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苗之战神异记

文╱张卉中
font print 人气: 8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关羽是三国时期名将,以其“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节操,千百年来为儒释道三教以及各界人士所尊崇,将他奉为神,恭敬祭拜。关帝为其尊号之一,显灵之事古来时有所闻,兹摘录《虞初新志》卷十四相关记载,将文字浅白化后分享如下。

明朝时,在湖广(布政司)宝庆(府)武冈州的城步,苗汉杂处,汉人不到十分之一,苗人数年来经常作乱,守土将吏接连遇害。弘治十七年(1504年),峒苗李再万倡乱,巡抚阎公讨平后,上奏朝庭,将城步扩充为县,以便于管辖。县城设于巫水之上,有五峒十八寨环绕其外。县宰初闻父老谈及往事,惊吓不已。关帝祠矗立于北门城上,县人敬事之,祷求必应,不过未曾见关帝现身示异。

康熙十九年(1680年),王谦出任县宰,亲友饯别时都很担心,他笑说没事。初上任,峒苗不敢猖獗。到了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七月初,在粤西全州(全州现在为广西桂林市的一个县)西延(现在广西资源县),峒苗杨应龙为了入侵城步,号召苗瑶一千七百余人。杀人祭旗,发誓于七夕之日决胜,认为孤城无戒备,可轻易占取。

出乎苗贼意料之外,王谦秘密召募敢死士三百人,加以训练。暗中侦测敌情,单骑考察地势,秘授策略。过七日,贼直逼城下,但见旌旗刀戟皆严整,如出神算,相顾错愕,于是失去斗志。

王谦分派部属守卫城南、北、西三面,自己独守城东,扼其要冲,率精锐出城,趁贼萎靡不振,深入其险要之处。苗首应龙仓猝失措,助贼道士施用符咒都失灵,都遭杀戮。贼余党丧胆奔溃,逃不及二里,伏兵四起,中刀箭火器致死者之外,遭生擒者五百余人。

当时问贼党,为何不奔窜而屈首受擒?皆曰,刚想逃,恍惚间看到赤面长髯大将,乘白马自天而下,指挥神兵,八面旋绕,因而逃脱不得。王谦备觉惊异,随即问我军,所见亦然。近黄昏,班师而返,立即登城谒帝,仰望时,但见帝面汗浃如雨,仿佛刚御下兵甲,王谦益加惶恐,叩首拜谢。

自认德薄,何敢承蒙帝力?或者正可胜邪,诚可回天?而今平苗斩妖,不请一兵,不伤一民,真神助,非人力也!王谦自觉何德何能,敢贪天之功?于是整新庙貌,恭敬祭祀,不论远近来访者日盛。县人作《平妖传》及诗歌传奇纪事,谓百年来所未有。至今已二十余年,苗患未再发生。每年七夕,王谦必恭敬祭祀关帝,不忘其伟业。@*#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自由时报记者李颖/北县报导〕正气凛然的关圣帝君,选出轻熟女炉主!一头咖啡金的卷发、足蹬10公分高跟鞋,在日本留学多年的李家穗,前天掷出连续5个圣筊,选上台北县永和市圣玄宫炉主,让不少信众惊呼是“芭比娃娃炉主”。
  • 关羽西保麦城。孙权使硃然、潘璋断其径路。十二月,潘璋之司马马忠俘获关羽及其子关平于章乡,斩之,遂定荆州。孙权传关羽首级于曹操,曹操以侯礼葬之,亦了结一段千古传唱之曹操与关羽,惜英雄、识英雄,英雄结草、涌泉相报所结之“义”缘。
  • 湖北秀才钟某应试有一奇梦。钟某进了考场,一时困倦,就在自己的号房内小睡起来。忽然梦见有一个高大英武的男子汉掀开号房帘子进来,长长胡子,身穿绿袍,原来是关帝神。他见了钟某就骂:“吕蒙你这老贼,你以为把自己的脸涂黑了,我便认不出你了吗?”说完,就没了踪影。原来钟某是三国时代虎威将军吕蒙转世,他曾智取荆州…
  • 张天师画像。(公有领域)
    张天师派关羽斩除盐池祸害,在殿里施法召请关羽。宋徽宗见到关羽大吃一惊,他抓起案几上的崇宁铜钱扔给他,说:“朕以钱名封你。”崇宁是宋徽宗的年号,因此后世祭祀关羽称他为“崇宁真君”。
  • 战乱中,戚三郎祈求关帝托梦,几经波折,离奇地找到他失散的妻子,其间充满人间道义与人性光辉。
  • 北宋时期,王迥遇仙一事,盛传大宋天下,传到了皇宫,引起了宋仁宗的注意。仁宗密托宰相晏殊,就立皇储一事邀请了王迥之父,以探天机……
  • 古时,有一种疾病是为“应声”。无论你说什么,都会从体内传出回应的声音。大唐御医张文仲,宋朝道士,如何治好了病人的疾病。诗话故事,带您穿越前朝过往,一览天下趣闻。
  • 北宋时期,一名悍妇害死了二个怀孕的婢女,却为她的三个女儿带来巨大的不幸。清朝时,有一富家太太妒恨成性,动辄打骂婢女,她的女儿因此也遭到了同样的磨难?北宋名相张齐贤,清朝大学士纪晓岚为后人娓娓道来这几个故事。
  • 一个渔翁不贪名,不图利,救下了孤女。一位官员从善尚义,收养她做义女。一个奇梦,天定姻缘,喜结连理。人的善心善行,可以使原本的悲剧,化为美好的喜剧。非亲非故,萍水相逢。在善恶博弈的世间,总会有些义行,化开人的蒙昧心地。
  • 忽必烈入主中原,一统中华的过程中,他的军团骁勇善战,勇往直前,所向披靡。在一些记载中,认为蒙古军有一位守护神——大黑天。这一说法,为强悍的帝国军团增添了神秘色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