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男性杂志《GQ》描述了一个没有男人的世界

男女、阴阳、刚柔往往都是相辅相成的。图为示意图。(fotolia)
人气: 12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8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Nicole Russell/高杉编译)一直将男性的品格、气质、时尚和男子气概等等作为主要关注内容的男性时尚杂志《GQ》最近提出了所谓的“新男性气质”观点。他们称,现代的男人并不是不够男人,而是太男人了。

2018年女权主义者大游行的参与者曾举出了写有“未来是女性的”的标语。妮可•拉塞尔(Nicole Russell)在阅读了《GQ》最新一期关于男子气质的文章后总结说:男性和传统的男子气质正在受到攻击。

《GQ》原名Gentlemen’s Quarterly,亦称“绅士季刊”,是一本男性月刊,内容着重于男性的时尚、风格与文化,也包括关于美食、电影、健身、性、音乐、旅游、运动、科技与书籍的文章。

在最近一期杂志中,《GQ》的主编威尔•韦尔奇(Will Welch)对“新男性气质”问题评论说,他提出这个观点是因为“传统的关于男性气质的观念正在受到挑战及受到颠覆”。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实际上,《GQ》提出的所谓“新男性气质”,就是在传统的男人气质中混入了女性的阴柔特质以及同性恋等等变异的观念而已。这不仅冒犯了对传统男人气质的观念,而且试图彻底消除男女之间所存在的明显而美妙的气质差异。

你可能已经看过这期的《GQ》了,在它的封面上,美国说唱歌手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穿着类似香蕉的东西,参加舞会、野营,的确很具眼球效应。我在推特上谈论了这件事,读者反应迅速而激烈ーー这是我发过的最受欢迎的推特之一。

大多数网友都在评论中鄙视了这种所谓的“新男性气质”。但是,它为什么会冒出来呢?会不会是觉得“传统的”的男子气质太刚强、太坚忍,以及男性——别忘了关键的一点——即使不是具有侵犯性的,也都是很强势的?

新男性气质?

关于这一点,《GQ》有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但在这个“新男性气质”问题里,它自作主张地标出了“男性气质”应该所包括的范围。该杂志重点介绍了18种描述“男性应有”的“强有力的方面” ,并就如何在群体社会中更好地保持“新男子气质”提出了建议。

其中,有一个整版的广告试图教授男人如何更好地化妆。当然,这些建议来自一位变性模特,她建议多使用睫毛膏,请注意,这些建议是针对男性说的。另一个建议来自女性喜剧演员汉娜•加兹比(Hannah Gadsby),她教育男人们要表现得更像女人。

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可能在无意中为我们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症结所在,以及女权主义者(feminists)和“新男人联盟”(new manhood alliance)希望达到的目标,那就是:摧毁传统的男性气质,最终消除男女之间气质上的差异。

对此,首先我认为,同时存在男人和女人这种多样性是一件好事。但现在,他们却在告诉我们不是这样的?难道分不出是男是女的社会才是最美好的吗?为什么多样性在涉及种族或民族时会受到称赞,而在涉及男女之间的差别问题时却会被贬低、压制和批评?

其次,《GQ》主编韦尔奇将男性应有的气质与现在所出现的一些“有毒的男子气质”(toxic masculinity)相联系起来。他说,男性的阳刚之气应该受到挑战,原因是“在真正的金色的自爱之中,男性气质中的有毒部分就无法存活和生长。”我不知道他说的这个短语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有毒部分几乎肯定能够存活下来。因为,当把对自我的爱放到高于对他人或上帝的爱之上时,有毒部分就会茁壮成长。

事实上,自私是人出现了“有毒部分”的标志。男女都一样。

重要的是,应该明确,即使存在一些自私的、具有攻击性的、甚至会犯罪的男人,这也并不意味着男性的阳刚之气就是有毒的部分。想要“治疗”这些“有毒部分”的方法不应该是去压制男性的特征,而是应该以一种健康、稳定的方式增强男性特征,并建立男女之间相互的尊重。

最后,《GQ》封面所宣扬的男人女性阴柔化的气息,以及其中一些文章试图将男人进行女性化改造的建议,都恰恰展示了这一冒险行为的明显具有毒害性的一面。

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要削弱男性的阳刚之气,而是要彻底抹去它,并用女性阴柔气质取而代之。随着第三波女权主义运动,所谓的进步主义者不知怎么地就发展出了这样一种观念:即男人或父权家长制不只是很令人讨厌,而且完全是没有必要的。没有什么会比这种观念更离谱的了。

男人和女人有着生理和心理上的差异,这些差异是人类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男女、阴阳、刚柔往往都是相辅相成的。1997年,巴西研究人员雷纳托•萨巴蒂尼(Renato Sabbatini)在网络杂志《大脑与思维》(Brain and Mind)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描述了这些男女之间天生的差异。虽然文章有点旧,但实际上恰好证明了我的观点,因为它概述了男性和女性之间、尽管时间流逝却仍然存在着的明显的差异:

“……科学家们还知道,男性和女性的大脑在处理语言、信息、情感、认知等方面还有许多其它细微的差异。

“男性和女性在估计时间、判断事物速度、进行心算、在空间中定位和在三维空间中观察物体等方面的差异,是最有趣的差异之一。在所有这些任务中,男人和女人有着显着的不同,因为他们的大脑处理语言和信息的方式也不尽相同。科学家说,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男性数学家、飞行员、丛林导游、机械工程师、建筑师和赛车手要比女性多。”

那么,如果这项研究成果,以及男性和女性的大脑结构,都没有发生改变,那么什么改变了呢?是我们自己改变了,我指的是那些所谓的现代进步派思考和谈论的方式已经出现倒退。那些进步主义者认为,如果所有男性都被阉割,并与女性混融在一起,人类社会就会变得更美好,而不应该去接受和保持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差异,并为他们鼓掌。

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会比一个没有男人的世界更糟糕的了。如果那些所谓进步人士能够不断地这样如愿以偿地取得“进步”,就像这期《GQ》所推出的所谓“新男性气概”,那我们还真的可能会有机会看到那样一个世界。

妮可•拉塞尔是一位自由撰稿人,也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作品发表在《大西洋月刊》、《纽约时报》、《政治家》、《每日野兽》和《联邦党人》等刊物上。可以在 Twitter 上关注她@russell nm。

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10-28 3: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