 1917年的“蓝辛-石井协定”我们对日本让步,1919年巴黎和会关于山东又对日本再次让步,进而引发日军侵华。1945年又在雅尔达会议上妥协,引发共产集团在全球扩张。我们当记取历史教训,任何外交政策切莫受到利益交换以及虚伪不实的承诺,一切政策应当建立在我们的立国基础及精神。

参考史料:

《司徒雷登回忆录——在中国五十年》司徒雷登著  新象书店发行 1984年2月     #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美国一直坚持着个人的民主自由,对神的信仰,对人类尊严的尊重。我们自由世界与共党的理念绝对是不能并存的,共产党已经宣布了他的社会目标,但却采取了不择手段的邪恶原则,他们将欺骗发展成最高艺术,依赖着武力、谎言作为手段。那怕它们能看出将人类推向地狱的深渊能有利于它们的目标,它们仍会豪不犹豫地进行下去。
  • 司徒雷登这名字在中国大陆几乎家喻户晓,他是一位出生在中国,又在中国生活了五十年的美国传教士,他曾在自传中谈到,自己身上中国人的成分比美国人的部分还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