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文看懂 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将造成哪些影响

图为香港民众9月8日从遮打花园游行到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呼吁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114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6日讯】编者按:美国国会众议院周二(10月15日)全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预计参议院下周也有进一步的立法行动,目前法案已得到23位参议员的跨党派联署支持。若两院投票通过、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将成为近30年来美国对香港政策方针的首次重大修订。

因法案对中共具足杀伤力,中共外交部周三(16日)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扬言将采取措施“反制”。那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究竟触动了中共的哪些痛点,以下就读者关心的问题整理成文:

简单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增设制裁机制、将填补1992年国会通过的《香港政策法》中的缺陷,法案可以进一步完善美国对香港的政策:既含终极的“核选项”,可终止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待遇,以及对相关人士进行制裁,又有“身体年检”,在香港的自治权退化到无可挽回前,能让中国大陆、香港以及美国三方提前作出修正。

具体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今年6月由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和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卢比奥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要求美国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审核香港有否按照《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及《国际人权公约》保有充分的自治、人权和民主。同时,法案规定对侵害香港自治和人权的官员实施拒绝入境、冻结在美资产等形式的制裁,且对申请美国签证、因参加民主抗议而留有案底的香港人予以通融。

1. 众院通过的新版本含哪些新变动?

众议院周二全院表决审议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仍集中在五个方面,部分措辞和要求比6月的版本更严厉和明确。

第一,更加明确要求香港自治情况的年度报告。旧版本在年度评估香港自治情况时只笼统要求“足够自治”(sufficiently autonomous),但新版本明确要求评估香港政府在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门在维护法治、保护公民权利方面的“自主决策”(autonomous decision-making)。

在认证(certify)香港是否继续享有不同于中国大陆的特别待遇方面,有明确列出涉及美国-香港的协议和条约,包括商业协议、执法合作、不扩散承诺、制裁执行、出口管制协议、涉及税收和货币兑换的条约和协议等。

第二,拓宽制裁对象范围。旧版本的制裁对象只包括:对绑架香港书商和记者事件、以及将行使基本自由人权的人士移交中国大陆进行拘押、逼供和审判方面负有责任的当事人。新版本则要求总统确定哪些人对以下行为负有知情责任(knowingly responsible):1)对香港任何个人真正实施或威胁移交、任意关押、酷刑或强迫认罪;2) 屡次进行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港共同义务的行为或决定,这些行为或决定同时也损害美国在香港自治和法治方面的国家利益;3)在香港进行其它严重侵犯国际认可人权的行为。

第三,放宽对港人签证的待遇。旧版本要求确保争取香港民主、人权和法治“和平示威”而被捕、留有案底的港人,不会因此被拒发美国签证。周二的新版本没有明文强调“和平示威”,要求港人的签证申请不会仅因他们参与抗议活动、遭“有政治动机的”(politically-motivated)拘捕而被美拒签。

第四,出口管制报告要求的变动。旧版本要求商务部提交年度报告,评估香港政府是否切实执行美国的出口管制法规以及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规定。新版本要求总统提交报告,要求在法案生效后180天内提交,删去每年提交报告的要求。

第五,制定策略保障美国公民和美国企业的在港利益。旧版本提出之时是港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因此当时主要针对《逃犯条例》。但港府现已被迫宣布正式撤回修例,所以,新版本将这部分内容剔除,代以政策声明,并要求国务卿在确定港府有类似法案提出之时通知国会,评估风险并制定保障美国在港利益的战略。

新版本仍保留了制裁措施,包括冻结被制裁者在美资产、禁止本人及直系亲属获得入美签证或吊销现有签证;以及给予美国国务卿可以出于维护美国国家利益或香港自治而实行“豁免”的条款。

2. 美国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民心所向吗?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广受民间欢迎,在白宫“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的请愿网站上,近期至少四个跟《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相关的征签,人数都远超十万,分别是7月8日发起的“请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征签;8月29日发起的“停止香港警察性侵抗议者 促请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9月4日发起的“香港对特首林郑月娥所谓的‘让步’说不,继续呼吁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征签,该征签1天内就有超过十万人签名。

6月11日,白宫网站上发起的要求取消支持香港《逃犯条例》修订(又称《送中条例》和《引渡条例》)的香港和中共官员的签证的征签,到本周二已有29万人签名。

白宫“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的请愿网站上,近期至少三个跟《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相关的征签,人数都超过十万。(翻摄自We the People)

自从林郑月娥政府强行推送《引渡条例》修例以来,在世界各国的“香港人”纷纷自发进行各项支持“反送中”的活动,包括:刊登广告、给当地民选官员打电话、建连侬墙等进行声援。

美国国会议员也称为民选官员,须代表民意,他们也要倾听选民的声音。8月是美国国会休会期,不少议员都会在8月频繁参加市民大会(市政厅会议)、跟选民接触和交换意见。声援香港反送中的声音也会在这个时候传到议员耳中。

同样地,中共多次诋毁美国,指美国是操纵香港局势的“幕后黑手”,也让美国民众愤怒。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8月的调查报告显示,六成美国人对中国(中共)没好感,这一比率成为2014年开始调查以来的新高,比去年高出12%。

3. 美国介入香港事务,是不是中共说的“干预中国内政?”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近来连续两日指责美国国会正在推动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称美方在干预中国内政,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事实上,中共从来都用“干预中国内政”来杜绝外界的正当批评,但这招对香港事务不俱适用性。

因为如果只剩下中共单方声称香港是其“特别行政区”,而剥夺国际社会对香港自治的承认或发言的权利,那香港的自治才真是名存实亡、沦落到跟大陆某个省差不多的境地。

其次,香港的自治地位是基于国际条约《中英联合声明》而来的,随后再按《基本法》落实“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作为国际条约,香港的自治内容在联合国都有备案。

据网络上公开可查的《中英联合声明》文本,“一国两制”的相关表述写在《中英联合声明》第三条下的第十二小条规定中。

同时,《中英联合声明》中第二条也明确规定,“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

而后来中共人大通过的《基本法》则是根据《中英联合声明》中中国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制定的。

周二众议院全体表决前,发起该议案的众议员史密斯说的一句话最俱代表性。他说:“我们敦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忠实地履行(他们自己的)政府诺言。”

中国问题研究专家横河表示,“既然写入《中英联合声明》,就不仅仅是中共单方面政策宣示,就有国际义务。”“而且退一步说,哪怕是单方面的政策宣示、只要是中共就可以赖账?这不是承认中共从来说话不算数?!”

严格地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内容是指,如果香港自治被中共完全蚕蚀,美国将香港视作另一普通的中国城市,就将不再给予香港不同于中国大陆的区别待遇。

美国当然有权决定是否给予香港区别待遇,这些内容属于美国本身的主权范围,反倒是中共不希望美国改动、美国自己的对香港政策——这是中共在试图干涉美国的内政。

4.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如何保障香港自治?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鼓励国际社会持续关注香港的自治状况,并震慑损害香港自治的港府以及中共官员及人士,且避免了让香港市民一同承担“香港自治权恶化、被取消特惠待遇”的后果,同时,还能鼓励为民主自由遭受香港警察滥捕并起诉的个人,不至于让英雄流血又流泪。

香港社团组织“香港众志”的主席林朗彦表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列明香港人不会因为参与和平抗争被捕,而被美国当局拒绝发出签证。

“香港很多示威者之所以被捕是由于警察滥暴,被人罗织罪名,很多被捕人士只是和平抗争的参与者。为民主自由发声是国际社会认同的价值。”他说。

香港民众9月8日到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前,许多民众举着“希望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英文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中共宣传说,美方推进《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目的是借香港伤害中国,其实是说不通的。因为美国只要动用现行的《香港政策法》(1992年),就可对香港施加整体性的制裁,在理论上早就可行,根本不必大费周章推进《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国会的思路是,美国与香港的关系既然是以中方承诺的香港自治为前提的,如果共产党拒绝兑现“香港自治”,那么美国就有理由重新评估这种关系。

若细观《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内容,加入的每年审核机制、制裁官员等复杂措施反而会有助于弹性处理香港问题。打个比方说,就似“身体年检”。

当医生说,你的身体很健康,你自然应该高兴,对吧?但若你本身就讳疾忌医,害怕医生检出身体上的毛病,这才是最吓人的。

同样地,若每年香港的自治权都能通过美国政府的审查,实际上等同于美国为香港的“一国两制”投下信任票,反而有助于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同时亦会加强国际社会对香港的信心。且哪怕出现状况,也能在香港的自治权退化到无药可治前,让三方有机会进行调整。

5. 美国为何要加入惩罚性条款?

从中共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中共完全拒绝承认20年来它在入世协定中的承诺,也拒绝承认多年来故意违反世界知识产权诸公约的活动,对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它也同样谎称已过时。

“中国(中共)的政策制定者都是欺诈能手,可以创造性地利用举措在WTO和其它国际贸易规则的漏洞中自由穿梭。”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8年前出席国会听证时曾这样说。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也撰文说,中共正试图从过去20年扮演的国际经济秩序的“规则接受者(Rule Taker)”变成“规则破坏者(Rule Breaker)”。

若中共本身不愿履行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及《国际人权公约》对香港自治的义务,那美方就只能“先君子、再小人”——列明对应的震慑性措施,防小人、不防君子。

横河表示,对中共来说,中国国内利益集团的利益和香港密不可分,加上贸易战已凸显香港的重要性,所以它在意识到《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存在现实约束后,才对美国横加指责。

其实退一步说,美国及国际社会在香港也有庞大的商业利益,加上中、美经济之间的千丝万缕的联系,“摧毁香港以伤害中国”也不符合美国及国际社会的根本利益。目前有8.5万名美国人在香港居住。

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稍早接受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采访时说:“记住(美国的)这些办法是引而不发的手段,作为潜在的讨价还价的筹码,来保证香港抗议和五大诉求最终得到满足。”

“这不是针对香港人的,是针对中共的。”班农补充说,“这就像是一个‘核选项’,告诉中共,你不能如何如何……如果人们明白这一点,除非有一个自由而强大的香港,否则中共不会在大陆再现以往的那种增长,他们将无法进入资本市场、无法获得美元。”

6. 中共最害怕《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什么内容?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有让中共非常害怕的内容,新引入的制裁机制可以精准、有力地阻吓当权者,让他们为其损害香港的自由与自治担上个人责任。

众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明确授权美国国务卿列出侵犯人权及损害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员及人士的名单,美国可冻结这些官员的在美资产,同时撤销其个人和家庭成员的美国签证。

议员们希望通过预设法案震慑中共,通过设置越来越严厉的政治和金融惩罚来阻止中共未来可能的镇压香港民主、损害人权以及侵蚀法治的动作。

“以前中共官员犯罪,包括侵犯人权,都躲在制度后面,现在要个人负责了,谁都得三思而行。”横河说。

他表示,最近美国的一系列法律和行政命令开始追究具体个人的责任,包括正在酝酿中的对香港的立法,不仅对香港高官,对中共高官也是极大的震慑。

“毕竟贪腐几十年,一朝被冻结,人财两空是否值得(这么做)。”横河说,“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对自己的高官都不放心,何况香港高官。”

从香港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的表态也可见一斑。立法会成员、前香港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在8月赴美跟国会议员进行了三天的圆桌会议,讨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返港后她婉转表态说,法案是在《逃犯条例》通过后会有条款制裁香港,而现在特区政府已完全停止修例工作,所以她认为,美国无必要推动草案制裁香港(官员)。

叶刘淑仪曾公开推动和支持《逃犯条例》修订,同时亦表态支持香港政府驱散街头的抗议者;她本人更是数年前23条恶法的强硬推手。

自由亚洲电台时事评论员桑普9月初则表示,若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不少中国大陆官员将首当其冲。

“我相信共产党的官员都怕怕了,他们家人在美国的资产、股票、房产、现金甚至证券,在一夜之间都可以不见了。我相信现在美国政坛的风气是不再‘拥抱熊猫’了,他们会对中国(中共)硬到底。”

7. 美国国会能否弥合党派分歧、一致抗共?

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8月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曾说,美国国会眼下群情激昂,若中共在香港问题上走错一步,将引起美国国会的爆炸性反应。

首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由跨党派的议员分别在参、众两院同时提出,在众议院是共和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和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众议员吉姆‧麦戈文(Jim McGovern)等多名议员共同提出;参议院则由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和民主党参议员本‧卡丹(Ben Cardin)等数名议员提出。

此法案在参议院由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图)和民主党参议员本‧卡丹(Ben Cardin)等议员提出。(Stefani Reynolds/Getty Images)

推出法案的参议员卢比奥更是于9月3日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说,华盛顿在香港议题上,除了终止香港特殊地位和待遇的“核选项”之外,还有其它灵活、有力的方案。

他指出,华盛顿可以引用天安门事件后、国会1992年在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推动下通过的《香港政策法》,制裁与犯罪团伙合作、引发暴力以及虐待被捕示威者的相关警察,也可引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严重侵犯人权的官员。

要提及的是,麦康奈尔现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作为1992年推动国会通过《香港政策法》的元老,他在香港事务上的表态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麦康奈尔近期已多次公开警告,中共不要在香港事务上玩火。

而参院的少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Charles Schumer)也一直表态支持香港的民主抗议活动,呼吁参院尽早安排《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全院投票。

同样的,现任众议院议长、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是1992年《香港政策法》的强烈支持者。

在过去三个月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她在国会多次接见香港民主人士、听取香港事务的意见,同时也在多个场合表态说,众议院与参议员麦康奈尔(参议院)、行政当局和所有谴责香港引渡法案的人是团结一致的。“美国与香港人站在一起。”她说。

佩洛西周二在众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发言,批评站在中共一边、担心法案会损害他们经济利益的人。

“对这次讨论中站在镇压(香港民众)、政府那边的人,我告诉你:一个人哪怕获得整个世界但失去了灵魂,那又有什么意义?!”她说。

现任众议院议长、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与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arles Schumer)关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推动。(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目前,美国国会自上而下,已经在香港问题上达成共识——遏止中共侵蚀、保障香港自治是维护香港“一国两制”的底线,外界预测,参院下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概率非常大。法案将在两院通过后、送交总统签字生效。

香港资深民主运动人士李柱铭5月14日曾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NED)的主题研讨会上说:“香港对中国而言,是一把钥匙。如果香港能维持自由和法治,那么,这是自由和法治能传播到中国的希望。”

“如果香港输了,那么,中国的民主就再无曙光。”他补充说。#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0-17 2: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